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 April 2010

種族政治的反噬

老馬有臉出席人家的成立儀式,怎麼沒膽舉劍?

很難想像這傢伙再不死會玩出什麼花樣?現在土著權威組織似乎成了變相的巫統外圍組織。到底是誰在控制誰,值得玩味。

老馬越來越瘋狂。巫統的臭史,國有企業都和他有太多牽連,所以巫統親他那派不能倒,他也不能失去對國企的控制。自然界的定律是:馬桶倒了那些屎尿會全數流出。

另一方面來說,自大狂的他退休以後實在找不到一個他可以繼續做皇帝的地方。現在的成立大會上他的車頭照大大的掛在台上,旁邊一支巨型馬來劍。相信他很滿足。

而老馬最擅長的招數,就是種族主義。他在發現巫統不完全受他控制時,就會訴諸民粹,用外圍極端組織來推動他的議程。

但很肯定的是,巫統內部已經分裂。巫統雖說代表馬來人,但是要像權威組織那樣的蠻幹,又會失去國陣的平衡。所以阿吉哥的政策繼續受到牽制,他也繼續掙扎,國陣的執政壽命也開始倒數。

這種混亂的局面的根源,在於國陣的種族性結構。種族性政治在施行了五十年後,它的後遺症開始反噬。

國陣的結構不可能製造一個和諧的社會,而只能維持個暫時妥協的社會。當全球化競爭迫使被寵壞的一個族群面對自己的無能時,他們仍舊選擇怪罪別人,所以佔盡優勢橫行霸道的人竟然可以做出受害者的悲情訴求。

劍再大支也沒用,如果你心理上是侏儒。

我相信,如果國陣真的倒台,華基和印基政黨可能會樹倒猢猻散,或政治性癱瘓。因為民聯勝利表示大多數的非馬來人和至少半數的馬來人支持民聯,巫統也因為失去華基和印基政黨的配合而不能繼續維持國陣三大種族合作的假象。

但先別樂觀。弔詭的是,剩下的最強最明顯的反對黨,就是馬來種族主義政黨。局勢就變成多元種族對壘單一種族,偏偏裡面有令人擔憂的重疊性。事情的演變,已經不是誰能預料的了


刊登于風雲時報專欄

21 comments:

二楼后座-she's lost control ii said...

有一种生意,本钱少利润大,就是杀头生意;
有一种政治,付出低回收高,就是种族主义。
前者杀人者恒人杀之,后者玩火者最后自焚。

Anonymous said...

二樓,

"后者玩火者最后自焚。" 為甚麼到現在還不焚? 點解, 點解?

還越玩越猖狂, 越玩越 happy. 真的會自焚嗎? 還是焚你, 焚我?

點解, 點解?

隔岸觀自焚的花旗佬

方人也 said...

种族政治不会根除,只会慢慢失去市场。要尽全力影响更多马来同胞不去听信种族政党的谎言才能致种族政治于死地。

二楼后座-she's lost control ii said...

花旗兄,
眼光要放远一点,这一代不焚,下两代三代十代他们就会像没春袋那样跪在地上求你。
历史就是镜子,沙文主义者,通常都是丰富人类历史负面的好角色,这些烂种,已经在排队。

Botak said...

二樓: 火已經點燃了. 只是他們還不自覺. 還沒燒到屁股.

花旗佬: 要知道點解回來住住就知道了.

方人也: 馬來人不聽就沒有那麼多戲可演了.

二樓: 不錯, 到了他們山窮水盡的時候他們會求你, 但是你會幫嗎? 而且那至少是一代人的事情了.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种族政治害死国阵,可是钱也挖了不少,最后要全民卖单。

二楼后座-she's lost control ii said...

