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9 October 2009

風水佬騙你十年八年

我們時常說人心不古, 卻不知道古人和今人比到底有那點好. 古人在許多方面都很迂腐, 不顧一切的崇古就和儒家一樣惹人厭. 但至少有一點今人肯定比不上的, 那就是講信用. 說話算數, 視自己名節為命根.

拿風水佬作例子吧. 現在的風水佬可以信口開河, 明明不準了, 商業買賣嘛, 貨物出門, 你能把他怎樣? 先人葬下去, 你也照舊生活, 酸甜苦辣, 是否關係風水好壞, 也沒人追究, 反正錢付了.

但是, 以前的風水佬很難騙你十年八年, 因為, 不準是不能收錢的! 看了風水後, 先人葬下, 你就付他點車馬費, 然後看他鐵口直斷, 幾年可見效? 如他說五年必發, 那他就會在五年後來取賞錢. 嘿, 沒聽過吧? 這是一般窮人家與風水師的交往方法.

說個故事吧. 話說一鄉下人母親去世, 便雇一風水先生, 選一好穴, 將先母葬下. 老風水師說三年後必家丁興旺, 財源廣進. 說好了條件賞金, 簽下契約, 老先生便收了一些糧食車費, 長途跋涉回家.

三年後, 村裡來了個年輕人, 拿着老風水師和這家人立下的契約來敲門. 原來老先生已經過世, 死前將契約囑咐給他的姪兒. 果不其然, 這家人現在早已是小康, 房子門面也已煥然一新. 誰知這鄉下人反臉不認帳, 還把該青年亂棍趕走. 青年悲憤難當, 曰: 汝等莫悔! 便去那家人的祖墳前, 呆了一會, 就飄然遠去.

多年後, 這家人添了兩個小男娃, 倒也可愛健康, 誰知長大後, 前額卻逐漸長出一長釘狀的肉瘤, 倒也有二吋長, 人戲稱二兄弟為大釘小釘. 其父母尋百醫而無效, 最後一高人建議看他們的祖墳風水, 一看, 大聲嘆氣, 伸手在黃土中抽出兩顆用黃布包裹的大鐵釘....

這著名的風水故事除了說以前的風水師其技一精如是外, 更反映了一個事實: 所謂的風水佬騙你十年八年, 不是自古有之, 而是一種現代生活態度. 現代人輕信義而重利, 既然他們可以接受風水師的胡說八道, 而不認真的追究, 也就是說他們本身也會信口開河, 而不期望人家會深究.

古人生活條件缺乏, 你要他把物資拿出來交換, 自然他們期望真才實料的回報, 自然的, 他們對人對事都較認真. 現代人嘛, 生活節奏快, 錢賺得多, 花的錢有許多是裝飾門面的, 這無形中形成了一種浮誇的生活態度.

浮誇的生活態度會沉澱成一種社會風氣, 一種文化. 這種文化嘲笑認真, 崇尚人情, 鄙視原則. 說話當放屁, 別說騙你十年八年沒關係, 就我說輸了鐵定下台而又再反悔, 也沒有多少人會認為是嚴重的事情. 名節? 甚麼名節? 今天不流行了.

16 comments:

波波 said...

作麼七早八早就起來感嘆?是不是因為看了你的祖國太多妖人出沒,激心到醬?

二楼后座 said...

生意场上,很多人都认为信用是被绑手绑脚的行为,而不是对自己名誉的投资。
好风顺雨的时候没有人会体会到什么是信用,只有死人塌楼时,信用的重要性就会显示出来。
周转不灵的时候,借钱给你,卸货给你的不是别人,是你长年累月投资的信用。
百年不见的金融风暴,不见得是一件坏事,至少可以考验有生意来往商家之间的信用程度。
丑妇终须见家翁,平时那些响得比轰天雷还大声的空壳罐头二仔底商家,(或一些被大炒特炒的二线股)也会随着这次的信贷紧缩而原形毕露。
308海啸后遗症的spread out,也刚好让一些(几乎是全部)糖果政客露底,假面具舞蹈会masquerade曲终人散,不但道德零蛋,为了上位,为了私利,为了拉倒对手,也把自己最丑陋的一面,堂而皇之地,若无其事地表现在大众面前。
政党绑架国家的稳定,党员绑架党的未来,私利绑架党员的良心是新闻吗?
botak兄,这个年头,风水佬也只是骗你十年八年。
大马政客?骗你十代八代也不会嫌多。

看吧,华人已经踏入第五,六代了,得到了什么?
最基本的“平等”,永远是遥不可及的奢侈品。

Anonymous said...

