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 October 2009

所以這就是功夫!

有讀武俠小說的都看過, 叫甚麼七步斷腸的毒藥. 吃下去, 不即刻死, 走了七步, 七孔流血, 見令祖公. 還有甚麼化骨掌, 打了你胸口一掌, 暫時無歹誌, 三天後, 五臟具裂, 還是見令祖公去也.

但這些還屬於野史. 比較有史實記載的就是錦衣衛, 他們用棍打人, 表面血花飛濺, 卻只是皮外傷, 那是收了錢的. 沒給錢疏通的用的是內勁, 表面看起來沒事, 其實裡面筋骨寸斷, 準見令祖公.

扣留所被打死的吉靈佬一案終於有了結果. 警員被控蓄意傷人, 卻不能被控謀殺, 原因是, 根據總檢察長說, 吉靈佬於被打四天後死亡, 而不是被毆後即刻暴斃, 再加上醫藥報告顯示吉靈佬死於急性心肌炎, 沒有和毆打有直接關係.

光頭對法律程序自然不比總檢察長熟悉, 那敢信口開河? 只是看來被人打後要起訴得馬上見令祖公, 否則拖了幾天才翹辨子就不告不了人.

想來必有高手, 打了吉靈佬幾拳, 內勁潛伏體內. 過了幾天, 吉靈佬受了傷的身體細菌感染, 就死於甚麼心肌炎, 那跟警察就沒有關係了.

所以這就是功夫! 還以為失傳了呢. 厲害厲害.

只不過這開了先例, 只怕以後許多案件得調整調整. 比如, 大道上車禍, 一輛車撞得扁扁的, 裡面的人血肉糢糊, 偏偏掙扎了五天才死, 剛好死的那一刻傷口發炎. OK, 聽住, 他不是死於車禍, 而是死於細菌感染. 那撞得扁扁的車不是證據嗎? 不是. 因為他沒有當場喪生.

看看世風日下, 番薯國變得如此不堪, 光頭就想上崑崙山拜師學藝. 然後下山回到大馬為民除害. 把法律操縱在自己手裡. 因為, 已經不能依靠執法機構了.

不怕法律制裁嗎? 才不怕呢, 只要那傢伙不是當場死亡就行了. 嘿嘿.

對於貪官, 光頭給他個 ‘爽爽銷魂1 week 掌’, 1 week 過後, 爽到休克而死. 對於草菅人命者, 如害死趙明福的, 光頭就打他個 ‘五天跳樓綿掌’, 五天過後, 細菌感染腦袋, 自己跳樓. 死了與我無關. 對於強姦犯, 打他個 ‘三天脫懶掌’. 給我揍了三天過後, 古古叫自動脫落, 細菌感染鳥蛋而死, 當然連傷人罪都不能入我.

這就是功夫! 要不如何伸張正義呢? 可憐吉靈佬, 就錯在身體太壯了. 媽的, 你早兩天死不就告得成了嗎?

30 comments:

二楼后座 said...

大马的法律是依据被告人的地位和身份被判的。
所以你现在知道为什么无毛鸡和白发狂热人跟大漠幽魂没有关系了吧。
因为她去见成吉思汗还时候,以上两位都有alibi, 再说,搞不好她被炸时,口里还在唱“何日君再来”,唱了5天之后气绝而死的。

杨 霓 said...

那么好功夫!快点回国救国啦!番薯国没有你这个人才真是"噻“晒!!

鱼米之乡 said...

番薯国的法律专为高官权贵而立,奴等草民认命吧!
如果不是九州有补选,古干还是白死。不知番薯国会不会到了某种状况,凡是有冤情的案件都必须死个州议员或国会议员才能看到曙光?

· 康华 · said...

Botak,与己无关的人命是不值钱的。

张玉燕 said...

大马真有法律吗?

方人也 said...

三权集一手,黑白任我说,圆扁由我搓。
生可以变死,死可以变生,我的面子你的生死。

上议 said...

大马的律法.

從1969年开始是根据执政党的意思去诠释法律.

leejiajia said...

伯撘,你还要回来杀禽兽吗?算了啦!在白汉宫旁塔个棚入籍算了,光头小妹要紧。

你练就功夫也杀不完他们的,每五年回来投票一次,发准准来,把他们连底反过来,让他们现世。

mkfoo said...

