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6 April 2009

隱藏的奴性

一笑話: 一人在中國偏遠鄉下, 見一蹲着之中年, 穿寬鬆開襠短褲, 一小童伸手穿過褲襠進其跨下, 摸索搓揉一陣, 幾分鐘過後該童又蹲下伸手進中年跨下搓揉, 如是重複不斷, 甚奇, 問之. 中年答曰: 這是俺娃兒, 俺窮, 買不起玩具, 只好讓俺娃兒玩俺這變形金剛.

變形金剛我們政壇很多, 但我要說的可不是許月鳳之流的跳蚤, 那些人利慾薰心, 立場明顯, 他們的變是很表面化的. 好玩的是一些較為隱誨的變形人, 他們表面上很硬朗, 但一些大人物的表演和甜言蜜語就會把他們的隱誨的奴性勾引出來. 表面不說, 心下就軟了, 慌了, 崩潰了. 膝蓋一鬆, 人就很舒服的跪下.

興權會的吉靈金剛就令我們大開眼界. 五位可以為政治理想, 真理而進入扣留營的領袖, 竟在那吉釋放其中二人而鬧分裂. 組織秘書瓦山達更是聲明只要被釋放將支持國陣! 內安法令本就是惡法, 關他的罪名更是莫名其妙 (和淡米爾之虎有路), 而關他起來的就是國陣政府. 他不向外國大量宣傳尋求援助向國陣施壓, 而回過頭來向邪惡的一方下跪, 他的政治操守是不可思議的賤.

不像刑事犯, 因為本來就無罪的緣故, 在內安法令下被關的人, 鮮少有在志氣上晚節不保的, 就是因為那條氣谷着的原故. 因為我不可能在你打了我一拳後再向你道謝. 對不? 最好笑的是被釋放的吉靈金剛的家屬們齊聲感謝那吉. 他媽的, 你們感謝關你們起來的人? 感謝陷害你們的人? 感謝剝奪你們民權的人? 哈, 甚麼樣的人有甚麼樣的政府, 我沒力氣罵人了. (感恩族是大馬最大族群, 橫跨華巫印)

在那吉說了些好話, 放了幾位本來就不該關的人, 表演了向三大民族問候的戲碼之後, 所謂的正面評語馬上在主流媒體浮上來. 尤其是一句‘全民的大馬’更加把唯唯諾諾的愚民的奴性釋放出來: 好了, 好了, 看, 他人本來就不壞嘛. 國陣成員黨的馬仔們更是興奮莫名, 他們老大終於恩准他們說這句話, 以和反對黨的‘大馬人的大馬’ 爭一長短. 頓時全體下跪大喊萬歲, 馬屁聲不絕於耳.

別誤會, 主流媒體在那吉說了好話後寫正面的東西沒錯, 這是反應嘛, 就像我看到高聳的乳峰後會勃起一樣. 但在他還沒說好話, 做好事之前, 這些媒體寫手們怎麼不大聲鞭韃他粗魯主導的霹靂州政變? 堅定要求徹查阿蛋肚芽? 聲嘶力歇的要求有殺人嫌疑的人不可當首相?

因為, 許多人骨子裡那股奴性, 在等待着發作. 平時不得不罵 (因為實在太離譜), 也罵得提心吊膽. 突然給了他們一個不用罵, 歌功頌德的機會, 怎會不喘口氣, 心頭大石放下, 大聲高呼萬歲?

不是每個人都有硬的腿骨, 膝蓋和腰板. 可憐阿蛋肚芽的幽魂還在首相署徘徊啊.

5 comments:

老颜 said...

他只是掺和了一些凉水,然后把火关小一些,那些抱怨不断的田鸡们就大喊:“舒服~~~”,却忘了自己仍在锅里。

好傻!好天真!

大王 said...

大家很怕被炸弹绑在身上嘛。

Botak said...

對極了, 老顏, 怎麼沒有人看得出是做戲? 要放就應該全部甘文丁的都放了

大王: 他那有那麼多炸彈.......:-)

希维雅 said...

要是主流媒体不这么做,
饭碗大概会被ikut suka aku吧!
那天我看报纸,
有个鸟人说鸟话。
弱势者不应该在这个时候要求当副首相。
什么道理嘛?
什么叫弱势?
不是应该能者居之吗?
质和量那个重要点,那些猪头不知道吗?
为什么要有能力的人帮他们抬轿??

Botak said...

Sylvia:他們依賴華人選票, 到底誰弱勢? 簡直是弱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