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0 May 2012

遊行狂想曲之 - 只差那麼一點

我知道你沒有聽過五十萬人呼喊的聲音。我也沒有。五,六萬的人倒是有,在足球場外,裡面的球迷在狂呼時,在球場外走過的你會感覺到地動山搖。

那,一百萬人的聲音呢?相信很少人聽過,包括在官邸前的這百多個警察。其實群眾人數沒有一百萬,古時候六十萬大軍壓陣,便號稱百萬。今天在這豪華官邸面前的,應該有八,九十萬人吧?比上一回多了三倍有餘。

群眾都沒有武器,連棍子也沒有,但是全副武裝的警察連褲子都濕了,他們的耳膜被震得疼痛。

“下台!下台!”像天雷,劃破空際,腳下的路震動著。突然間,警察們的氣勢墜了,他們開始明白什麼是民意不可違。民意,不就和天意一樣嗎?

群眾不斷的前進,警察們不斷的後退,突然,催淚彈發射了。帶頭的群眾由於幾十萬人在後而沒有退路,知道一退就會自相踐踏,就向前翻滾著,四散的群眾為了避免吃催淚彈而很自然的把警察包圍貼緊。

警察大駭後退,人潮如海浪,前面的不走後面的要上來,就算是踉蹌前進,跌跌撞撞的,也不能停。沒有蓄意傷警,沒有毆打,沒有掙扎,但一切都太快了。警察被人潮湮沒,人如海流般,穿過目瞪口呆的他們。沒人再看他們一眼。“下台!下台!”

“下台!下台!”官邸的欄杆倒了,群眾如潮水般湧入。堅守最後一道防線,荷槍實彈的軍警出乎意料的退向兩旁,袖手旁觀。上頭指示,有人打了招呼,看時勢做牆頭草,留條後路和新政府打交道。大群大群的人,像非洲的殺人蟻,一下子把宮殿般美麗的楠木大門擠破,衝了進去。

轟隆一聲巨響,似有重物跌在地板上,把他嚇醒。

“政變啊!救命啊!他們來了!快點走!快點走!”他坐起身來, 滿頭大汗的驚醒,油光油光的頭頂滿是汗水。红红的嘴唇突然变得極度蒼白,發現原來自己做噩夢時蹬腳,把身旁的肥婆踢了下床。

“要死啊!喊什麼喊!踢我?”她怒不可歇。

“沒什麼.......發噩夢.......他們四點零.......衝了進來......我們逃.....潛水艇臨時不能潛水........給人抓住綁了送去法國.........

“哪來的四點零?所以說你豬頭豬腦!就算他們來五點零又怎地?他們要的是表達不滿而已。明白嗎?表達不滿!他們連示威兩個字都不敢用,說是遊行!又清高得要死,說和政黨無關,不敢說反政府,預設温馨立場以方便一家大小攜老帶幼的郊遊,又哪會衝進來?”

“可是,聯合國.......要派人.......

“派你的頭!這些虛偽的老外,沒看到他們說,只要政府邀請嗎?誰是政府?哈?是你啊!你不邀請,他來叫雞啊?我們耍流氓,他們却照規矩照法律和我玩,我哪裡可能輸?到最後,只要不是沒飯吃,或銀行的鈔票變廢紙,這些人遊行過後還是會乖乖回去和孟加拉人一起投票的。”

突然她嫣然一笑,嚇得他的尿泌出少許,“雖然,没有人知道的是,就差那麼一點,我們就倒了。”

(夜讀RPK的《逐鹿問鼎:淨選盟大集會後評第五部分》和《後評第六部分》有感........

8 comments:

流金岁月~丽莲 said...

哈哈~有意思,只差那麼一點。。。可是还可以贪很久。。很多。

游荡花旗 said...

Comment 2.0

tamiya said...

哟, 光头回归... 河马跟鸡鸡之当年情 又开始了...

Botak said...

麗蓮:其實他們現在都有世紀末情懷, 能拿多少就多少.

花旗: response 1.0

塔米亞: 我比較喜歡時光迴旋機...

游荡花旗 said...

为什么大家都假设孟加拉不会投民联?

Botak said...

妈的,说得好!
我们将计就计,开始对孟加拉洗脑。对他们说,谁时常勒索你啊?警察啊!你还投国阵?
结果他可能对你说,我不投国阵他们会插我屁股。。。

leejiajia said...

大家都活在梦幻中,多好!
大家继续温和平顺,差那么一点点的事儿就可以当成千古赞颂的话题,让大家永远自我感觉良好:
我们都是善民,没有打算推翻政府,我们只是上街静坐,表达不满,政府你别怕,我们不会在街头推翻你的噢!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我也整天對外勞說:pulimat polis terlalu pukul u,angkat u punya duit,lagi mau unti itu lanjao orangkah?saw~hai!希望他們應該明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