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5 April 2010

激情之夜 (2) – 花絮, 更多照片

當我們到叻思時, 一位印度大兄醉眼惺忪的對德霖說, 他已經投了八次票. 看他醉八仙的鳥樣, 怎麼看年紀也不像已經投了八次票的. 不過他突然像政治家般的說: 這裡五十年了, 沒有一間淡小! 我們想他應該比那個卡馬‘吻手’納登 (Kama ‘The Kiss hand’ Nathan)更有資格做候選人.

新古毛的市區在白天相對比較冷清, 海報也少. 國陣和民聯的行動室在同一條街上, 只是隔了幾間店屋, 各自為政, 相安無事. 那些如臨大敵的警察好像傻瓜. 我們去國陣的行動室拿水喝, 然後又走過來民聯的行動室雞婆.

行動室內沒有華人. 我以為全是工作人員, 誰知道一拿起相機, 全部人就彈開, 只剩下圖中兩位. 馬來妹的英文很好 (人又幾漂亮下, 所以光頭的問題很多…..)

當晚的嘉賓中, 卡巴星的馬來文最差, 偏偏又最長氣 (因為說得很慢), 沒有講稿, 臨場發揮, 台下的馬來人一直在禮貌的暗示他收場, 很搞笑. 林冠英到場時有馬來群眾趨前握他的手, 而且是雙手緊握那種, 他們大聲喊他: Guan Ying! Guan Ying! 可惜我矮, 拍這照片時被擋住了. 雪州州務大臣卡立不是那種演講出色搞群眾大會的人, 聽他說話可以睡覺.

我混進所謂的記者席(還是要坐草地)後, 有包頭佬問我, 老聶有來嗎? 我就整個記者記者模樣的回答, 有! 和安華一起來, 在兩公里外, 正在塞車! (說謊面不改色) 結果是老聶自己來. 不知道那傢伙對這冒牌記者怎麼想.

如果你問我輸贏. 我可以說, 沒道理會輸! 綜觀整個國會選區, 民聯的氣勢什麼時候都比國陣強. 問題在於還是有選票流失了. 那流失在那裡? 行動黨的人和我說, 這次對民聯傷害最大的不是什麼喝酒的課題, 而是選舉委員會搞鬼的後果. 因為以昨天的塞車情況來看, 如果你在沒有通知的情況下, 把人家的投票站掉換了, 那他可能來不及從一個地方跑到另外一個地方投票. See?

還沒說其他被合法化的骯髒手段, 我沒氣說, 自己上當今大馬看吧! 如果是狂勝的議席, 給他弄掉一兩千票算不了什麼. 如果是險勝的, 這些骯髒手段是關鍵.

我只想問問新村華人, 你們對這種模式不厭倦嗎? 平時罵你們是外來者, 說你們是妓女騙子, 然後在選舉前, 在當地馬華的配合下, 才來捐款捐地給華小, 找個老華裔來擁抱, 說什麼一家人. 這種恐嚇賄賂的模式國陣每一屆都在用, 每一屆都有效! 你們還要在這種情形下過活? 為何我只說華人? 因為如果在今天這種局勢, 我們只是輸馬來票, 那我無話可說. 但是如果還輸華人票, 那烏雪華裔是否要做賤民?

昨天我們問的每一個華人都不肯說明他的投票傾向, 那種寫在臉上的疑心使我想刮他們一巴掌. 請別為他們說話 (什麼華人都比較圓滑等等)! 你根本就可以大大方方的對人說你投誰. 這點我們不如馬來人, 所以黃家泉那隻狗才敢說出‘你投誰政府都知道’這類狗話. 因為馬華的人還在新村散播這種投民聯會有暴亂的毒素. 對, 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 有人和你說如果你行使你的公民權力會有暴亂. 我們用民主制度選出來的政府是一群不懂民主的人 (除了黨爭時)

但是, 那些激勵人心的畫面的確是真的, 就算它的效用不在烏雪, 也會在其他地方繼續發酵. 所以下一屆大選絕對有希望, 但是要擊敗骯髒手段, 就必須在全國有非常大多數的優勢才行了.







(轉載照片請說明出處)

42 comments:

anakmalaysia said...

Thanks for the updates,hope Zaid win.

Anonymous said...

听说不很乐观?

Botak said...

不一定, 民聯應該會贏, 輸贏在1000票以內.

老颜 said...

看气场,民联十万个没理由会输,真的就怕混蛋国政集团多多手脚而已。今晚,我会守着风云,等庆祝

丽莲~流金岁月 said...

很不乐观~其实有个老前辈跟我讲,政治宏观是看长远~不想名联胜出.

Botak said...

輸了.
民聯雖然在全部的華人區獲勝,但是只拿了2/3華人票. 還有1/3華人投票給國陣.

馬來票民聯只有40%.

四月 said...

激情并没有发酵。很失望,但是不绝望。

anakmalaysia said...

Is not the END, the best is yet to come.

eric foo said...

