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3 May 2012

你也428 我也428

我沒去428。所以光頭上沒有光環。沒有光環的人還敢講多多,也實在欠揍。人在彼岸,我一直以輕鬆的心情看待428,直到有人被打傷的消息傳來。我驚駭,不能相信肥雞的愚昧,把到手的獵物放走。不,打走。後來想想,應該不是肥雞。可能是木釘釘。

先說 Bersih,我知道你們還很 high。但淨選盟的八大訴求其實不夠徹底,或太籠統。最主要的兩點,選區劃分不公平,和幽靈選民,沒有被黑白分明的列出,或明細列明要求的解決方法。單就這兩點,民聯就進不了布城。

為何是《杜絕貪污濫權》和《杜絕骯髒政治》這麼籠統,而不是(比如啦,別說我扮專家)《重新以人口數量劃分選區》,《年滿二十一歲自動成為選民無需註冊》等等。是否應該《有政黨背景的選委會成員須辭職》,《各大使館需處理海外公民投票》而不只是《強化公共機制》?(唉,什麼是《強化公共機制》?)

BERSIH 的人在這方面是專家,他們應該知道如何措辭。是否要求把這些漏洞明顯化後,會在爭取時感到艱難,從而退而求次,柿子選軟的吃,只放個籠統的《杜絕骯髒政治》?比如,年滿二十一歲自動成為選民而免去註冊手續,無論地址,姓名,出生日期都不需重新登記,剩下要登記的就是“移民”了。整個“移民”類別就凸現出來了。但是,實際上要爭取改變這點,難如登天,除非打算流血坐牢。要不,還是寫個比較溫和的,加上搞遊行划算啦。

何謂骯髒政治,如何杜絕?反正都上街了,就敢敢要求,要做就做到底,界限不可模糊。看,現在有個臉皮厚的太監就走出來替主子說話了,說人家八大訴求已經答應了七個。你又不能說他錯,揸到。淨選​​盟看來除了繼續搞4.0,似乎沒有其它對策。

所以,我當時就想,就算國陣真的八大訴求全都答應你,你可能還是會面對不公平的選舉。因為那些訴求搔不著癢處。當然,這麼說,黑手黨警察還沒有踢我前,廣大的熱心民眾就要對我開打。(“你這麼厲害你不來做?我被人打到頭破血流你知道嗎?”)

我知道我知道。我沒有在面書形容我的憤怒而已。我要說的是,頭破血流他們還是不會下台,你們吃催淚彈和吃拳頭吃得值不值得?我們是要求“真正”能令國陣下台的八大訴求被打,還是因為純粹遊街被打?你們上街是要求施壓實行“真正”能杜絕賄選貪污舞弊的政策,還是只是要遊街而已?或要讓人知道“我們遊街因為我們不滿”?那麼再多十萬人上街國陣也倒不了。激情過後大家還不是在國陣所設的圈圈裡,照他們的遊戲規則玩​​選舉遊戲?

在民主化過程中,上街都是有目的性的施壓。如果上街不是為了目的性的施壓,那是為了什麼?行行複行行,打V手勢拍照放面書?淨選​​盟是我們真正唯一一個得以依賴的壓力團體,還是只是一個 Event Organiser

遊行過後,八打粦北區仍舊十萬人一個國會議席,某馬來甘榜仍舊兩萬人一個國會議席。一切照舊,沒有“貪污”,沒有“濫權”,大家還是在國陣所設的框架內競選,皆大歡喜。

其實428真正的意義只剩下一個,那就是顯示人民比過去醒悟的力量。嗯,因為這點出來游行倒是無可厚非,我沒話說。

縱觀428前的各類動作,我以為國陣會很聰明的看到關鍵所在,從而大大方方的讓大家遊行,幾個小時的嘉年華過後,沒有對罵,沒有口號,沒有水砲,那些中間選民的立場就會像懶耙那樣晃來晃去,有人會開始相信肥雞的轉型承諾。淨選​​盟的要求就失去了激情。(看KINKY428,不是我一個人這麼想的)

