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 April 2010

阿雞哥的一天 (搞笑舞台劇)

(開場背景音樂: 十面埋伏)

黑着臉, 阿雞哥踏進客廳, 夫人橫山迎了上去.

“累壞啦?” 她嬌滴滴的說, 旁邊的傭人司機保鑣渾身顫抖, 開始泌尿.

“布基媽, 那個死木釘釘, 竟敢公開和我唱反調. 我早就在說‘一個’, 說了這麼久, 他今天竟然加個‘優先’, 有‘優先’怎麼可能還有‘一個’? '一個' 就是 '一個' 啊!”

橫山嘆口氣, “唉唷, 人家有嘛嘛佬撐腰, 還弄個外圍組織將你的軍. 你就忍着點囉, 不但如此. 你明天還要假假撐木釘佬, 對大家說你也贊成‘優先’. 現在時勢比人強咧. 你要乖, 知道嗎?”

“還要撐他?” 阿雞哥油光油滑的頭上青筋暴露, “我花了幾千萬, 才想到句‘一個’, 他一句‘優先’就把我的千萬宣傳打亂了! 基啦卡!”

“你有完沒完? 還在‘一個’, 還在‘優先’?” 橫山插着腰, 開罵, “要不怎樣? 啊? 你這麼多痛腳, 黨裡要反你的又那麼多, 你以為你很聰明啊? 一句宣傳也要整隊人替你想, 你人蠢, 反應又慢, 現場回應記者又差, 演講不看稿不行, 你能爬到這個位, 你還想怎樣?”

阿雞哥洩了氣, “唉….那個CD佬怎樣啦.”

橫山咪咪笑: “根據探子回報, CD佬的DVD在pasar malam的攤子廣受歡迎. 看來他的人氣挺高的. 不給部長也不行啦.” 說完, 似笑非笑.

阿雞瞪着她, “笑什麼笑? 那DVD妳不看過很多遍了嗎? 有什麼大不了?”

橫山哼的一聲, 斜眼望着阿雞, “人家就持久咧, 你行嗎?”

阿雞怒火中燒, 大力跺一跺腳, “KNN, 妳這胖賤貨! 別以為我不敢揍妳! 要持久是吧? 自己用黃瓜!”

橫山嚇了一跳, 哭了起來, 掩臉, 轉身慢動作飛奔而出. 舞台震動. (背景音樂江淑娜的煙雨濛濛)

32 comments:

tamiya said...

起立,鼓掌。。。

掌声久久不歇。。。

小莊 said...

哈哈哈,笑晕了。

博大兄,你不去写剧本真是浪费了。

木子 said...

赞!!

~w~i~c~k~i~e~ said...

拍烂手掌...
(我可是霸了个头等位看戏)

ZhangYe said...

玩得富!玩得富!

波波 said...

改良版>>>>

橫山嚇了一跳, 哭了起來, 掩臉, 轉身慢動作飛奔而出. 足尖點地之際,舞台震動(背景音樂江淑娜的煙雨濛濛),突然不支粗壯肥腿感覺很好很強大的沖撞力,轟然倒下,橫山那山一般的身軀耐不住地心吸大,繼續往下掉的,舞台傾斜,阿雞哥亦往橫山的傾斜點飛奔而去,狀似救山,實卻共同扑街。

(台下觀眾起立,鼓掌,坐下。起立,鼓掌,坐下。)

台上是弄假成真,搞笑劇變成哄搞笑據。台下眼見兩位知名演員消失在舞台大洞中,仍以為是戲假情真,受到演技感動。繼續起立,鼓掌,坐下。起立,鼓掌,坐下。

幸运猪 said...

不久啦~是用口把他弄硬的过程久罢了啦~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果然是一震脚就怕。

Anonymous said...

哈。。。超搞笑!最佳剧本奖非你莫属!

botak,你对华乐相当有研究,会用“十面埋伏”来衬托男主角的困境!

掌声响起。。。。

绿草

二楼后座-she's lost control ii said...

前有强敌,后有追兵,结果阿鸡哥忍无可忍走到后面,大喊一声“此剑一出,谁与争锋?”他把他老豆收在家族金库里面封尘了41年的号码剑一拔,嘛嘛佬吓到立刻倒毙,木钉佬胡子全掉,豆皮紧缩,不发一声(因为这剑再出鞘的话,这些集团的利益都泡汤),只有横山走过去一个巴掌打下去,“他妈的,你用了这把剑,以后我用什么?你以为区区一根黄瓜能满足我吗,操你娘!”
螺丝马最后手起剑下,来个乌江自淫,淫水泛滥,上映了“霸王别鸡”。
他妈的可怜的观众,全部都把一整年吃的都吐出来!

zuiyanhong said...

