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8 April 2010

你的保險保險嗎?

人家說我太政治, 我們就談談民生. 醫療是民生大課題哦.

可知道醫生與保險公司的鬥法, 我們成了犧牲者? 私人醫院的貪婪, 保險公司對於醫院的不信任, 使很多人都大呼上當. 卻沒有人問怎麼我們不可以依賴政府醫院, 怎麼我們沒有全民保健? 這又是一個理所當然.

稍微有點點能力的人都買了保險, 無他, 有病的時候誰也照不住你. 大眾的觀點是: 政府醫院醫生不好, 服務差, 買份保險, 有病時進私人醫院.

很多保單都有住院的福利. 如果你有此種經驗的 (大吉利是), 你是否發覺醫生多會叫你星期五進院? 不知道為什麼? 因為隔天就是週末和星期天, 醫生巡房可以叉你高些.

你入 (私人醫院) 院前辦手續, 醫生一定問你有沒有住院卡. 你說沒有, 就便宜些. 你說有, 馬上不同價錢. 至少高二十巴仙. 你怒氣沖沖, 問為什麼, 醫生眼裡閃爍着MONEY: 你有保險公司幫你付款啊.

好, 出院了, 保險公司跟你說, 其實他們只負責 ‘合理的價格’, 你才發覺你保單裡有這麼一個條文. 所以如果你的住院費用是八千馬幣, 保險公司可能只支付六千, 因為他們經過詳細調查, 認為那是合理價格. 但是如果你說沒有住院卡, 很可能你的醫療費用也是六千, 所以聰明的做法是自己先付賬, 然後向保險公司報銷.

保險公司吃虧多了, 就高薪聘請經驗豐富或已退休的私人醫院護士長來掌管評估部門. 你們的每一張醫院帳單都被這些幹練的眼神掃描過, 然後他們會向新主子說明那一些是不需要的費用. 他們當然比任何人清楚, 因為那是他們舊主子的賺錢方法.

私人醫院是營利機構, 你不能跟營利機構討論太多人性. 保險公司為了保護自己, 就拼命的改保單條例, 他們也是營利機構, 他們不信任醫院. 到頭來, 吃啞巴虧的是病人.

我們寧願在這“保險公司VS私人醫院”的大戰中受氣, 卻不去問政府為何優良的醫生都跑到私人醫院去了 (也有少數有良心堅持留下來服務大眾的, 如血大夫).

政府可以花千萬億萬去創立一個大馬的黑猩猩口號, 把人當黑猩猩送上太空, 買不能潛水的潛水艇, 自我卑賤的買位見星條國總統, 卻不能丟錢把好醫生留住, 有系統的把政府醫院器材現代化, 設立全民保健的制度.

中下層收入的人是相當信任政府醫院的, 不管好不好, 他們認命. 倒是中產階級, 因為負擔得起保險費用, 他們大多不去政府醫院, 他們會為私人醫院的護士態度不好而投訴, 但是他們不會為了為何政府醫院不能成為完善的全民醫院而吵. 因為, 那不是他們生活的一部分.

可悲的是有許多收入不高的也每年用幾百整千塊來買保險, 而有多少納稅人在交錢買保險時, 會問 “為何我不能依賴政府醫院?” 因為買保險然後有病進私人醫院被砍是理所當然的啊! 我們受醫療制度折磨是理所當然的啊! 因為我們許多人哪, 就像那些自掏腰包請保安在他家路口搭棚防盜的人一樣, 都是理所當然症候群.


(感謝一位有原則的保險代理員提供資料)

26 comments:

anakmalaysia said...

Back to the same problem, " LOUZY GOVERNMENT."

丽莲~流金岁月 said...

现在大马的中產階級,都有买医药卡,此卡乃是'护身符".有些父母给小孩买了医药卡,发烧感冒的也去住个三五天,此乃很平常的事.

leejiajia said...

