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3 October 2009

復仇 (幻想現代武俠短篇)

深夜, 一輛轎車轉進了這條小路, 車上的人吹着口哨, 八字鬚下的厚嘴唇一吸一呼, 想到這幾天那鄰國的驗屍官實在討厭, 怎麼查出那麼多東西來. 不過昨天上司拍胸膛說: 不怕, 反正她基于外交壓力, 說了有百分之二十可能是自殺, 我們就咬定這百分之二十. 嘿嘿.

不過奇怪的是他好幾個同事已經有整個星期沒上班了. 上司一直埋怨, 說緊急假期也要通知啊, 怎麼失蹤了. 連家人也不知道他們去了那裡, 媒體的問題都要我一個人頂啊. 結果今天上司也缺席了. 就會躲! 他嘀咕.

他哼了一聲, 又想起那天折磨那年輕人的情形, 正得意間, 忽然框的一聲, 擋風鏡破裂. 他一征, 緊急煞車, 車子滑了二十公尺才停. 他下車一看, 竟是一塊磚頭. 黑暗的路上只有他的兩束車燈, 照着似乎沒有盡頭的路.

他火氣上升, 大罵: 誰那麼大膽? 你可知道我是誰? 老子是做官的! 黑手二部聽過嗎? 和黑手一部的警察一樣, 可以抓人的! 還沒說完, 他的嘴唇成了O形, 倒抽冷氣. 因為, 一個人不知什麼時候, 無聲無息的來到了他面前, 就像是從地底鑽出來似的.

也不見那人怎麼動, 一晃, 又不見了, 突然他後頸一緊, 感覺像被大鐵嵌夾住了. 全身一軟, 頭部一陣劇痛, 昏迷了過去.

他聽到有人喊他的名字. 緩緩睜開眼睛, 發覺自己在一間陰暗的小房子裡, 頭上搖晃着盏煤油燈. 他迷起眼睛一看, 嚇! 他幾個失蹤的同事都在這兒, 包括他上司. 媽的, 不上班, 跑到這兒玩兒來了? 又不對, 怎麼每個人都像被綁着手腳? 原來連他自己也被綁着了!

正糊塗間, 有人走了進來. 那人蒙着臉, 身材中等, 頭頂光禿, 好像是截停他車的那一個. 他想擺擺官威, 卻不知怎地全身起了疙瘩.

那人的聲音像是從冰窖裡發出的, “你們總算到齊了, 很好. 當天審訊室裡, 就你們這幾個合力折磨他, 然後把他丟下樓.” 他上司大喊, “當天我不在場啊, 不關我事! 你是他的家人嗎?”

那人笑了, “不, 我和他毫無關係. 我是一個人, 也是一個群體, 更是一股怒氣, 也是一團殺氣. 當冤氣沖天, 民憤燎原時, 我便出現. 你是他們上司, 一切都在你掌控之下. 罪當同等.” 那人收起笑容, “當法律不能還民以公道的時候, 人民公義便會取而代之, 自行操縱法律.”

“那你想怎樣? 要錢沒問題…” 他上司像在哭. 聲音沙啞得像給人割了聲帶. 那蒙面人笑了, 十分溫柔: “放心吧, 沒什麼的. 你們當天怎樣對付他, 現在就怎樣對付你們.”

三天後, 電視新聞報導: 已經失蹤多天的五位政府黑手二部官員的屍體, 在市中心某大廈底層地面被尋獲. 根據驗屍官的報告, 全部官員在掉下樓前已經昏迷, 全都至少受了兩小時的肉體虐待. 他們的頭骨有被擊裂痕跡, 肛門曾被硬物插入, 驗屍官的推斷是, 八十巴仙是他殺, 二十巴仙是自殺….

30 comments:

薰衣草夫人 said...

不够喉不够喉!太短篇了!

Fairnation said...

100%自杀, 而且是集体互相通柜然后, 一起花式降落。
如何证明是自杀? 蕃薯国的两为法医专家也是著名的数学家, 用了很严谨的方程式计算出来的。。。也就是20% X 5 = 100%

· 康华 · said...

痛快!

anakmalaysia said...

Botak, how i wish this something real

Bo said...

读了BOTAK兄这篇文章顿感痛快非常,希望其家属真的能接受开棺检验已让更多线索浮现。

木子 said...

