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6 October 2009

番薯國熱臉 VS 山番國冷屁股

山番國土地神打飛機, 打得山番們人仰馬翻, 又有山神痾尿, 沖走山番無數, 慘絕人寰.

番薯國想到一門同宗之誼, 於心不忍, 便派了飛機載點救濟品過去串門子, 誰知竟遭山番們丟石頭.

哈, 人家來幫你, 你就丟人石頭, 就因為人家的國歌抄了你的? 還是抓了太多你們的偷渡客? 山番就是山番, 怎麼看就出不了大場面.

唉唷, 我說啊, 人家有這麼多人幫, 有臉啦. 媽的, 如果其他國家的救濟都沒有到, 而只有番薯國的, 看看你們還丟不丟?

最好笑的是, 番薯國的空軍敢怎麼樣? 不敢, 甚麼也不敢, 夾着尾巴逃了. 還放話說希望救災人員的安全能受到保護.

所以我說啊, 想起我們華人所受的氣, 真是: 有文化的怕沒文化的, 沒文化的總能欺負比他們有文化的. 這道理, 可說放諸四海皆準啊.

怎麼我們的番薯空軍不掃他們幾槍啊? 而在本國說他們兩句都要引申煽動法令抓人? 對着襟兄弟, 屁都不敢放呢! 嘿嘿嘿.

22 comments:

Fairnation said...

人家就是要认祖归宗啊! 你们有唐山回,我们也要有山番国回。。不然被骂回时才发现没有地方落脚。

可人家山番就是不认为你们是他们的人啊! 多么丢脸。

自己同甘共苦整个世纪的兄弟不顾,就是要亲对他们怀有敌意的山番。

心酸啊!

黛丝 said...

树不要皮,必死无疑。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嘿嘿。。

二楼后座 said...

看到这个就想到台湾佬对中共高干来台就拳打脚踢,看到鬼子的二流议员就连特大台风来袭也要劳动总统去接见一样。
政治上有过节,就算同文同种也要为反对而反对,无论如何都要对着干。
看看台湾佬的心态,对人体有影响的三鹿黑心奶粉就骂翻天,又要抵制中国产品又要这个那个;让整个家族负债累累连累两三代或让整家公司破产血本无归的lehman brothers毒苹果就吞了就算,连哼都不敢哼一下,更不用说拒买老美货。
更跳脚的是,大水灾过后中国救济物资来台就拒收,只有外来和尚会念经,只要是分离分子就大大欢迎,只差还没有请西班牙basque独立组织eta和爱尔兰的ira来台来场足球比赛,或者叫英格兰放弃北海油田让苏格兰独立。
不过这次番薯国被山藩国强奸(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也不是什么不好的事,毕竟有这么久的风流就有这么久的堕落,让他们试试被侮辱是什么味道也好。
对啊,为什么污青不去烧红白国旗,或拿个老鹰头(因为garuda不存在了)丢在山藩国大使馆门前示威?
他妈的他们这种门口狗,敢吗?

Anonymous said...

哎呀,其实那所谓的山番国和番薯国祖宗本来是受黑豆屎国的宗教和文化所熏陶,但突然间不认祖又不归宗更反而要跟人家每天来个五体投地五祈祷。真不明白为啥?就为了摩西的魔棒?

看来我们还是只管咱儿以苏醒的东方红红的太阳好了!管它蛮的、荒的、番的自个儿鬼打鬼!?

记得那小时的儿歌吗?几十年后我们真的看到那以往遥远的梦:-
“红红的往上爬呀,往上爬。爬上了世界(白塔),照进我(国)们的家,我们国里的华人呀,国家爱我,我爱它呀.。。”

方人也 said...

番薯认山番是乡里;山番当番薯眼中钉。
同文同种;不打不亲。

张玉燕 said...