如果愚蠢如我,也看得出淨選盟殺傷力不大,為何國陣看不出,而還要來個回馬槍,把剛剛獻花給警察的民眾激怒,指天發誓要國陣好看?我起先百思不得其解。

我猜想,(仙家一下)如果肥雞得罪選民,本已經是跛腳首相的他地位更加不穩,那誰得益?自然是木釘釘。肥雞這邊想做好人,以表示轉型,那邊他就替你圍攻民眾。還有貴為內政部長,能夠直接指揮警察部隊的堂弟恐怕也有抽後腿的可能。反正不管幾個人打記者,背黑鍋的一定是最高領導人。嗯,好像有點道理pun

巫統的分裂不是大問題,他們的分裂反映在前後矛盾的政策上,才是問題。肥雞懶耙被抓住不能出聲,還要對外讚揚黑手黨警察,暗地裡在醫院對著受傷記者耳語道歉。如此狼狽和里外不是人,當初真不該收那些佣金,還讓肥婆炸了騷貨。

我不知道還會不會有4.0。不過淨選盟和政府,一個書生,一個法西斯,你不可能期望前者能夠搞定後者。所以要參加4.0就要帶齊水喉鐵玻璃瓶,有開打的準備,要不明知道跟住淨選盟也只能遊行拍照和被人打而已,阿美嘉還說明連政治口號都不能喊,唉,真規矩,如何成就獨立廣場的茉莉花

29 comments:

kinkyskiny said...

我也要回敬:光頭叔英明!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那你想我們變成印尼山番暴民,在那裡如果警察用老三腳飛踢民眾,警車亂衝向民眾,老早就變燒豬了,會不會變成那樣會好嗎?我們真是茅盾,唉!

玛丽 said...

光头惟恐天下不乱哦,哈哈!
其实乱过好世界嘛,也未必不是好事,我顶.

玛丽 said...

光头惟恐天下不乱哦,哈哈!
其实乱过好世界嘛,也未必不是好事,我顶.

tamiya said...

光头好样的,又仙家了。

Botak said...

嗯............
別只看到“亂”的一面。要和大家分享的,是另一個角度的分析。
現在網絡是鋪天蓋地的亢奮和悲情。很多重要的事情,被忽略了。
我做壞人不打緊,問題是,你們知道我在說什麼嗎?

流金岁月~丽莲 said...

我更怕这集会变成种族诉求,因为太多华人了,这不是好事,看到被打的八成是华人,下轮会更危险,一定要混合各族群才有保障。。。

立志磊爾 said...

好个逆向思考! 赞!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老衰归内政部管,很大可能是举短剑下令的。

zeus said...

Botak大大,我之前写了一篇post,也是批评净选盟的诉求里没有提到国阵的杀手锏——选区划分,一切的努力都是白费。结果有网友把我的文章贴去净选盟的干部之一,黄进发的面子书wall上,黄的回应如下:
-------------------------
The 8 demands are what we want to see implemented before the 13GE. Constituency redelineation will not happen before but that does not mean that we did not make proposals on that.

The fundamental solution to constituency redelineation is not equal apportionment (which inevitably will cause gerrymandering as a price) but change of electoral system (which is included even by PSC as its last recommendation) but we cant talk about this. The issue is much more complicated than a simple advocacy for equal apportionment. In the PSC report, they want to increase Sabah and Sarawak's parliamentary share from some 25% to 34% - which will make it more disproportionate. So, to change that, we need to offer a package deal that at least the EM would sign up too. We certainly have one package proposal (which is less than a full equal apportionment).
-------------------------

老实说,我看得不是很明白,意思好像是要慢慢来,不能急,要“遁序渐进”。唉。。。

zeus said...

你这句:
“大家還不是在國陣所設的圈圈裡,照他們的遊戲規則玩​​選舉遊戲?”
就把大马人的问题一针见血地说清楚了。到了今天,大家(净选盟的人也是)还在争论,当天有没有人“犯规”,擅自进入广场。。。

西域废人 said...

廢人也認為那不吉這次是吃了啞虧,副手和表弟抽他後退的機會蠻大的。不過,他不是伯拉,要是法國那邊判他有罪,那不吉逃亡國外的路也斷了(只有中國可能收留他---看在他老爸的面上),屆時關門打狗的局面是很危險的。安華也不是善男信女,他也有搗蛋的可能。

mengon said...

