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30 May 2012

那鸡的下一步是什么?


肯定不是尽快举行大选,如果可以由他来定夺的话。当然,他还是避不开大选。但如果有得选择,他最想的就是不用大选。

他是番薯国任上最差劲最蹩脚最无能的首相。小动作多,口号多,处事反覆,没有大将之风,前顾忌老马,后顾忌老婆。国内大小事务,他在上面说一套,下面发生的是另外一套。给人的印象是一个完全对国务不能掌握的首相。

这样一个人,自然给了民联支持者许多遐想空间。认为巫统就要倒了,因为阿鸡哥散发着末代君主的种种特征。我想,应该把大家拉回现实。

那鸡倒,并不代表巫统倒。阿鸡哥是个跛脚首相,背后只靠老马支撑。没有老马在上下打点,他连巫统主席也做不下去。

为了儿女和朋党利益,为了确保自己那二世祖儿子能够上位,为了自己疯狂借贷筑成的各种大白象计划和所谓发展之父美名得以延续,为了以后不被翻案批评,不被抄家,在利益受损的巫统各路军阀愤慨的眼神下,老马必须死撑那鸡。

阿鸡哥没有选择,前有潜艇丑闻与阿蛋杜亚案,后有巫统各派系,还有一个以为自己是实权领袖的河马老婆。所以三番四次的什么亲民似的转型,到后来都得U转,不是转型,是转弯。因为老马不喜欢。

老马鼓励的是铁腕镇压,血腥些也好,但是阿鸡不敢,最多打几个记者,叫人跳屁股操卖汉堡包。不是他心肠好,而是做这些大动作,(如老马当年的杰作《大逮捕》),需要全党上下一条心的支持,和实际牢牢掌握军警大权。他却连老婆也掌控不到,更别说巫统的四分五裂。

巫统其他派系的军阀未必就怕大选,墓有钉就说过,单靠马来人也能赢(加上孟加拉家奴,of course)。近来他的家奴尿中来还在发表开门关门论,墓有钉却连体面的客套话都不屑安抚华社,可见已经咬定了完全种族主义作为下届大选诉求。无他,枭雄本色,两博而已。

巫统应该还有西马至少55%的马来票和东马的愚民票,菲律宾票,印尼票和假土著票,很难输。就算赢得不漂亮,照旧失去三分二大多数,更是军阀们向鸡哥逼宫的关键。何乐不为?

但是阿鸡哥怕大选。他明白巫统胜利不一定是他本人胜利。如果大选成绩比308糟,他肯定被踢走,老马也保不住他,所以老马比他还紧张大选。频频指示大选应如何举行,完全不理会肥鸡的面子。

对阿鸡哥来说,大选到底应该在今年年底的巫统党选之后还是之前,是个头痛问题。就像大选,巫统党选已经没得延迟了,因为原本应该在2011年举行的党选,已经被他引用老马修改的党章延后了18个月。

依照传统,那是在大选后才党选。万一大选成绩不好,加上天下皆知的法国潜艇案开审,过后的党选中,届时声名远播的鸡哥很可能下台。如果老马急起来,要反传统先党选后大选,如蔡添强所说的,想趁党选边缘化敌对阵营,使鸡鸡的人马掌权,然后大选,最好不过。但是如果他党选失利,也是完蛋。

对了,看到凯里那猴子针对428说什么样的“开明”话吗?嘿嘿。有许多人已经在准备“后那鸡时代”了。

22 comments: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巫统根本不能单独执政,还要多得那些成员党凑数。

Botak said...

对,但已经不是马华和民政两个太监党,而是东马政党。那边的青蛙党变化不大的。

Unknown said...

我觉得老马一死,巫统肯定会乱过三国。。

游荡花旗 said...

我是他就准备走佬!

流金岁月~丽莲 said...

老马打点是为他的儿子铺路,我一直觉得这老鬼不死对整个大马都是灾难,但奇怪他就是还那么壮。

Botak said...

无名:未必。很多人把不得他死。权力重新洗牌而已。

花旗佬:坐潜水艇?

丽莲:对,他害了我们至少30年。

A secret man said...

Botak says "这样一个人,自然给了民联支持者许多遐想空间。认为巫统就要倒了,因为阿鸡哥散发着末代君主的种种特征。我想,应该把大家拉回现实" Borrowed Lingam words "Correct! Correct ! Correct!"

Thus, we must hard for 2-party/coliation system.

丽莲 : 巫统一倒, 老马必死. Like klang Zakaria-heart attack!

moot said...

老马不死, 很可能就会得到像东德的头子那样的下场。。。好处是,马来西亚至少不会像罗马尼亚那样。

mengon said...

來屆大選成績好過308的機會微乎其微,鳮哥下台幾成定局,想扭轉形式唯一可做的只有繼續製造大量假票,如幽靈或孟加拉票等等,要是做不夠的話,那就等死吧。

Botak said...

秘密的人:对的对的对的。

MOOT:他的钱足够买他的晚年无忧。至少在番薯国是这样。

明安: 这样说吧,国阵应该不会输,不过鸡哥下台已成定局。

翁詩健 said...

看來,番薯國也要像鄰國印尼那樣,只能不斷透過示威逼使強硬派的當權者下台。

Botak said...

诗健:问题在于,我们的问题不是单纯的追求民主化那么简单。还有种族与宗教课题。在这些课题上,民联与国阵的界限可以很模糊的。

游荡花旗 said...

老马不会酱快死的,他不吃肉骨茶。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botak,use videolah.

Botak said...

花旗佬:你怎知道他不吃?

IAMFG:有话题就要先讨论啊,视频制作要时间,等不及。

小明 said...

做票作票,如做过火,不懂会不会到时总票数高过总选民人数,到时就笑死人了

Botak said...

小明:就算是,人民也不会有什么大反应的。包括民联的议员。最多抗议两天,过后就没事。

鼻屎同学 said...

老马现在还有剩下什么合适的傀儡人选。

一个睡觉的,一个傻傻的,下一个会是什么呢?

墓有钉这条摇仔,有这么好控制/对付吗?

* 还有那条猴子应该恨不得老马快快瓜。。。而且他这个kelefe还有排做。。。

Botak said...

鼻屎:睡觉的不傻,钱照吃。没有人傻。傻的是我们。

我是马来西亚人 said...

现在他一直等人民又变成善忘的愚民,而又要修补那破烂的形象,最近的养牛案已经有结论了,下一步就等428的毒立调查结果。。

游荡花旗 said...

喂,video 来!

Botak said...

我是马来西亚人:简单一句话,他很狼狈。却不得不撑下去。

花旗佬:等一下啦,要时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