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5 May 2012

令馬英九哭笑不得的要求

先说绿帽部队在莱纳斯的个案犯了什么错误。你们这次要是再对不准目标,射歪了,就会再输一次。

莱纳斯最怕的,就是我们追究或揭露某方面以贿赂取得12年免税期的事情。对于老外来说,这才是他们的致命伤。你要是高调的追究,他们那些以高道德标准自许的媒体会把他们逼疯。

所以一开始他们也心虚,想找林冠英谈。如果林公子那时以一种“Government in waiting”的气派和他们谈,可能情形不同。但是林公子在自家得理不饶人的情况下,竟然羞答答的避而不见。

相反的,绿帽部队诉诸悲情,硬说人家专程在这儿埋毒。结果被人告了,而且官司很可能输。因为,他们的确不是专程来埋毒,他们是来开分行。这分行和在澳洲的一样,这边有什么,那边有什么。他们来,是因为这里给他们他妈的天方夜谭12年免税!在商言商而已。

现在台湾国光石化要来了,趁他们还没安定,就要够凶够狠,使他们不敢落脚。但是,一些网民也实在够幽默,不骂政府,不骂石化,竟然向马总统喊冤。哇老。

企业出国投资,天公地道。在台湾他们开不成,因为有民众反对,所以总统不敢忤逆民意,宣布不批。但是在国外,只要是合法企业,不但总统管不了,台湾民众也管不了。只有我们自己能救自己。

哎哟,亲爱的乡亲父老,本地大企业常青集团在巴布亚新几内亚砍伐树木,引起当地人反弹。如果那些当地土人幼稚到恳求大马民众阻止常青集团去那儿开伐木场,你们有多少人会理会?

我们的政府批了,我们不去肥鸡家面前拉布条(我不是说你非这么做不可),不去台湾国光总部门口绝食(我也没说你非这么做),却去求台湾民众和总统“别让他们不要的东西过来”?

我们不直接向国光石化呛声,引起台湾媒体注意,制造舆论压力,却去求台湾总统?为何我们总是舍弃最正确的途径?看来我们习惯不面对事实,柿子选软的吃。

这里很多人不了解什么是民主国家,一方面埋怨说我们不民主,另一方面却要求人家的总统插手我们的家事,人家总统好不容易为了选票,冒着得罪企业的危险不批石化在台湾干。现在你还要他干涉他们企业的合法海外扩展?你们把马英九当成联合国秘书长了。

事情发生了总要做点事,才心甘情愿。网民办事的平台就是面书。只要在FB骂两句,或连署,那就什么都解决了。国光石化就会慢慢的,在大家的FB声讨声中,在大家跪求马英九的哀怨声中,建立起来。

这里和大家分享台湾反国光石化资料库的网站。台湾人用的是向大众筹款来搞反石化的做法,可以作为一个参考。那些游行上了瘾的朋友,现在才是游行可解决事情的好时机!因为可以给国光石化压力,也做给他们的媒体和民众看。因为,他们的厂还没开始建!

拜托,别再丢脸。你们求错人了。人家管不到你家的事。我可以想象马英九错愕的表情。莱纳斯我们输了,他们的厂建好了。国光石化的,必须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地基也别让它打,就要把它踢走。

23 comments:

四月 said...

『那些游行上了瘾的朋友』

波大这句,该是对槟城那些麻麻说才对,谁得空没事去游行,还上瘾咧?

· 康華 · said...

向马英九求情?我也觉得莫名其妙。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台湾是政商合一吗?马英九可以控制商家吗?

Botak said...

阿月: 大家都上了癮.

康華: http://www.facebook.com/events/362807447099952/

大佬: 問對了問題, 讚, soli 沒有獎品給你.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是不是我們沒人想過去找誰吵,還是領導人沒經驗?那些關丹的包頭佬放風要把運烯士的船炸掉 ,會好點嗎?奇怪的是那些所謂的律師都不敢挑它們吃錢換12年免稅,應該是怕c4了嗎,還是怕我們的老衰給死貓吃!還未上庭就給榦掉了。好在你看到了破綻,心水清!

流金岁月~丽莲 said...

这国家可真奇怪,人家的就免税,我们国民就来被他们揸干榨尽了,门牌税地税水火电,近来这里还说要收垃圾税,看来他们不死就我们死了。

GroovieChic said...