Hello Botak老弟,
亦说说风水吧!
现人一说到术数就笼统的叫“风水”,什么都去问风水师。其实风水只是:【山】、【医】、【命】、【相】、【卜】中华五术内其一的:【 山】。五术的总来源起于二元对应太极阴阳学,各有其用法。

常见书中说:无极(混沌本无物的宇宙after the big bang?)生太极,太极生(阴阳)两仪,两仪生四象(方位东西南北),四象衍五行(金-西方、木-东方、水-北方、火-南方、土-中位),五行出八卦(八方代表-乾为天亦西北、兑为(沼)泽亦西、离为火亦南、震为木亦东、巽为风亦东南、坎为水亦北、艮为山亦东北、坤为地亦西南。)

其实风水门派起源本应只分峦头和理气两大派。峦头者亦称【江西】山水派而理气则归为【福建】宗庙派,但今天(真)术家地师都能融会外方峦体和本位理气来共用。当然其中也可能有像Botak老弟所讲述那玄之又玄不为他人所知的奇门外道。风水在阴宅的寻龙觅穴法之:审【龙】、观【砂】、察【水】、定【穴】是一门很不简单的事情。俗语说:‘三年求地来,又十年定穴’,“真正有料”的地师其实也很难找。所以术家内语常说:‘一流的看天斗(星),二流就看水口,三流的只会抱着罗盘满山走。’

在马来西亚其实有太多的揾食骗棍到处胡诌,更有很多半桶水的连罗盘三针都看不懂就拿着那盘班东西四处招摇呢!所以现在风水最好莫尽信!

沈兴 said...

只要一日得风,水就会跟着来。就这么简单的原理。

方人也 said...

身上背负计时炸弹的老翁,祭出第二次特大,借集体总辞的筹码来挟持票选中委充当人质,目的在于威胁中委会接受他留任总会长,相信老翁这步绝招也有风水师/算命师帮他拿捏过胜数吧!老翁看来只听进星云大师的部分赠言,所以他选择“当进则进”。

经已受委署理会长的老廖相信也不敢敬酒不吃吃罚酒,挺而走险地让老翁开成第二次特大,除非老廖有十足的把握可以在总辞重选后夺得总会长职位抑或至少保住署理会长一职。

马华党争历来延绵不绝,不关乎风水,纯属利益问题。没有“好康头”,何必争到你死我活,吃饱太得空吗?

eddieliow said...

心肝不好,有再好的风水也是于事无补的。

ken lee said...

botak兄,写得妙!
二楼兄,你也真接得太好了!!

mkfoo said...

居家风水基本要懂,看多书或网络,自己便是风水师,是安全干净整齐就是了。很多人意外发生了,就是迷信风水很不要得。

话外话,
还有命运也如此,改名改到自己也要记名字读音,自己命不好,就要有好态度,自己做不好,下一代要在良好的环境下成长。相信算命,不如相信自己要以乐观态度去面对,好好照顾自己的健康。

政治办公室方面,风水算命再是怎么改,是很自私的,因为以环境的借口对待打工族及广大没有基本的“平等”人民,生活收入得不到平衡(说了有些鼻酸~)。

~拿东西煞,对方也苦,对方也煞过来,最终也杀了无辜的人民~
所谓你的一句“风水佬骗你十年八年”。

薰衣草夫人 said...

不管有没有风水佬的出现,言而无信者还是比比皆是,单是在国会里随便点,都能点出长长的list.

Botak said...

波波: 不是, 而是我想改行當風水佬….嘿嘿

二樓: 所以說你永遠是我的下集. 不錯, 馬華已經騙我們幾乎半個世紀了. 還甚麼十年八年?

無名: 甚麼都問風水師的乃俗人痴人也. 但也是由於許多風水師兼通命理, 所以許多人都分不清, 以為風水師便是可以看風水相命等等.
我這裡所說的風水師即勘輿師, 純粹抓地龍看風水那種. 我所說的故事也非奇門外道, 術數之道, 本就依附天地之氣, 為實實在在的自然科學. 能洞曉運用, 能害人亦能救人. 何奇之有? 風水者, 說之甚玄, 其實就是大自然的定律, 如郭璞在葬經所說的 “氣乘風則散, 界水則止, 古人聚之使不散, 行之使有止, 謂之風水”

沈興: 你這是政治, 不是風水…..

方人也: 現在馬華從兩派分成三派, 其中的錯綜複雜, 可說越來越刺激. 畢竟娛樂華社是他們多年來的最大貢獻.

EDDIE: 對啊, 有好風水而用C4就會損陰德, 再好也沒有用.

KEN: 所以我說他是我的下集. 他要是開博我們還可以互相呼應.

MK: 怎麼這麼大感慨? 風水改的不過我們的小宇宙, 心環抱整個大宇宙就會寬了. 光線, 擺設, 影響的是我們的心情. 心情影響思路, 就這麼科學啊

夫人: 可惜沒有人頭上長出釘子…

二楼后座 said...

ken lee兄,
谢谢抬举。
没好车头怎么会有稳车尾。

botak兄,
那我以后要不要叫“二楼后集”啊?
哈哈哈哈哈。

Botak said...

不, 你以後叫二樓下面....

二楼后座 said...

二樓下面?
那不是“g”了吗?
我只是喜欢“g spot"而已,对"g"(猪)没性趣啊。

anakmalaysia said...

Botak, i really wish the malaysian chinese will wake up some day and claim whatever that belong to us. Wealth is important but compare to political rights the are nothing.

张玉燕 said...

不管风水不风水,我觉得人活着的时候就该为自己和子孙积点阴德。

Botak said...

ANAKMALAYSIA: No la, sleep more comfortable, when election come talk nonsense lo, election oever sleep again le ma.....

玉燕: 對, 積陰德是最重要的. 自己心裡也好過...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