哎呀!如果番薯空军真的扫他们几枪的话,那就会有得乱了。遭殃的还不是华人吗?死山番,竟然那么有“骨气”,让他们饿死吧!王八!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大马军人被印尼羞辱,还不是多得污桶一直向印尼低头。

Anonymous said...

番薯应该对芋头。

不过最近的印尼番薯很贵,1kg有时飚到马币5元,就快追上1kg马币6元的日本番薯。

就偏偏印尼红心番薯最甜最好吃。

leejiajia said...

丢石头?好啊!这是他们的欢迎仪式,如果把飞机丢落了,那么就是山番得咯!军人就是人质,那时...
就拿钱来换机换人吧,总比现在这一点援助品好\(^o^)/~

李甜福ANAK MALAYSIA said...

你只要到SEARCH ENGINE, 打上MALINGSIA,就知道啦!!!

印尼仔讨厌我们多过喜欢!!!

南洋X报的主笔还说,马印是两兄弟.........笑死人!

其实,除了在老马年代,让镁加的女儿捞捞,有PROJECTS...以上压下外...要印尼人民DIAM-DIAM外,

其实印尼人是很讨厌老马!

当然,还有我们啦!来自......NUSA UBI KELEDEK(NUK)的人啦!他们叫我们ALINGSIA是偷盗者的意思!就是匪国!

不是共匪,是马匪!

沈兴 said...

在自家门口丢脸还好,想不到还丢脸丢到邻家去。不知是要可怜,还是要大笑一场。自家的国人,不见得对自家人好,为了面子去帮人,还要被人请吃石头。真的什么面子都被他们给丢光了。

Botak said...

Fiar佬: 又是喔, 我們回唐山, 他們回山番, 怎麼我沒想到. 唉, 可憐人家不認兄弟….

黛絲: 人不要臉真的天下無敵嗎? 看來我們臉皮太薄了. 得鍛鍊鍛鍊

二樓: 人性就是: 較喜歡和同門同種的斗, 見到外人就讓三分. 你難道不見最敵對火爆的球會都是來自同一個城市的?

無名: 那首歌我沒聽過, 叫甚麼歌名?

方人也: 信不信, 不管怎麼鬧, 最後人家還是世界大同, 認祖歸宗, 我們始終是外人?

玉燕: 對, 讓他們餓死算了. 唉唷, 他們就是餓不死, 有許多的救援呢.

大佬: 雙方都不要臉, 也沒甚麼好奇怪的.

無名2: 你在印尼經商嗎? 怎麼對番薯價錢那麼熟悉?

離迦迦: 人窮就兇, 他們連搜索多一天都沒錢, 那有錢買援助品?

甜福: 管他呢, 自我膨脹的就只有在網上搗亂, 自我安慰而已, 喊得怎麼大聲也是自己爽吧了.
不過馬匪倒是罵得沒錯. 嘿嘿.

沈興: 自從老馬時代開始, 我們丟臉都是跨越國界的. 只在自家門前丟臉不是太沒有國際視野了嗎?

鱼米之乡 said...

二楼,污青哪会烧红白旗,他们拜还嫌来不及。番薯们还要向山番学功夫,哪会去人家的门口示威,毕竟Ketuanan Melayu 是他们的首选!
日本的右异份子在池袋哪边搞风搞雨,近期番薯国有报道说中国商家要求警方保护,真的吗?我已买了机票在13/11/09到东京游玩到月尾;到了那边会受到右翼份子的招待吗?谢了!

anakmalaysia said...

my friend, itu melayu cakap Padan muka. They F it up them self.

二楼后座 said...