正因為求我們的政府也沒用,才突發奇想去求馬英九!

zeus said...

波大,这篇真的是当头棒喝呀!
之前有传闻稀土运来(fb上的小道消息有时真假难分),我就觉得我们应该不顾一切在码头用身体当人墙,跟他们死过。套句国阵领袖的话,“我们就要乱,搞大他,上头条”!

另外,有事请,去找马总统谈。仔细看一下,这种心态,就好像华社面对华小、身份证、公民权等问题时,不在结构上抨击政府,反而亲自找“当家”、“当官”的帮忙解决、协商。。。果然是同一个教育制度出来的产物。

Botak said...

IAMFG: 为什么连民联的政客也不出声?

丽莲:他们交台底税。

GROOVIC: 谁叫你求政府?是叫你去对石化施压。

ZUES: 习性难改。不只我一个,很多人都看出不妥。

Vincent的賺錢世界 said...

Lynas的case很明顯是有人在賄賂,我也是認為一開始就應該朝那邊下功夫,問題是,技術上做不做到而已,比如,你如何抓到證據去公諸於世?

Vincent的賺錢世界 said...

Lynas的case很明顯是有人在賄賂,我也是認為一開始就應該朝那邊下功夫,問題是,技術上做不做到而已,比如,你如何抓到證據去公諸於世?

游荡花旗 said...

我们去台湾总统府前面摇屁股!

Botak said...

Vincent: 搞运动,搞政治,说的是够狠,与不择手段。因为对手比你更加冷血。
要等证据,是读书人的做法。搞运动不行。先把我们所知道的,有人收了5亿的说法向国际媒体传播,因为是合理性的问题。然后,自然有人跟进,自然巫同那边有人会为金钱/名声/其他原因而背叛而说出真相。就算没有,也要对手一身蚁。
等齐了证据?天亮了。

花旗:哈哈哈,还是你厉害。

eric foo said...

花旗:可以去台湾国光石化厂前面卖Ramli Burger吗?

mengon said...

我看到的是,民聯的重量級頭目對這兩項課題不太感興趣,可能是把它當着國陣兩個堡壘區上的最後兩根稻草,如果言中,不就印證了光頭說的:搞运动,搞政治,说的是够狠,与不择手段。因为对手比你更加冷血。

Ng Kak Wen said...

chief , can share your link in fb ?

Botak said...

Eric: 还是你有生意头脑。外加阿瓜跳屁股舞。肯定客似云来。

明安:这是吊诡的地方。照理,大选要来了,是最好向政府施压的好时刻。我怀疑民联看到苏丹出声支持,就静悄悄了。再说现在有人说要等检验报告,可以说会拖下去。

Kak Wen: go ahead.

游荡花旗 said...

为什么皇帝一出声,大家连呼吸不敢了。你以为真的是皇帝咩!?

又好像是哦...

蕃薯的死结,一触即死。

Botak said...

花旗,不错,这就是番薯的死结。我老早就说过了。管你什么民联上台,他说不行就不行。最牛的回教党也怕他们。这就是我说番薯国没有希望的原因。什么皇帝?它可没说捍卫我的利益。他只说捍卫番薯和包头的利益。但是你敢反对他,就是欺君。但是这种罪名在宪法上不是具体存在的。他妈的。

Cinn said...

光头,我比较有兴趣知道你那边(小新)的政府怎么看待这两件事情,终究他们也算是靠近这两个地方。
大吉利是说一句,好衰不衰真的发生泄漏事件的话,他们也会遭殃,而且是死路一条。

Cinn said...

光头,我比较有兴趣知道你那边(小新)的政府怎么看待这两件事情,终究他们也算是靠近这两个地方。
大吉利是说一句,好衰不衰真的发生泄漏事件的话,他们也会遭殃,而且是死路一条。

Botak said...

Cinn: 哈哈。这个问题真好玩。人家早已经有石化厂了,在 Jurong Island。 蜎壳标的,SHELL!

Paul.Kafka said...

虽然很搞笑,但风趣的是台湾总统府竟然假假的又很有礼貌的回信给那些人。不过这个课题倒也可能给到台湾政治娱乐化的媒体们一些嘲笑机会。

这样搞下去什么鬼投资都给我们的能政府搞到没人来了。要人给台低钱(下台前尽量收),再免税然后搞到乱七八糟,有那班神佛在又有谁会要来。

Paul H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