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9 October 2009

你們別說我毒

媽的
別說我毒
咒人死實屬逼不得已

我們之所以原地踏步
就因為死的人不夠大粒
人命不一定關天
但有些人的命可以變天
因為他們的命比較值錢

如果被丟下樓的是部長助理
如果被水冲走的是蘇丹的孫子
如果被山埃毒死的是州務大臣全家
如果每次入屋行劫都選議員的房子
如果摩多劫奪案的受害者是部長太太
(還要被拖在地上慘叫一百公尺)

包你各種措施出籠
風風火火, 雷霆掃蕩, 耳目一新
世界肯定大不同

所以老兄你別說我毒
我就日夜盼望着
祈禱着
死多幾個大粒的
以便共同創造美好的番薯國
真的

32 comments:

Fairnation said...

牺牲一些大粒的,成全无数小小粒的。不用说别得,单是断斤秤都值得。

木子 said...

不毒不毒 ~~~~ 一點都不毒!衷心的希望以上所說的會有實現的一天 !!!

杰胜 said...

说得真好啊!那些猪脑子,脑袋都装草,看了都气!

黛丝 said...

光头的,真knn有你的!!
大狠起来,我也祝你希望快快实现!

eddieliow said...

现在这些猫只会对着耗子假慈悲假哭吧了。到有一天耗子联合起来可以反吃掉这些恶猫。

安哥爵 said...

真的.不毒.他们袖手旁观才够毒.
老天让愿望实现.

方人也 said...

靠妖的!Botak,你讲出我心中的想法。谢了!

玛丽 said...

不毒,不毒!
比起用C4把活生生的人炸碎,
简直是小儿科啦!

二楼后座 said...

由政界,财界,官僚组成的铁三角(走鬼子国那条不归路)为番薯国带来了政治的稳定和官商一体的结构,让番薯国曾经屈起成为亚洲四小龙之后的龙尾巴。
但是当上进的欲望和能力消失之后,这个铁三角变成了躺在变革面前的三座大山,抑制着经济中新兴势力的产生和扩大,在政策上因循守旧,在改革理念上包残守缺。
barisan作为长期执政党,早已经失去活力。官商间的权钱授受,议席上的父子相传,政府中的官僚僵化,早已经把番薯国的前途带入发展途上的死胡同。
尽管睡觉鸭有过改革的冲动,但是政治机制始终未能配合,结果无奈下台。
308海啸的发生,并不代表民联真正的得到民心,他们充其量也只是国民对barisan "say no”的得益者而已。
民联确实瓜分了一些议席,但民联毕竟也只是个杂烩政党,各怀鬼胎,要带领番薯国走出困境,看来路还不短。
重要的还有一点,就是人民的思想-投票投谁都一样,天下乌鸦一样黑,贪,没让我破产;抢,没抢到自己;死,没死到家人;偷,没偷到我家。
如果人民还是继续抱着这种鸵鸟思想,不肯下决心制造一个足以让各政党接受机制平衡的政治环境的话,番薯国,永远还是番薯国。
下场,不是被别国吃掉,就是自己烂掉。

小莊 said...

人多好办事,祈祷声多能成事,大家以后祈祷时,应该帮帮口,嘿。

张玉燕 said...

都说是“大粒”的,又怎么死得了呢?我会帮你一起祈祷的。

草禾刀, blee said...

比起那些无人性的@%¥*!#,您的牺牲一个半个大粒的,成全无数小小的期望算是非常的慈悲了。。
好吧!!草禾刀也参一份。。。

Anonymous said...

其实你也不是第一个这么说的了。
所以现在的

部長助理从不走近窗口
蘇丹的孫子从不参加生活营
州務大臣全家决不会靠近山埃地区为中心的10公里圆径
議員的房子的防盗设备样式多如牛毛
部長太太外出有随从密密麻麻地包围起来

他们早已经有Precaution steps了,索命鬼也耐他们无何呢。

anakmalaysia said...

The fire is not on their ass, so they do not feel the pain. May all the worst thing fell on this bunch of crooks, then the world will be a better place to live.

smiley said...

There are many out there who are cursing too. Sometimes just wonder won't they reap what they sow.

anakmalaysia said...