相信一定還會有4.0,可是不確定會不會開打。雖然我同意淨選盟的確不夠強硬,但看見每一次Bersih人數就增加幾倍,政府鎮壓的手段也激烈幾倍,人民的氣憤更增加幾倍,再繼續這樣的勢頭下去,我相信大紅花在Bersih N.0之後一定會盛開,所以我還會bersih下去。

Botak said...

麗蓮: 不會. 多華人是必然的. 看看誰被壓迫就是了. 不再沉默是好事.

立志: 不算啦. 習慣作怪的老叛逆而已.

大佬: 是有這個可能. 別忘記, 華哥的得益也是很大. 他也是我其中一個嫌疑犯.

ZUES: 他的大意是說, “將爭取把八大訴求在第13 屆大選前施行. 至於選區劃分, 最根本的解決方法不是以人口平均劃分選區, 而是整個選舉制度的更改. 這比我們想像的要複雜得多. 現在他們要將東馬的議席從國會的25%增加到34%, 這將使整個劃分更加不均勻. 要糾正這些問題, 我們將提出一個至少選委會將願意簽署的配套. 我們當然有一份建議書, 不過這不算是完整的平均選區劃分的建議. “

ZUE: 共勉之.

廢人: 不怕. 他有潛水艇.

明安: 其實, 我在想, 當大家在說公正黨是否騎劫了428時, 我覺得, 真正騎劫428 的是大眾. 而且很精采. 他們在過後的激烈討論很少提起淨選盟, 除了穿黃衣外. 倒是把集會當着是自己的. 這應該算是好事.,

eric foo said...

说实在的,你这篇文的确提供了另一个角度,不过,在现在大家都这样吭奋的时机出现,你的光头会不会给人敲?

Botak said...

ERIC, 很可能, 所以現在考慮出門戴頭盔....

James Tan said...

净选盟最大的成就是唤醒大众的意识, 如果要单靠他们来改变选举制度, 难啊 !

moot said...

怎么波大比在场的人更加会煽风点火。哈哈哈哈。
其实真的有忽来的政变的话,巫统内自己放冷枪子弹乱飞的机会比比被人民抓来公审的可能性高太多了。就像罗马尼亚的那个独裁者被”前度自己人“毙掉的例子。

tamiya said...

我知道你说什么啊. 我只是久没看到你的文章跟仙家了, 超想念的.

啤酒花™_J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啤酒花™_J said...

你之前说(前面那篇啦)的角度与这篇,其实不少人都懂。赤裸裸的一针见血(语言或纸上)。
只是,行动上可不是一步登天。罗马也不是一天建出来。

美国的非裔美國人民是在1950年代才兴起。约1970年代,金博士的出现才白热化了黑人争取与白人同等的地位、反对种族隔离与歧视。接着才把种族隔不平等待遇、少数民族及妇女的权力等等推向另一个局面,开拓另一个视野。才有今天所谓的人权运动。

目前,这里才开始。急不来。个人看到的(不代表所有人也这样想)。可能也会被人骂懦夫才这样想?!或者说我马后炮?!

我不看时事、新闻,所以也不分析时事、新闻。但是,博大,我知道你在说什么。(指前面那篇与这篇)

啤酒花™_J said...

*非裔美國人民运动

游荡花旗 said...

其实不用带水喉铁,只要带一叠现钞就可以啦。几十个流氓向你冲过来的时候,只要一人派几张,他们不但不会打你,还会帮你 tahan 交通,和你挥挥手,微微笑送你走。

Botak said...

JAMES: 所以啊, 讓群眾騎劫一下也不錯…..

MOOT: 別太大聲…..煽風點火的人要躲的.

塔米亞: 忙啊.

啤酒花: 現在和以前有點不一樣咧, 現在是資訊時代, 很多步驟可以跳級的…

花旗佬: 你真的是愛國分子, 把我們的傳統發揮得很好.

zeus said...