鱼米兄,
鬼子右翼分子只是挂墙鲨鱼-死剩把口而已,不用怕!
如果他们吊你,你就用英文问候他们老爸老妈祖宗十八代,他们自然而然会回答到舌头打结。
其实池袋早就已经是一个小东北(中国),称霸那里的组织叫“大伟帮”和“怒罗权帮”,他们比较特殊是不像以前称霸新宿的“福青帮”那样以偷渡友为主,被逮到就遣送回去。
池袋这些东北帮都是残留孤儿二或三世,拿的是鬼子护照,就算“衰”了,也就蹲一下,几年之后出来又是一条好汉。
再说,以前鬼子本土黑帮经常用警方的力量把外国势力弄出去,但是这一招对池袋这一堆根本没用,因为他们没有遣送回国的风险,所以本土黑帮就赌烂,打扰一下中国人经营的商店,其实也是发泄发泄,吓吓人而已,根本不敢正面跟东北帮火拼(他们身娇肉贵,拼起来不是瓷器撼缸瓦吗?)

你来鬼子国,就尽情地玩吧。
我蹲在这里的二楼这么久也没事,你只是来几天,没问题,没问题。

二楼后座 said...

(你難道不見最敵對火爆的球會都是來自同一個城市的?)

botak兄,
你讲得对。
要不然哪来manchester derby, liverpool derby, milan derby, catalonia derby, madrid derby等等让我们疯狂啊。
不过最烂的就是london derby,球会太多,没意思。

弘农德仁 said...

哎呀就说了嘛!对那些还没进化的山番而言,石头就是牠们认为最先进,最强的武器了!那会有文化到用现代化的呢 ?可能番薯头头还暗自大骂这帮山番净会用石头而已,也不想想用些比较先进的,番薯国连炸人的都用上C4了,不然为国防增添飞机的借口不就有了吗?到时管他妈的存入瑞士银行的虽然比不上潜水艇得来的高,有的进账就是了。

用热脸来贴上冷屁股这种事,番薯头头们就爱幹。尤其是对山番国及膏药国,有可能牠们国旗的颜色同样是红白的吧!

Botak said...

魚米: 如果去到鬼子國不用怕, 說一句長他人威風的話, 無論如何, 那總是一個法治之區. 如果在印尼就難說了.

ANAKMALAYSIA: The Indo was recovering and picking up, because the environment there is tougher and they are more hardworking. Our potato fella....you know I know,

二樓: 每次在我住的城市, Sheffield Wednesday vs Sheffield United 的時候, 警察總是如臨大敵.

弘農德仁: 我到今天都還不明白會有這種荒唐事發生. 人家運載救濟品給你你丟人石頭, 只說明這些人真的是山番, 不是我冤枉他們.

二楼后座 said...

botak兄,
哈哈哈你不讲我都忘了英格兰还有两支sheffields,猫头鹰礼拜三和双刀联盟。
没办法,忘记他们是因为这两支球队的成绩实在“太好了”。
你也难怪每次他们的死忠球迷会火星撞地球,名字都有得你叫-steel city derby(铁城德比),不刀刀抢枪才怪呢。

Anonymous said...

Hi Botak,

不好意思,所说的那首儿歌其实是“热烘烘的太阳”-50年代电影“翠翠”内的歌。后来被中共改为“红红的太阳”,又被台湾国民党禁播。Ref:- http://www.youtube.com/watch?v=1KUGQN_GuNg

台湾'小邓丽君'蔡幸娟在少女时代就因曾经唱了此歌而被Ban!

其实,大陆在1949年被’赤化‘后,百废待兴,人民的生活更辛苦;六十年代尾曾经有部香港电影“大地”就很深入的描述当时民不聊生的悲情。

总而言之,现在即使已经挨过来了的华夏人民最好要感恩惜缘,把历史永远给铭记。那华夏海内海外的子子孙孙当引以为荣,不再仰人鼻息!

薰衣草夫人 said...

没事没事,咱防长说是几个顽皮的契弟干的.
两家唇齿相依,也是血脉相承,兄弟来的哦!(他说的)

Botak said...

二樓: 兩支謝隊的確是旗鼓相當--誰也上不了臺面.

無名: 經濟建設了, 文明不能空白. 人基本要學排隊, 說謝謝.

夫人: 他們是終究會走回一起的, 我們小心些, 多些觀察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