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4 April 2010

老顏的畫展

踏進畫廊, 我這沒有美術細胞的人還真有點不習慣. 負責人熱情的招待, 把我的假設一掃而空. 我以為藝術家都是很孤傲的. 以為我這種連什麼是後現代, 什麼是佛羅什麼德都不知道人, 會受到白眼.

她問我看誰? 我說老顏….啊, 不, Gan….Gan….Gan….然後眼睛看到墻上老顏的英文名, 哈, 對了, Gan Chin Lee, 我說. 朋友? 她問. 我說: 呃…算是, 還沒見過面的, 嘿嘿, 嘿嘿. (死命摸光頭傻笑)

老顏是我開博來第一個‘浮出水面’的讀者, 即, 非原本認識的朋友進來看的 (另外一個最早期偶爾出來呼吸的應該是ASTRO人阿冊). 老顏有個藝術性很濃厚的博, 速寫本子.

早在我還沒開博前, 還在艾琳的爵士風雲寄居時, 他有天突然到訪. 一句: ‘會繼續追看’ 使我原本零蛋的信心一下子強了起來.

做寄居博客做了幾個星期, 就開了冷眼橫眉, 當時浮出水面的網友包括也是搞藝術的Ken Lee, Eric Foo, 還有剛到花旗國留學的西域廢人等等. 那時留言版很冷清, 多數時候只有两三個留言, 而裡面一定有老顏. 他幾乎每篇貼文必到. 那時候看不到他內心會很失落. 他不知道的是, 他是我當初繼續寫下去的其中一種動力.

我老婆很少看我的東西, 偶爾匆匆瀏覽而已. 所以她曾經傻傻的問說: 你是不是只有一個讀者, 名叫老顏?

當他推門進來時, 我幾乎肯定眼前的人就是他, 雖然他比照片廋了很多. 說話很輕, 令我感覺到有種孱弱, 和他眼神裡的堅毅不很調和. 他近來身體不太好.

“你近來寫得很頻繁?” 他問. 望着他不解的眼神, 我一時語塞. 我對這問題很感慨. 新的讀者不會這麼問. 我聳聳肩: 停不了, 到乾枯了寫不出了就自動會停. 他笑: 畫画也是一樣.

不久, 麗娟 (薰衣草夫人) 也來了. 我們都有同樣的目的, 就是給老顏一個驚喜, 只是沒料到彼此會到場. 麗娟不像照片看到的那樣廋弱, 她相當高. 她一句: 你的真人比相片矮, 令光頭十分洩氣 (麗娟姐, 不用那麼坦白啦, ERRRRRR)

老顏會紅, 我很肯定. 現在只看他能抽出多少時間全心畫画, 當然, 那也表示得在現實和理想間取得平衡, 有多少人可以不工作而全職畫画呢?

期望着他的個人畫展.

(老顏的画展于The Gallery @ The Starhill, Muse Floor, The Starhill, 161, Jalan Bukit Bintang)

(Botak 與麗娟)

28 comments:

波波 said...

这两张照片的脸还是很臭。。。

Botak said...

哼! 沒有臭沒有臭....

丽莲~流金岁月 said...

我是你的新读者~每天必到~如果有一天你不写了~我们会很失落。
写博客也可以是当我们年老时看看一些曾经回忆的说~

大王蛇 said...

我也浮出水面很久了,竟然没有记得我,呜。。。

不过Botak你的额头还真亮!

Botak said...

麗蓮: 別那麼說, 會有壓力....

大王: 我是說2008年的時候啦....

四月 said...

光头笑比较帅咧,虽然离开法兰奇讲的靓仔有点距离。

薰衣草夫人 said...

你看,每个人都讲你脸臭臭喽....

moo_t said...

这篇很斯文,是不是有点不习惯?:p

~w~i~c~k~i~e~ said...

嚄波大……你的光头一点都不大。
拍照的时候记得要say "yeeeeee"
笑一个~

anakmalaysia said...

This picture is much better, FuRen and Botak is both smiling.

老颜 said...

所以,请封我:冷眼横眉头号粉丝。

谢谢你的肯定,botak兄,一定会向全职画家迈进,管它要用多少年!

Botak said...

四月: 我有笑啦, 不過...唉, 笑不出啦. 尤其自從回來後.

夫人: 沒有啦沒有啦, 不臭不臭. 只是心不在焉

MOO_T: 嗯....以前很多文章都很斯文的. 尤其08年年底到09年間.

WICKIE: 其實相當大, 不過現在胖了, 看起來還好.

ANAKMALAYSIA: Finally I remember to smile.

老顏: 不用很多年啦, 有時看機緣巧合.

tamiya said...

当初是被你这颗光头照吸引过来的。。。

zuiyanhong said...

香港红星张廷坚有点像你,不知你可有郑裕玲班的表姐?

Botak said...

TAMIYA: 其實, 我個人最喜歡的文章還是當初剛開博時的幾篇. ‘父親’ (08年10月), '討海' (08年10月), ‘流浪日記-18口試’ (08年11月), 等等.

所以MOO_T 說我怎麼那麼斯文, 我只有苦笑(他肯定是新的). 而卻有舊網友投訴怎麼以前在英國時的風格不見了.

我也很惆悵, 我, 找不回那種感覺了.(很鬱悶)

09年11月回來後, 取而代之的, 是另一種感覺, 我寫多了, 停不下來. 可是, 我找不回以前的感覺了.

或許人生, 有許多階段的吧.

Botak said...

最眼紅: 唉唷老師, 張堅庭那裡夠我靚仔??

anakmalaysia said...

To me you are still the same, you are ok my friend.

Tong said...

其实,好像AhGun兄不离不弃,每期必读的粉丝如我老唐肯定不在少数,只是大家一直都在默默支持!没有浮出水面而已。努力吧!马来西亚需要你,和一众敢怒敢言;更敢写能写的[马来西亚人]。

ken lee said...

那天也有去老顏的画展!老顏说botak兄你已经走了。遺憾没能看到你本尊!你和老顏的博客已是我每天必追的搏客. 你的'父亲'篇也是我最喜欢的!

Botak said...

ANAKMALAYSIA & TONG: 無言感激.

KEN: 還有一篇'初戀'(08年11月), 滿喜歡.
你人還在新加坡?

Anonymous said...

恭喜老颜,(虽然不认识)在botak这里留言,也对你们的照片蛮熟悉,感觉像朋友,恭喜!

botak,我也是被你的光头吸引到才看到“冷眼横眉”这几个字的,一进来就欲罢不能啦!

你今天的回应好像有点多愁善感。。。

绿草

ken lee said...

还在新加坡,回来扫墓。 过两天就走了。
老颜是学院时的学长,从他的博客到冷眼横眉钻钻。
要谢botak兄及在此诸位的留言,让小弟获益不浅。谢啦!

Frank C said...

(他比照片廋了很多. 說話很輕, 令我感覺到有種孱弱)

老颜会不会看太多 AV 了?

西域廢人 said...

我還是天天捧你的場,只不過你的冷眼橫眉現在火紅,我就不必錦上添花了。小瓜在上個月元宵節出世,西域廢人可能要改名叫西域熊貓了。

Botak said...

死FRANKIE, 除了AV你想到什麼?

廢人: 做了父親? 恭喜恭喜!!那就別期望有充足的睡眠.

老 头 said...

網上還是能認識到可以交心的朋友的,只要自己也能以誠待人~~對不對?

Botak said...

對, 網上真的可以認識到好朋友.

eric foo said...

原来botak以实际行动支持了老颜的画展,真让我这个‘飞机友’惭愧,立马去老颜那儿say sor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