哦~谢谢botak大人的热情翻译。。我说看不懂不是看不明白他写什么,只是觉得他对净选盟没提到选区划分的诉求一问,解释到有点模糊,感觉上在游花园。。。


对于你这篇文章的论点,其实我也赞同的。但我的立场较倾向于啤酒花,觉得428当天最大的收获是很多选民(尤其是华裔)的政治醒觉提高了。关心政治、讨论事实、敢于上街的年轻人增加了,虽然在讨论问题时的高度、深度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但至少我觉得是个很大的收获。

我同意美国黑人花了n年的时间才争取到民权,我们可以只花 <n年的时间达到目的。但我觉得我们进步的速度也蛮快的,去年709阿里还会吓华人存米躲在家,现在他再也不敢这么说了。才一年不到的时间,人民有这样的勇气,我觉得可以接受了。

虽然看到各个民族在一起示威的画面,就简单地诠释为“种族问题已经消除了”有点好笑,但在大马,这种场面也是奢侈品呀。。。

leejiajia said...

2.0,3.0挨打。。。。。4.0,5.0,6.0......继续挨打。。。。。。?

资讯这么爆炸,一下子就凝聚这么多人,还要学人家50年代崛起,70年代进入白热化,那么面书的八卦仅限于八卦而已,308的海啸是个偶然,和网络没关系?处身高科技迅速的时代,思想和行动也要迅速,总归一句,净选盟是很温和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顶多反驳一下下就很安慰了。

Botak said...

ZUES: 啤酒花沒有錯, 不過你們還是習慣將歷史作為代入啊. 現在資訊時代, 不需要那麼久的醞釀過程的.

zeus said...

对,拿历史来比较,有时可以用,有时却不可以照样100%的搬过来用,要看人民自己判断。我也认为人家黑人花100年才有黑人总统,我们不一定也要花100年,我们可以跳步,可能50年,可能20年、10年。但我觉得现在的速度还不错吧~去年709阿里还在那里吓华人,现在已经不能了。。不到一年华人几乎已经不怕类似“513”、“乱”等恐吓了,不是有进步吗?

而且前阵子我还在呼吁身边的朋友要勇敢站出来,但才过了不久,我又要对他们说“集会不是叫你出来当嘉年华那样爽过就算了,最坏(可能是最低)的情况,你要准备流血的,这才是示威。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只是嘻嘻哈哈就能成事的。”

情况的转变,连我都觉得有点快呀~虽然我认为后者才是“正确的示威”。

Lance said...

其实我内心深处想如果和平示威还被别人干,那么bersih四还要和平吗?我觉得没必要,大马人太懦弱了。不学学外国人拿武器干人,英国大学生都拿武器干示威,我觉得要是有4。0人民应该拿着巴郎刀和警方示威对抗。很多时候以暴制暴是不错的,你不出声别人不理你,你不伤害人,别人必定毁害你。干嘛还虚伪的和平?2,3 是以和平试探政府的回应,所以123 都要和平示威给别人SM才是上上之策,如果45 我觉得暴力政府才会恐惧我们。。他妈的我们今天给他们shoot tear gas,亏我千里来这里为了示威!!如果政府不择手段为了大选赢用外老投票赢,那么我们人民是不是应该不择手段拿武器干人和打枪人和高官警察难道要等如果国家有一天经济破产?

人家说发射至少50粒他妈的4。0 所有大马人民以后准备巴郎刀在警方有意思还我们时杀掉他们,杀掉暴政!! 黄绿起义!!4。0要是有学外国人干掉那些废物!!改朝换代本身就意味着夺权和斗争,斗争就免不了算计和阴谋。
一點也不可怕,這一次我學會了吸收催淚彈,我下一次一定會再上場~這個國家不流血,換不來人民的平安。 我希望這不是因爲生氣,但我真的生氣了。

80000++我不信干不掉那些废物垃圾的存在咯,什么虚伪和平的仁义道德,下次遇到这种情况下以暴制暴才是正义把,历史大致上哪里会有和平(就算有真的很少)解决的,暴力恐吓解决才王道。无论我们中国,蒙古,外国,日本,大马。。。。。都是靠那种革命换取未来的。。。。但是别上瘾免得本来可以成为英雄变成恶魔的希特勒。。。

但是搞这东西需要军师免得牺牲更多人。
靠杀人换取正义未来叫英雄,但是靠和平换取正义未来叫政治家,但愿bersih3是成功的,那时侯我们的反对党可能就会变伟大的政治家了(先说是可能)。。。改朝换代本身就意味着夺权和斗争,斗争就免不了算计和阴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