一个马来西亚果然人才辈出,烂墓钉应优先颁顶尖优秀奖给你老兄。

Jack said...

看了你的大作,
只有一个字想送给你:爽!

Botak said...

塔米亞: 你喜歡看舞台劇?

小莊: 我不能寫劇本, 我分不清劇本和普通文章的寫法.

木子: 笑笑算了.

WICKIE: 霸頭位…看橫山?

ZHANGYE: 他們富, 我們窮.

波波: ….如果連劇場天花板一起塌了……

豬豬: 也不錯啦, 硬了又軟, 軟了又硬, 才是英雄本色.

大佬: 她說的.

綠草: 我對華樂沒有研究, 十面埋伏是看黃飛鴻聽來的. (關德興的那個)

二樓: 好一個AV版…….什麼是號碼劍?

醉眼紅: 國家從來不頒優秀獎, 社會有功人士封拿督, 三教九流都可以封, 上了太空拿了羽球冠軍就給獎金. 實際的很. 如果整天頒優秀獎, 又沒有馬鏟的份, 那裡會頒?

Botak said...

Jack: 大家一起爽啦.

波波 said...

不可,若天花板也塌下,那就殃及觀眾的池魚了
觀眾是無辜的,ok?

二楼后座-she's lost control ii said...

号码剑?5开头的,明白吗?
当年联盟输掉选举的时候阿鸡哥他老爸“拉杂”拔出来暗地里发动政变砍冬菇之剑。

michael said...

Botak, 用老黄瓜行吗? 塞完还可以拿来煲汤,润下个老肺。哈哈!

几时有下集??来个阿鸡肉蒲团吧! 哈哈! 要3仔咯喔!

michael said...

Botak,我有疑问? 用“十面埋伏” 会唔会比班杂种马铲话共产主意叻? 用 rasa sayang 附合国情喔!哈哈!

~w~i~c~k~i~e~ said...

Hana... 波大我是无辜的.
如果天花板也塌下,我这个头等位肯定无路逃,要不然就给横山迎面倒下压死或者吓死.
想一下还是远望好了,要吐跑厕所也比较容易.

四月 said...

有点想笑,有点想吐,哎哟,肚子好痛。(是真的肚子痛的)

eddieliow said...

不要紧,还有一个小子给她main-main嘛!

leejiajia said...

真的假不了
假的真不了
哎呀!
真真假假,我都混淆了!
那座山别移来移去,看不清楚啦!

咦!原来不是山.......

大王蛇 said...

看来一出舞台剧四个角色就够了。我写话剧剧本的时候喜欢胡乱增添角色,最好能让我所有的爱将都有出场机会,所以最后的下场就是——被踢走了。

Botak said...

波波: 就舞台的屋頂塌而已啦….

二樓: 哦…..前塵往事, 想到就火滾.

咪搞: 也行, 就條狀物嘛…我最討厭rasa sayang這首歌.

WICKIE: 看橫山不用坐頭等的….沒看過山咩?

四月: 先拉了肚子再說. 要不PIEH的一聲, 客廳就香了.

EDDIE: 那小子?? 給她壓死啊, 你別這麼臭心.

李家家: 見山不是山, 後來見山仍是山. 我們的境界都幾高下.

大王: 原來你懂編劇? 看來下集由你搞定,

michael said...

哈哈!老黄瓜大碌啲,够塞只肥勒死马!

你最討厭rasa sayang? 哈哈!人家明抄的,还拿来当祖传国宝呢??

草禾刀, blee said...

横山螺尸痲在这剧中呼风唤雨,成为剧中灵魂人物。

这部剧其他演员及工作人员都兴致勃勃争相出镜与横山一起前呼后应。。。

嘿!等等!看看观众席,怎么观众越来越少了。。。。

Botak said...

咪搞: 連國歌都是抄的, rasa sayang 算什麼?

啊草: 到底誰開始叫橫山這個字的? 是否波波?

波波 said...

一座山,大馬第一名山,肥山,橫山(向橫發展的山)或者恆山(永遠都是一座山)都是我的版權,你這個舞台劇了很多個橫山下,我的下一杯藍山是你的鳥!

Botak said...

對啊, 我發明的是溫柔鐵金剛.

Anonymous said...

冷眼兄, 溫柔鐵金剛的皮膚比一般的蕃薯白, 所以應該稱呼為"超級白"溫柔鐵剛.
"超級白"溫柔鐵金剛既支持一個大馬, 又可稱為一個大馬"超級白"...

有時打字打得太快...打漏了個"馬", 就變成:

一個大"超級白", 溫柔鐵金剛.

花旗佬

Botak said...

花旗佬: 別叫我冷眼, 冷眼另有其人, 是位老前輩. 叫我Botak好了.

Frank C said...

我也要起立,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