Second floor, gua totally agree with you, those fool who think Ng kuan Ngo Lan Shi need to watch out too.

Botak said...

FAIR佬: 這就是真正的犧牲大我, 完成小我

木子: 我的人這麼好, 又那會毒呢?

JAYSON: 不是豬腦的也長滿草

黛絲: 把我說到好像殺手似的….

EDDIE: 耗子吃不掉貓的, 不過耗子可以毒死貓…

UNCLE: 得你老人家祝福, 一定心想事成.

方人也: 是大家的想法.

瑪麗: 我那裡敢想C4? 只不過想他們每一次都鴻運當頭.

二樓: 對! 就是這種駝鳥思想, 令我對番薯國大失所望. 因為政府不好不要緊, 人民不長進就完蛋了. 應該是自己爛, 不用等別人進攻.

小莊: 是不是叫什麼感動天?

玉燕: 為甚麼大粒的不會死呢? 想必是時候未到.

草禾刀: @%%^*& 的人應該死得像@%%^*&

無名: 所以我們要咒, 用意志力, 眾志成城.

ANAKMALAYSIA & SMILEY: May all the bad thing happen right to their ASS, so that they would see what we see.

leejiajia said...

波大,你才写那几个字,那些阖家富贵又不看不听,那会毒呢?
不过,最近我也在咒人,那就齐齐念咒吧!听说有种叫念力的东西会有效哦!
但是这种阖家富太多,我们是不是该写张list,一次个咒一个?
我提议先排落死马,然后是他老公,如何?

鱼米之乡 said...

听过一位损友说:“多数回教国都有生产石油,应该是他们一天五次的祈祷有关吧,所以他们可以不用做工,地球也会给它能源。”

如果损友的讲法能够成立,那大家一起咒人,那些王八蛋应该会快点死吧!

Botak said...

李岬岬: 首先要咒的是反貪污局, 希望反貪大廈突然崩塌, 全部活埋.

魚米: 那是方便有天地底點火, 一燒整個中東一鍋熟.

薰衣草夫人 said...

我们不敢讲的,都让你大声讲了.谢谢.

路見要鳴 said...

老兄,
我希望你更加毒,
来吧,
共同咀咒反贪局那班喊家产吧!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国阵死多几个国州议员来多几场补选最好不过。

anakmalaysia said...

Botak, may thy wish come true. Amen !.

Botak said...

夫人: 不謝不謝, 小事一件.

路鳴: 你比我更毒..嘿嘿嘿

大佬: 好像以前都一直在發生, 我還以為天有眼, 怎知突然沒有人死了.

ANAKMALAYSIA: It is so strange that everyone curses the government with their heart, I think this can only happen in Malaysia...

二楼后座 said...

政治机制不改革,人民思想不改进,全部政治佬大粒的小粒的都“瓜老衬”死光光又如何!
去一批旧的,新的一批跟着上。
倒一只鸭,来一只鸡;台上的举马婪剑,台下的挥极端笔;上面的永远纸醉金迷,人民就继续水深火热,维持天枰地平线的是右边是金,左边是血。
极权国家人民没得选是自我无奈,民主国度有得选而不选是自甘堕落。
两边都烂不能选?我就一直投你无效票,投到你肯改革为止。
老美为了经济危机而抛弃肤色观念,来一场轰轰烈烈的"change";鬼子国为了打破自民党五十年多来的混沌执政手法,也拿出勇气来一场政权交代(せいけんこうたい)。
大马人民,自己睡着了不要怪上面在打呼!

ZhangYe said...

Correct! Correct! Correct!
早点驾崩,我们的州府也会有更好的明天!

Botak said...

二樓: 我們一年都是夏天, 夏日炎炎真好眠.

ZHANG: 死得了人, 死不了傳統習慣社會文化

Fairnation said...

死得了人, 死不了傳統習慣社會文化
--------------------------------
Biar mati anak, jangan mati adat

Anonymous said...

有道是:好种不传,孬种不断!

别单单指望换人···

现在这些家伙,哪一个不是摇篮里摇出来的?呵呵

老颜 said...

botak兄,近来可好,都忙些什么呢?就不见你出现,缺失了什么似的。

千丝万楼 said...

老兄,你真的有够绝,但我喜欢,甚至举脚赞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