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3 April 2010

如果他真能夠贏

看到那胖手
他血液裡奴性的亢奮
不能自己

導致他
情不自禁的
啜允

典型的國陣
所謂新一代
一臉的理所當然
(相對你一臉的愕然)

親親我的寶貝
從這一吻
有誰想起
騙子
妓女
外來者

看來
只要有空頭
他甚至可以幫那你含

親愛的烏雪選民
如果這樣的人也贏了
那我就服了你們

37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just like a dog. got big dogs, black dogs & small dogs. kao sing pu kai.

Yeemee village

Anonymous said...

Bro Botak.

i mean BN dogs

Yeemee Village

二楼后座-she's lost control ii said...

他干脆蹲下来,把口弄成圆的会比较有效果。

tamiya said...

他们认为喝酒比较严重。。。

弘农德仁 said...

君不见目有钉欲脱裤把那子根让它含吗?

二楼后座-she's lost control ii said...

他果然是“喉损人”(候选人,用广东话讲

丽莲~流金岁月 said...

看了这张照片~有种想吐的感觉,一只猴子亲吻一只猪,我最讨厌这个目有丁,觉得他是巫桶里最像猪的一个,你方他的照片,影响了你的博容.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吻手不是鬼佬对鬼妹的文化吗?马来人只有晚辈向长辈吻手而已,男人的不是吻,是额头碰手而已。

michael said...

唉! 老毛的姿式,好像要条豆鼓含。。。。。??

今朝在老友车里,听到那个北京腔的dj,调侃潘检伟就装甲车一事,说什么反对党时常误导人民。。。。哈哈!我已罢听这电台好久了,没想到现在更dulan。。

在这个山蕃国度,太多这种事非癫倒的懒叫人。博上位,博到出街。。。唉!只能说声。。。。屌!!!!

michael said...

呃!也许它是说雪州/槟州的反对党! 哈哈!

Botak said...

Yeemee Village: 媽的, 差點認不出你. 魚米之鄉什麼時候變了YeeMee Village?

二樓: 看他彎腰的樣子, 根據我們多年觀看AV的經驗, 他應該是準備含.

TAMIYA: 對, 做狗不嚴重.

弘仁: 周圍太多人了…

二樓: 你是否對七十年代的名片Deep Throat念念不忘.

麗蓮: 的確很像. 其實我也有同感.

大佬: 他是比較前衛的........

米搞: 那個說北京話的走狗, 我就來想要寫他了.

四月 said...

光头,拿出你尘封的吉他,谱一首曲,我们去乌雪唱红他!

michael said...

哈哈! 大马版的 Black Deep Throat??

Botak, 那個說北京話的走狗....

嗬!嗬!没见过割了包皮的狗! 反正它已变了臭嘴,寫吧!让我们看看这只割了包皮的狗!

在这个山蕃国度,不屌屌过不了日子。 哈哈!

Bentoh said...

But the report says he's winning... I don't understand how can people support a federal MP candidate that refused to talk about national issues... :(

二楼后座-she's lost control ii said...

说他是deep throat也不对啊。
人家女主角是被逼上阵的,他这个家伙是自愿的,差很远。

祥林嫂 said...

那肥手还有ron95汽油的味道。

大王蛇 said...

他是想要下跪的,可是又怕人家木油钉一时没看到他,把他踩了过去,所以才逼不得已只吻手而已。

eddie said...

Paria Dog !!!!!!

幸运猪 said...

投他的选民比他还贱!

anakmalaysia said...

Give me a reason that malaysians should not look down on him ?

Botak said...

四月: 還是妳跳鋼管舞比較好.

米搞: 我沒聽他說的, 所以沒得寫. 要我聽他說, 不如睡覺.

BENTOH: I don’t know, this is Malaysia, where a submarine cannot submerge, so anything is possible.

二樓: 我還在找着當年的版本…..

祥林嫂: 這我倒沒想到, 看來那卡馬拉是癮君子.

大王蛇: 我們假設的要黃得多.

EDDIE: Think about it, if he becomes MP.

豬豬: 今天的comment of the day 頒給你.

Anakmalaysia: veli hard to think la….

鱼米之乡 said...

插头注香的不是我!

Botak said...

哈哈, 那這yeemee village是誰?

方人也 said...

如果他真能够赢,鸡爷将由衷地感谢乌雪选民送了他一只乖巧听话的扯线公仔。

鱼米之乡 said...

应该是星期二介绍他们看你的blog的潜水客。
Yeemee village 是你吗?

Anonymous said...

This picture makes me sick, I mean, really sick. You choose to be a slave and lead your people to be slave. So, please don't complain what is fair or not fair to your people in future because a slave will not have equal right as his master!

You CHOOSE to be a slave!

Anonymous said...

Botak,

"二樓: 我還在找着當年的版本….."

We have it here ...

American Malaysia Chinese

leejiajia said...

理他Deep Throat 还是长舌头,总之就是一副奴才样!
乌雪被他赢了的话,那乌雪真是比奴才还奴才了,乌雪的人民,你们要选有骨气的才是!

Douglas said...

据我在乌雪所见+和几位在地马来+印度友族闲谈后,发觉马来和印度选票有回流国阵的迹象~~~~

再益戰情告急!!!
再益戰情告急!!!
再益戰情告急!!!

请大家告诉大家。。。别松弛!!!

十万火急。。。"抢到一票是一票"!!!加油!!!加油!!!加油!!! Lawan tetap lawan!!!

鸟话 said...

我可没看到有几只狗在站台上,只看到一堆人渣!

Botak said...

方人也: 不用了, 雞爺的布偶大把這麼多.

魚米: 看來魚米之鄉有第二個人看了, 哦不, 第三個, 第二個是淑蓉.

無名: 不要吐就行了. 這裡比較講究衛生.

美國番薯佬: 有就寄過來. 媽的.

李家家: 壞在很多人都喜歡作奴才.

道格拉斯: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尤其是印度票, 還被欺負得不夠嗎?

鳥話: 那還算有點人型, 狗比較好

Anonymous said...

如果他会赢,就是天没眼,击败!

LED YE said...

那個說北京話的走狗!
爹或娘原是马共成员!逃亡中国N年!最终在只因是土著,山蕃国开恩之下转渡回国服务!
有线人告知!有待査证!

LED YE said...

不知他可否推岀夫人让木由钉共渡一夜?我敢推测他将会官运亨通!
她也真是几漂亮哦!难得我老二看上她!

Anonymous said...

光頭牌洗髮水, 洗到 "超级白", ok what?

mtchair

Anonymous said...

看来你真的要服了他们。
他真的贏了。

Botak said...

我服了他們. 他真的贏了. 他們的選擇. 我無話可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