看来我们的大吊咒没有发挥功用,民联还是输了!真是#¥⋯⋯*¥⋯⋯##⋯⋯¥%¥%—%⋯⋯!!!!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不知再益心情怎样,一个开明的马来领袖却落得输的下场,天理何在,1/3投票给国阵的华人,大佬我诅咒你们这些托衰家,你们是支持马来主权来奴化自己的奴才,你们是认同屌你们祖宗女人是妓女的污桶,你们...屌你们去死吧。

老颜 said...

不止华裔选民,还有害怕失去既定利益的巫裔。继续躲起来,等着别人保护吧

Botak said...

其實我倒覺得沒什麼. 那個原本就是巫統強區, 以前那傢伙也是巫統跳槽過去的. 如果大部分的人都覺得要走那條路,是他們的選擇. 那就是說投國陣的馬來人還是受近來那些種族炒作的影響, 投國陣的華人還是不覺得自己被歧視, 還是為了有撥款而高興, 那就是他們的選擇. 我們還是少數.

路還很長. 累了. 我要睡覺.

二楼后座-she's lost control ii said...

应了鲁迅的名言,“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如果人民懂得爆发,除非污統玩断头游戏,要不然再怎么脏,也发挥不出效果。
我也讲过好多次,自己想跳下去,就不要怪别人把大地变成挖好洞的坟场!

二楼后座-she's lost control ii said...

还是看开一点,愚民失忆,国阵失亿,下一代失益,就这么简单。
都是自自己找的!

Anonymous said...

华人危机意识下降。
过了此役,
如没有大事件的话,
我认为回流票会上升,
民联无法执政,
移民是对的选择吧。

norman the nomad said...

不知安华的sodomy II的“莫须有罪名”如果成立的话会不会激起人民的不满情绪呢?
还有明福案件--反贪会“干干净净”的无罪释放,是民联的炒作罢了...人民会醒觉吗?

玩Malaysia!!!
Main-mainlah! Mainlah sepuas-puasnya dengan kehidupan rakyat Malaysia.

michael said...

唉! 我有一个疑问? 到底有无做票的可能? 以国阵马桶的党格,有什么干不出?

苏哈多操控选票几十年。马桶的山蕃国度有这动作不奇吧?

如果没有?那就是愚民还是喜欢暴政! 愚民政策,种族政策,糖果政策,还大有市场。

我们这些少数的人民,唯有望天打卦囖!

Anonymous said...

请大家收拾起痛苦的心情!接下去前面的路更难走了!但还是要走下去!大家一起分担一起打气!别气馁!

“激情之夜”我和几个两线制发烧友也在体育馆里,那种万人空巷的情景震撼了我们的心!马来同胞的精神更让人敬佩!这点我族是望尘莫及的!

但,还是输了。。输在钱钱钱!

绿草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我挨夜屌到没有力了。
http://dailou67.blogspot.com/2010/04/24997.html

Anonymous said...

http://aoshuang.blogspot.com/2010/04/blog-post_25.html


睇下医啲乜七人嚟架?真系丢佢老母凑嘿!

方人也 said...

大家收拾心情,再接再厉,为下一场战役作准备。

现在开始。。。鼓励年轻朋友登记新选民,开始影响和说服身边的游离票,跟年轻朋友多谈政治吸引他们对政治的关注。民联议员们必须更加投入服务工作尤其是在败选议席更需加倍服务,民联三党在地方上的人际问题必须彻底解决,民联在县级的沟通协调工作必须马上完整地建构起来。。。

时间不等人,加紧工作吧!

Botak,这是你回国后体验的第一场补选吗?感触良多吧!

老唐 said...

污血今日获利三百万,明日国人买单三百亿!民愚至此,可见污桶气数未尽!

Botak said...

二樓: 不錯. 一切都是自找的.

無名: 哈哈, 看來好像如此…

NORMAN: 人民要不滿早就不滿. 很多人對於醒覺二字不甚理解.

米搞: 做票難說, 選舉前的作弊肯定有. 但他們影響到的不只是少數民族, 其實馬來人也身受其害.

綠草: 錢錢錢. 競選就是錢. 問題是人家可以動用國家的錢啊.

大佬: 不要梅開二度, 很傷身.

無名2: 不懶知…..

方人也: 奇怪, 去大會時我很激動, 輸了反而坦然. 因為多數人還是選擇那樣生活啊.

老唐: 華人的尊嚴啊, 也就是那三百萬.

Frank C said...

輸了....

早上,經過門口看到地下的報紙,我震了一下.

山雨欲來風滿樓,連尿都特別急...

還是輸了.可惡.

老唐 said...

污桶污血派大彩
赢了污血变彩金
华裔娼妓印乞丐
管他还有没尊严
反正都说外来者
寄居有饭你就行
即便有朝卖了你
还要感恩帮算钱

Anonymous said...

方人也说得很好,我们不能因为这次的失败而冷下来!要更积极的去做回我们的工作:影响身边的每一个人!

botak,你的工作就是继续写吧!千万别丢下这里的朋友!

心情还是很沉重!尤其是听说诗巫那场更没希望。。。。。

绿草

moo_t said...