保险公司的赔额是要要求的
我的亲人动手术住院用了8000+
保险公司只赔2000+
他不接受,要代理再去要求,后来赔7000+
还要继续供保险。

方人也 said...

医药卡也会使原本不必动手术的病人上手术台,怕未?

为什么大马子民总是逆来顺受,情愿自掏腰包购买保单自保,却不会因为医疗设备和服务差强人意而用选票来换掉当权的国阵政府?

走过岁月 said...

医药卡是有limit的,不可以滥用的,真正需要时才拿来用。

Botak said...

ANAKMALAYSIA: That's what I want to say. hahahaha

麗蓮: 濫用住院卡是一個問題, 私人醫院的開價太高也是一個問題. 我倒沒聽過醫藥卡可以看發燒傷風的...那是什麼醫藥卡. 是否買了怎樣都要病一下? 哈哈.

家家: 保險公司上當太多次了. 他們根本不信醫院的帳單.

方人也: 不必動手術的人上手術台? 什麼回事? (有時我這二毛子的反應是很慢的)

走過歲月: 為什麼那些人就沒有想到政府醫院? 這才是我的問題啊.....政府醫院有的醫生也不錯下的...

方人也 said...

有些病症可能用药物或简单方法可以治疗,因为持有医药卡,病人或许得上手术台挨刀。。。皆因手术费和住院收费高嘛!

Anonymous said...

无论是逆来顺受或无可奈何,也许我们已经需要一个爆发点,一个带头人。

一个马来西亚版本的Rosa Parks?

时不时上来的匿名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我是穷人,买不起保险,政府医院是第一选择,还好有定时捐血,万一有什么大意外都有保障。

Botak said...

方人也: 這....不是有問題嗎?

匿名: 可惜我們的爆發點爆發在別的方面, 很少人想到政府. 每個人只覺得生氣, 卻不知道政府是始作俑者.

大佬: 政府醫院不差的, 你的選擇沒錯.

Anonymous said...

我爸到私人医院体检也被要求住院,理由是要做全面仔细检查需要时间。老人家坚持不住院后,医生还是能在两个小时内把各项检验完成。。

Anonymous said...

〈我倒沒聽過醫藥卡可以看發燒傷風的...那是什麼醫藥卡. 是否買了怎樣都要病一下? 哈哈.〉
不是的!医生会叫你先住院。验血啦在加上一系列的检查,就可以算进保险公司的帐单了。有保险和没有保险的医法是有分别的,基于我的经验。所以他们第一句就问你有没有INSURANS.

同意!有些医生会“鼓励”你动手术。比如良性肿瘤,不割,只要定时追踪就行了。可是有些医生会说割掉容易些啦!你可以选择动手术可是不是必须动手术的情况。

LIM

Anonymous said...

都是现实的,去到私人医院连进ICU的时候什么也没问,最重要问的是:ada INSURANS ke。。。

鱼米之乡 said...

醒觉,醒觉,醒觉!没有醒觉,没有明天;但人民醒觉了吗?
恐怖的是“受苦的一群和认为理所当然的却是大多数,不然这个政府早就倒了;真的是政府不倒,人民潦倒!”

二楼后座-she's lost control ii said...

放大镜扫描一下,应该是政府vs人民,利益集团vs边缘群体。
政府有哪一项政策是先民后公,有哪一项决定是没有利益集团的影子的?
老马当年的私营化,就是把平分给各大领域的利益搬到指定小集团,国库变成个人提款机,人民的税金变成执政党的收入来源。
别国是照顾小数民族,我们刚好相反;别国是提升弱势群体的福利,我们也刚好相反;别国的左派可以跟右派站在同一个平台公平竞争,我们的只要你是左的就被套为共产党,最好笑的是我们的跟世界最大的共产党是知音。
弱肉强食的老美社会,也有欧巴马拼老命要通过全民保险,日本自民党污了半个世纪也还有国民保险(自己负担医疗费的30%),而我们还在停留在有钱有医疗,没钱就打包的状况。
税金没比别人少交,我们享受过什么福利政策?有的话,应该也就是永远吃不完的选举糖果,还有就是空想大饼干。
经济蛋糕,永远都是指定席座位才可以分享。最惨就是有世界上最好的原料却没师傅(都跑光了),要不然就是你还不能自己自由地做蛋糕,或做了出来至少3分之一是别人的,他妈的!

