Sunday, 30 May 2010

阿雞哥還當權嗎?

難說哩。

本來由於太多疑案纏身,雞哥一開始就是弱勢領袖。木有釘從有的沒的偶爾唱反調,到現在儼然一方霸主,顯然已有一定實力。

加上家裡肥婆專權,國事家事分不太清, 本身又缺少擬定策略的能力,現在雞哥已經是救火員。東門失火救東門,西門失火救西門。

今天可以說新經濟模式是一個大馬模式,明天在土權組織那個青蛙臉說了兩句話後,可以轉口說新經濟模式其實未定案。一國首相說話可以這麼兒戲嗎?

他在怕誰?牽制他的勢力太強了。他當然明白馬來票的重要性,但更加了解他很可能就是成為國陣歷史上'失去最多華人票的首相'。

問題在於有人已經設下一個框框,當他想走中庸路線以吸引華人票時,便會被冠上出賣馬來人利益的罪名。高招。

阿雞哥已經十分被動,可能成為末代首相的壓力使他步步為營。財庫空虛使他賣地取消津貼,這一切是他們馬桶幫執政多年的惡果,現在當然都算在他頭上,要不什麼叫末代?

取代他的人也不急,先讓他扛下這一切,在內部架空他。就等他走錯棋,把他扳倒。如果下屆大選輸了,或慘勝,有人就會以馬來救星的形象,訴諸民粹,揭竿而起。

有能人異士對光頭說,阿雞哥的時代還不是番薯國最黑暗的時代。魯屯的光頭想了很久,恍然大悟。

21 comments:

leejiajia said...

阿鸡哥可能娶了一个脚头不好的鸡婆,患上妻管严后,这样不准那样不行,鸡婆整天顿脚,他那里做得稳?
假如他跌下来,换一个印堂发黑,两颊黑黝黝的家伙上台,恐怕国运更低啊~

大王蛇 said...

前人种恶树,后人吃恶果。

Fair仔 said...

木鱼钉到时候升官发财就变成了棺材钉。马来西亚就被钉在黑漆漆的棺木里面。 怎能不黑暗?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513才是马来西亚最黑暗的时代,那鸡拜还有机会做末代首相,木鱼钉可能没有机会咯。

祥林嫂 said...

若换上爱好烧东西的人掌权,国家还能不黑吗?汽油又要起价鸟。

Botak said...

李家家: 腳頭不好, 嗯...這句話好像在那裡鄉下聽過. 可以用在河馬身上的咩?

大王: 種樹的是老馬, 要人吃惡果的也是他. 應該是他被人吃.

FAIR仔: 看他的鳥樣, 怎麼看都不像有首相的命.

大佬: 那....是他們父子二人腳頭不好呱.

祥林嫂: 何止汽油? 我看連讀小學都要收費了.

鱼米之乡 said...

有人想学前美国总统克林顿:凡事都做民调;人家是暗地里做,他却做到四不相;连拷贝都做不好,他老豆果然没替他起错名:“垃圾炖拉杂”

四月 said...

姓木那个才是真正的黑暗之神吧

Fair仔 said...

马来西亚的首相人选不多,如果不是深得华府喜爱的华安哥, 不是木鱼钉, 不是再益(有资格但不够声望),难道是隔代传位给吸沙木钉?觉得同期的MAMAK仔还是不够斤两! 牛精女婿就算能成为首相也是得隔了一次政党轮替。

叻沙爷是够格了,只是人家连最基本的竞选门槛都进不去。

Botak said...

魚米: 別太高估他了, 他應該是過渡時期人物.

四月: 現在看起來, 是.

FAIR仔: 雞爺位在旦夕. 至於誰肯定上, 就難說.

二楼后座 said...

河马和木鱼钉都是水鬼,所以鸡哥有自知之明,投奔大漠,只是被河马先下手为强,全功尽废。
接下来为了先发制人,下水干掉两只水鬼,买潜水艇,但还是人算不如天算,竟然不能潜水,鸡哥啊鸡哥,连天都不帮你。
项羽成名于巨鹿之战,以小杀大攻陷彭城,最终还是乌江自刎,你巨山越不过,保住布城也是个疑问,不如去鹅麦河自烤变沙爹吧。

方人也 said...

什么是即开放又保护,即自由又约束,即进步又封闭,即公平又偏重,能够统一国内各族利益矛盾,也能够达致全民皆赢的新经济发展模式?不只大马子民,相信全世界经济学家也都在引颈期待着这个崭新的Najibnomics经济学说。隔岸的新加坡应该特别关注和紧张。Malaysia Boleh!

chongsiew said...

他...好鸡婆.

幸运猪 said...

你是说黑暗时代还未过,那曙光岂不是很遥远?

哀呼!

Botak said...

二樓: 的確連天都不幫他. 問題是他下了之後呢? 如果民聯還不能取代, 我倒希望國陣有位弱勢領袖....

方人也: 所以新加坡也不等了, 你給我我就拿, 火車站那塊黃金地段先到手再說, 誰知道你們明天誰死誰活.

CHONGSIEW: 沒辦法...形勢比人強.

豬豬: 就算曙光不遠, 只要雞哥不是最後一個, 就有一段更黑暗的時候.

丽莲~流金岁月 said...

坐不稳了吗?谁抢了他的位子,不要告诉我是最像猪的那只,我左看右看他都没这个相,不过马国真得是什么都能,很替现在的学子悲哀~给只猪做教育部长。

moo_t said...

揭竿而起? 嘿嘿嘿嘿, 在这个90% 人民不是相对贫穷就是真正贫穷,而且不少西马土著都有不少资产的国家, 不知道谁怕谁。

二楼后座 said...

巫统不会有弱势领袖,弱智的就不少。
在他们之下,番薯国就会一直虚弱。

猪猪,只要人民昂头挺胸,眼光放远,而不是看脚下,曙光就在前面。

Botak said...

麗蓮: 的確是很像豬....看來妳比我還睹懶. 哈哈.

MOOT: 搞群眾運動, 他們當然有焦點. 那自然是我們.

二樓: 啊雞哥已經很弱了....肥婆越來越強大....

华仔 said...

阿鸡哥船头怕狼船尾怕鬼,见人讲人话,见鬼(依不拉屎傻领)讲鬼话, 这就是典型政客!

Botak said...

人家敢把他老子拿出來說, 後台不夠硬那裡行? 他當然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