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4 April 2009

寫在清明

小時候總覺得‘清明時節雨紛紛’ 這句話是對的, 因為四月是大馬其中一個雨季. 但是大馬的雨比較沒有情調, 一下就讓你變那雞的親戚—落湯雞, 想要思甚麼愁發個甚麼感嘆想念個甚麼先人, 或寫兩首詩, 準沒戲. 大馬的天氣不下雨就曬死你, 曬得你變鹹鴨乾, 比剛剛退休的燉鴨還乾, 想要斷魂不如先打傘.

小時候的清明, 在祖父的墳前, 父親就教我如何鋤草, 如何把五色彩紙塞進泥土裡. 後來我就在父親的墳上拔草, 和塞五色彩紙. 幾年後我走了. 人在番邦, 唯一可以做的只有在清明時燒三枝香對天拜祭, 然後插在窗口邊的花盆. 後來讀龍應台才知道我不是太怪, 原來台灣的外省人在剛跟老蔣渡海過台後都是這樣拜先人, 因為他們先人那些墳墓都在大陸.

突然想起以後我這在外國長大的小文昕會不會爬到我墳上鋤草, 塞五色彩紙? 然後跟她的老公說,‘Oh shit, it is F***ing dirty.’

好吧, 既然dirty爸爸就不用你弄, 火葬吧. 不行! 我怕痛. 媽的.

今天又清明. 我又想起我父親. 在他們拜山時他會不會問我弟弟我怎麼沒來? 哦不, 他真的問會把我家人嚇死. 其實我一直認為他這幾年一直在看着我, 應該是搭了免費飛機過來的, 反正空姐海關都看不到他. 看到了就給他們四個字去買吧. 這幾年是我人生最動盪的時刻, 如果他還在, 我們會有很多話說. 我不時喃喃自語和他說我的事. 大概他聽見吧, 這老頭.

今年的清明多了一件事, 身為大馬人, 我得忍受着這國恥, 一個有殺人和貪污嫌疑的人, 一個獨裁者, 做了我的首相. 在別的國家, 就算你逃得過法律制裁, 也得低調讓位吧? 哦不, 這是大馬, 馬來人認為一個蒙古女子的命不但不重要, 還可以拿來開玩笑. 全國總警長就說: 可能阿旦杜亞是公政黨黨員的親戚, 所以才被祭拜. 這就是大馬. 嘿, 總警長耶.

就在他假惺惺放了幾個人, 解禁兩本根本不應該禁的雜誌, 答應檢討內安法令, 喜歡自慰的華人就相信他了? 看國陣成員黨那些趁機捧大腳, 歌功頌德的王八吧. 吊.

星期五, 那雞上位任揆, 2009年四月三日是國殤日, 阿旦杜亞的案件審訊更凸顯了我國司法被操縱的黑暗程度, 大馬天空烏雲滿佈, 今年清明何只雨紛紛? 我希望胖雞的家人明年可以給他拜山, 希望阿旦杜亞去找害她的人, 出現在兇手夫婦的鏡子裡給他們看鮮血淋漓的樣子, 在他們大便時用手塞他們的肛門, 拔胖子的古古叫, 然後用雙手將他們掐死.

唉, 算了, 還是點香給老頭吧.

10 comments:

思问者 said...

老板,你连清明节也可以写成那样——闹鬼,我当然期待明年可以去拜那座山。

这件事是我比较乐意为他做的。

qojop said...

我家不在清明扫墓,Catholic有自己的追念亲人的方式,叫做追思已亡节。十一月,在已逝亲人的墓前点蜡烛祷告念玫瑰经唱圣歌。
没有灰屑,只有烛光。

肥鸡上台,心灰啊。

薰衣草夫人 said...

看来你是伤心得欲断魂,给你爸上香之后,顺便给肥佬上一支吧.

老颜 said...

虽然你身在国外,可是却心系马国,这种思乡情怀,越来越浓烈了。人逢节日倍思亲,这种逻辑真错不了啊!

安哥爵 said...

祖宗没湿灵,华人当家不当权.大好机会,连个副首相都没门进.香还是照点吧.

mkfoo said...

奠民主。

Botak said...

思問者: 你真是好人, 還去拜他的山. 記得念可懶經.

詩婷: 灰屑和燭光是一樣的, 都是懷念.

夫人: 剛剛發現今年好像比較難上香, 春天是花粉散播的季節, 開了窗口我女兒可能會敏感, 燒香的煙對她的鼻子也不好.

老顏: 我只是思念我以往的人和事, 不是我的故鄉. 說真的, 我就是思不起鄉來, 連地址都沒有的人, 怎麼思啊?

安哥爵: 華人當家不當權, 咎由自取.

MKFOO: 同聲一哭, 豺狼當道, 民主已逝.

qojop said...

嗯~豺狼当道,同声一哭。。。

eric foo said...

最後的部份好笑到不行!!肥雞可能連馬桶也得貼上可爛經文,以防阿丹姐從馬桶裡面插他的屁眼!哈哈哈!!

Botak said...

Eric: 這可是我一路來在腦海裡的想法...為何她不去找他們? 弄得胖子不舉還是怎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