还有两年就是下届大选。

如果不是公正党临时抱佛脚的话,而是放资源经营每个选区,马桶的金钱阵就会失效。安华的“魅力减退“是理所当然的。民联应该开始培植培养地方上的人选, 而不是空降。公正党在这个议程上的问题最大。 再益应该留在乌雪经营这选区。

鼻屎 said...

看到那种非赢不可的派钱法,真是心寒啊。。。

eric foo said...

四月乌雪盖顶:

四月飞乌雪,欲盖掩明月,

尸骨尚未寒,选民两头望,

糖果纷纷到,坐好Don’t Say No,

高官来到访,小学忙接糖,

土地双手送,贱民眼蒙胧。

选举委员会,劲过红花会,

乾坤大挪移,幽灵睇真D,

种族主义猪,吓到你低B,

插你妈係鸡,阿爸係乞儿,

话你无权力,收皮请快D,

依然有些人,自愿扮走狗,

吻手兼拥抱,怕死无得捞。

群众演讲Show,拍手猛赞好,

转头无间道,Money尽力捞,

公正与前途,点够银两好,

良心买条毛,好人当系草,

民联或秤砣,睬Q你都傻,

自由虽可贵,利益价更高,

买票合法化,前途死梗啦,

补选垄断化,愚民痴胶花!

eric foo said...

上面打油诗请用广东话念出。。。

四月 said...

抗议!四月是个美丽的月份。

Anonymous said...

今天的星洲封面登了大大大的相片,竟看到肥婆和举剑幕丁指指相扣,肥婆和纳鸡只是轻握手。。。。。。。难道。。。。。如民联一样的贱,到可分发这相片。。。。

Botak said...

法蘭基: 震了一下? 沒尿出來?

老唐: 感恩論是番薯國的笑話. 只有我們的領袖才說的.

綠草: 這麼沉重幹什麼? 那是愚民的選擇. 我們尊重他們做愚民的權利.

MOOT: 還有兩年大選? 沒有人能夠肯定啊.

鼻屎: 大家都是揾食吧了.

ERIC: 好詩啊, 怎麼做起廣東詩來了? 你是廣東人?

四月: 在溫帶國家, 四月冷不冷熱不熱的, 也是曖昧的月份.

moo_t said...

Botak :
分析马桶, 用 Follow the money是永远不会错的。老马任内“最好的时期”,根本都没有什么“闪电大选“。 问题就出在 money 这个字。

这次马桶的拨款上亿,不过马桶竞选的用的钱不少过 3 百万。如果要全国大选的话, 马桶每个选区没有1 百万“打底”,是根本不会宣布大选的。 蕃薯国有222 个国会议席,500 个州议席。 722 x 1 百万, 最少都要 7.22 亿元。 而且拿好处的人,肯定把99%好处放进自己钱包,别幻想那些得到工程好处的人会把一大笔钱“捐出来“。

照跟钱一起走的理论,那些说什么马桶一片大好的什么专家和平面媒体, 都很清楚自己在车大炮。

欧洲国家政府可以为了寻求更大的支持,来提早选举。主要是因为他们的竞选机器被监督的很厉害,反而用钱不多。公司或团体大多数选举过后用游说(lobbying) 的方法来达到目的。

所以除非蕃薯国过渡到先进国的选举程度,要不然在 100 年内都不可能有所谓的“闪电选举”。 没钱,马桶玩不起。

eric foo said...

我只能算半个广东人,祖籍和翁大头一样(死不死。。。)有时会头风那种。。。-_-

鱼米之乡 said...

马桶哪会没有钱?没钱的是人民!7.2亿只是个小数目,72亿弄个闪电大选都不是问题,受苦的是人民(弄个10年的MGS,7%的利息,到时政府要多少钱都没问题。)

moo_t said...

鱼米之乡 : 嘿嘿嘿嘿, 还是老话一句, Follow the money.

如果你认识民联的行政议员, 可以问下他们:“找康头的人多吗”。 找康头的人的一本万利都是私低下干的, 不会让油水流到团体里头。 而且还像苍蝇一样,会“嗅出"钱在那里。

7.2 亿元看起来很容易利用政府机器来弄, 不过干起来就不是那一回事。 你还别忘了还有“干捞” 这回事。

张玉燕 said...

这样的result, 好像是一早就已经策划好的!你的那些照片一定要收好,若干年后或者是无价之宝!

Botak said...

MOOT: 我就是在想, 以他們一貫的花錢手法, 下一屆大選他們肯定會把國家敗光.

ERIC: 那不錯啊, 有時吹一下風也好.

魚米: 等到見底了, 我們就知道什麼是一窮二白. 番薯國投國陣的還沒試過呢.

玉燕: 無價之寶? 那裡值錢了?

Anonymous said...

乌雪政治暂时放下,

botak,你出名廖咯。
:)

http://www.icekacangpuppylove.com//


看了,再爱马来西亚一次。ok ?

Botak said...

無名: 做麼說我出名了?

Douglas said...

电影"初恋红豆冰"里...阿牛系Botak...不过彼波非此波...此波大比较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