Botak said...

匿名 & LIM: 所以這就是私人醫院讓人心寒的地方. 他們可以為了賺錢, 而不顧你是否需要這樣的治療. 什麼都開刀, 什麼都住院.

魚米: 我們缺少中央的醫療管制. 連小兒打的預防針也是不同醫院有不同版本.

Botak said...

二樓: 對, 私人醫院也是利益團體之一. 財團的賺錢臂膀. 人民的利益是沒有人看顧的. 你敢說全民保健, 馬上有群狗養的出來說你是共產黨.

biyun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Anonymous said...

我再发发牢骚下,这几天就为这保险烦,代理的态度让我死很多细胞。。

我是前几楼的无名人士

wong tzuu leong said...

生在番署国,所有的问题都是离不开政府,而且我们的政府就是马桶!喂!我们都够肚懒了,套广东话一句:‘唔吊你吊边过?马架嗨!污桶这班含家产!呸!’所以Botak,我们的话题是离不开政治,不用吊那些人的,除非国阵倒台吧。

Anonymous said...

go watch Michael Moore <>

Anonymous said...

go watch Michael Moore "SICKO"

血大夫 said...

光頭佬
我想起我女兒生病的時候,即使我自認有『人脈』,還是處處碰壁,我真的無法想像一般公眾求醫的辛苦。


我們如何對得起祖師爺爺? 汗顏.....
十四年前,從醫學院畢業,我想起我們舉起右手大聲許下的希波克拉提斯誓言,里面一句話如是說:『我將畢生以純潔與神聖來捍衛我的生命和藝術。』(In purity and holiness I will guard my life and my art.)

想到這句話,我的冷汗不禁誠恐誠惶的涔涔淌下。

血大夫 said...

新政府要改革(舊的不提也罷),兩項大事:
1. 革新吏治,將 120 萬公務員搞得雞飛狗走需要不止智慧,還要勇氣。

2. 社會福利和安全網,其中一項就是醫療改革。醫療改革不只是留住醫生護士那麼簡單,更重要的是如何在低收費和高品質之間取得平衡點。公家政策繼續來者不拒免費治療,肯定入不敷出。劫富濟窮得罪權貴,全民分擔有擔心普羅大眾憤怒。全民健保也只是喊喊而已,也不見誰拿得出具體的政策。醫療政策搞不好是可以顛覆一個政府的,所以北歐西歐被壓得無法喘氣還是要硬撐下去。


這些蜂窩,國陣和民聯都是不敢捅的,大家只好都假裝看不見。但是還是要捅的,難道要留到下一代來收拾殘局?

Botak said...

無名: 別再無名, 放個名字吧.

WONG: 像你這麼生氣的, 大有人在. 只是他們生氣的對象是否馬桶?

血大夫: 全民健保可以有很多種做法, 歐洲人食古不化, 死抱住舊那一套不放, 在人口和壽命都增長的情況下, 國家經濟就支持不住了. 我們的問題在於企業大於人民, 加上人民理所當然的賤民心態, 就造成了今天的局面.

Anonymous said...

i sell insurance one. i do insurance for 7 years already. i can tell you that we really dont like to sell medical insurance. the commission is lowest and trouble the most. so many claims.. that time gov said want to do national medical insurance , we are so happy, but i dont think the gov can bare the claim, somemore if those M people who still need tongkak one who is going to pay for their premium? if they dont pay then this BN gov dare not to treat them or not? susah susah la.. and you people who brought medical card one, pls dont simply let doctor "cut your vegetable head". those are your money too. dont little little thing go admit hospital . later insurance company not enuff money then need to increase premium. you suffer i suffer only the hospital earn until laug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