执政党相关单位,都是看暴力节目,或管理,有样学样。乱!!!

草禾刀, blee said...

理佳佳。。100%赞同您!!波大,外面天大地大总有栖身之所。。。回来番薯国投票就好。

smiley said...

又上山,又下山恐怕会很久咧.大佬,不能等了!

eddieliow said...

钱+权=法律。

Botak said...

二樓: 不錯, 就好像西西留網站所揭露的, 納茲里的兒子殺了人可以由泰國勞工頂罪.

霓女人: 我就算回國也是歸隱江湖. 不問世事.

魚米: 那我們有冤情時都幹掉一個巫統議員製造補選好了,

康華: 那是人家的母親辛辛苦苦養大的. 那些狗官.

玉燕: 大馬有完善的法律, 不過沒有人執行.

上議: 對, 沒有人執行, 而且被錯誤詮釋.

裡甲甲 & 草禾刀: 英國人不要我的, 他們說頭髮太少了,

MK: 這是長期濫權的結果. 慣性的濫權.

SMILEY: 老實說, 真想在一座美麗的山上, 不下來了.

Botak said...

EDDIE: 發展中國家的通病. 不過我們真的'發展中'太久了.

捧場者 said...

Botak, 俺簡直上了你癮.一天不看你罵狗官,就會有失落感了...麻煩請繼續寫不要停哦...

大王 said...

小心,蕃薯国可能有血滴子,轻轻一放就飘到英国,专取某光头。。。

小傻强 said...

番薯国那么落后,那会发明血滴子。不过他们有bomoh,小心在这里留言下降头,秃秃中了会不停打一手好手枪,打空子弹虚脱而死。

Botak said...

捧場者: 唉, 你太看得起在下了. 我近來有個女兒的關係, 沒寫那麼多. 能寫多久就多久吧.

大王: 血滴子漂不了那麼遠啦, 除非乘船. 你一定看太多粵語殘片. 飛刀飛劍之類的.

傻強: 我也會用Bomoh在留言版回應.看誰中招.

血大夫 said...

斃了一個吉靈佬,再告一個吉靈佬,慕容家的以彼之道还施彼身重現江湖。
金庸的擁躉還真多,嘿嘿。

Botak said...

血大夫: 看來都是吉靈佬的錯了. 其他的人都是鬼不成?

anakmalaysia said...

My friend,The Boleh government thought we The Rakyat are all morons, whatever they said is true nothing but the true, we had to believe, unfortunaly we are not morons, we the Rakyat knows what is right and what is wrong, till some days in the future all this animal will pay what ever they did.It comes around and goes around.I will live long enough

anakmalaysia said...

sorry ,i hope i live long enough to witness this.

二楼后座 said...

mr. anakmalaysia:
(we the Rakyat knows what is right and what is wrong)

yes,we know what's right and what's wrong.
but unluckily, in bolehland, we are not able to decide what's right and what's wrong by law, and we even cannot decide we are plaintiff or defendant if we appeal something to a court.

荣少 said...

“吉靈佬於被打四天後死亡, 而不是被毆後即刻暴斃” - 好像在周星驰的旧作《审死官》里也有同样的情节。

Fairnation said...

你还"爽爽銷魂1 week 掌",给我就送他们"西北北宋,不得好屎,断根绝精3合1,即溶掌。

追命 said...

这就是蕃薯国的烂法律,@#¥@%

Botak said...

二樓 & ANAKMALAYSIA: 我們都不傻, 不過都無能為力.

榮少: 真的? 看來我們的檢察官也是周星馳的紛絲.

FAIRNATION: 不如我們每天晚上點三支香對天咒他們好不好. 相信那是最有效的.

追命: 番薯國的法律並不爛, 還相當完善. 是番薯國的政府爛.

薰衣草夫人 said...

这里发生的很多事情,不管有没有流血,都是没有天理的.

花罗汉 said...

‘三天脫懶掌’這一招好好笑。哈哈哈

Botak said...

夫人: 所以,大家都很灰心, 卻不知道希望在那裡.

花羅漢: 喜歡的話我可以推薦你去崑崙山學, 別打你老公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