太痛快了~~~

Frank C said...

Fairnation: haha.....

鱼米之乡 said...

谁懂得九阴白骨爪+无影神功,那可加快成现实版。

J Sky said...

痛快,痛快,写的真好。 哈!

二楼后座 said...

sm av里的招数用上场最好-来个凌空龟甲绑头掉转,接下来是灌肠,滴蜡,吃屎灌尿,鞭打,鱼钩钩乳头,训斥,精神羞辱。
接下来苦瓜插屎眼(最好撒点胡椒粉),9头抹辣椒,最后是抽打春袋(这一招在007-casino royale里可以参考)
wow,他们肯定立刻升天!
隔几天尸体见光的时候也只会被认为是sm玩过度而亡,不是自杀,也不是他杀。
没人犯罪,没人被犯,天下太平,万岁!

小蓝 said...

我们也只能在这里写写自爽一番而已,今天的报章(星洲)完全没报道这件事了,是封锁了吗???

小蓝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幸运猪 said...

有点倪匡的感觉,赞,哈哈哈!

Eric How, said...

Hope this can be true......

Anonymous said...

祝:心想事成!

花罗汉 said...

好精彩!

草禾刀, blee said...

为什么不是吓一吓他们后,他们集体畏罪自杀??(最好自杀现场有留下他们承认当初所做的事情的证据,以免更上头阿顶能再找借口说证据不足。。)
动手这样对付他们哪,会沾污双手!!

草禾刀, blee said...

波大,您这里吸引力十足,草禾刀每天都要上来坐坐。最好玩的是在这里看到您和二楼后坐这对绝代双骄的一来一往,真有趣!!哈哈!

Anonymous said...

老兄,写个英文版啦,不然那些东西feel不到这团杀气啊!

Botak said...

夫人: 這麼久了, 妳難道沒發覺我每篇文章的長短都幾乎一樣的? (除了一些超短的). 那是因為我不想寫太長, 看了累.

FAIR佬: 這樣算法, 你的數學比他們厲害.

康華, 木子, FRANK, J SKY, 花羅漢: 是我想做而又沒能力做的事情.

ANALMALAYSIA: It could be real one day in the future.

BO: 開棺驗屍是華人的大忌, 但是現在必須全放在一旁.

魚米: 那太玄了, 我所寫的還有可能實現些.

二樓: 你這傢伙, 一天不想A片會死啊…唉. 不過, 你的和FAIR 佬的互相通櫃有異曲同工之妙. (說真的, 當你非常恨你的敵人時你別讓他死, 要他慢慢的死)

小藍: 也不全是自爽, 只是和大家說我的願望而已. 你是說星洲完全沒有報導? 這太過份, 太賤了.

豬豬: 那裡敢, 米缸就可以.

ERIC: Ya, how I wish I could be Vandetta

無名: 你要我變X MAN 還是蒙面超人?

草禾刀:集體自殺?別想了. 無恥的人不會畏罪自殺.
絕代雙驕就沒有, 雙蕉就有.

無名: 我的是中文網站. 幹嘛要為些狗種寫英文

eddieliow said...

干脆拍成电影,肯定卖座。

杨 霓 said...

哎呀!你不去当编剧,真的晒塞!!哈

wk said...

为什么对那群豺狼这那么仁慈?这样容易就玩完?

eric foo said...

呃。。。要让他们这么多人都经历;肛門曾被硬物插入‘的处境,此人必须天生异赋啊~!

Botak said...

Eddie & 霓女人: 誰來出錢拍?

WK: 我恨不得將他們千刀萬刮

ERIC: 唉, 我可以用酒瓶, 黃瓜...啊

二楼后座 said...

eric兄,
我不是用苦瓜加胡椒了吗?
如果不够喉,还可以用仙人掌。

黛丝 said...

bravo!
to be continued.....??

kinkyskiny said...

深夜, 一輛轎車轉進了這條小路, 車上的人吹着簫, 八字鬚下的厚嘴唇一吸一呼……

基佬色情故事。

Botak said...

二樓: 仙人掌難度比較高.

黛絲: NO...完了.

KINKY: 是不是你寫基佬寫多了, 以至錯覺?

HK said...

明福兄這囘可要在天有靈啊!
讓普小姐為你揭開萬衆期待的冤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