外资不来内需无力,外债膨胀国库空虚,废材增加人才外流,当所有经济数据都表示这个国家在后退(相反地邻国在增加),经济蛋糕在萎缩的时候,他们就会困兽斗,自相残杀,我们就隔岸观火,做好自己事,教育好自己的下一两代,还是老话一句,有本事海阔天空,无本事寸步难移。
既然人家永远觉得我们是外来者,那离开的时候,也不需要有什么保留,和有什么历史负担,你先不仁,也不要怪我不义。

anakmalaysia said...

Every thing that go up must come down, this is the nature, nobody can change it.Look at the Chinese history for 5000 years, when the King thought they are forever, that is the time for their kingdom to be vanished. The BE END government now is just like a dead chicken try to kick the lid of the pot, be calm, be patience, the time is at the corner, just like the song said, we shall over come.

moo_t said...

我怀疑,整个“人家的成立儀式”,搞不好出资出和担保做靠山的就是老马。 哈哈哈哈哈。 现在老马的孩子低调得不得了,老马现在是做市场调查, 如果不受落的话,自己去一边凉快,不会影响他的孩子。 如果受落的话,就顺水推舟,来个一门两首相, 咳咳咳咳。

那鸡现在是又爱有恨,怕一不小心,老马的孩子会上位取代他。现在沐由丁玩的就是骑墙,和那鸡从前玩的一样, 真的是报应。

不过那鸡不是改革的料子。和那个拉拉伯伯一样。 看看苏联,里头的势力斗争比蕃薯国厉害千百倍一上, 戈尔巴乔夫就不怕把苏联解体。而且现在俄罗斯变成了富有的俄罗斯,而不像穷光蛋的前苏联。 戈尔巴乔夫在东德说了一句 :“世界上没有不改变的国家,无论他们是走什么路线“。

所谓的经济转型(transformation)的用处不大, 其实真正应该做的事是变革(reform). 转型需要有成熟的条件, 而这条件只有变革后才能成立。好笑的是, 华叔的公正党不是用了 Reformasi,结果那鸡怕死, 也不敢去碰变革的事,结果就在转型的圈子上打转。
马哈迪敢来“搞搞震”,趁机后们扶植儿子, 就因为那鸡怕死。

卖华仔 said...

污桶是以金钱优先,种族主义居次,但这不表示它不搞种族主义,要是他不搞种族主义的话,那它是找不到金钱的。

Botak said...

大佬: 嗚嗚嗚….我們每天都在埋單.

二樓: 哈哈, 所見略同. 很少人會認為多年後他們會求我們外流的人回去. 但是我卻預見了那一天.

ANAKMALAYSIA: BN is gone, the question now whether we would have election.

MOO_T: 當你想到到今天這嘛嘛佬還在背後扯線, 你就會有氣. 但是看清楚些, 巫統是有太上皇. 那雞今天挺木有釘的話, 已經是身不由己了.

賣華仔: 當然是金錢優先, 如果有人那麼在意種族, 是真的種族主義者, 那些嘛嘛血統的還能呼風喚雨? (不只一個哦)

leejiajia said...

搞不好以后马国是被印度人管理了,因为麻麻可能会被风由马吹向印,反正腰骨软就是了!

丽莲~流金岁月 said...

其实近几年来都看到一个现象;马产认教不认种,不然干嘛巫统理酱多的杂种废物。还多都不是正统马产。

Botak said...

李家家: 好像是孟加啦.

麗蓮: 也認錢不認種.

A secret man said...

国库空虚,山窮水盡時,就自相残杀!

方人也 "要尽全力影响更多马来同胞不去听信种族政党的谎言才能致种族政治于死地" ...我们的路线和角色!

強哥 said...

倚天劍何在
寶刀出鞘期待
期待劍開
問蒼茫大地上 劍伴誰在
為你尋遍八方路 想你「躝」開

Botak said...

秘密的人: 山窮水盡時不是自相殘殺, 而是拿你開刀.

小強: 別看武俠小說了, 有倚天劍拿去賣吧. 可能還賣得幾個錢.

Anonymous said...

让我们一起咒瓜千王之王老马吧。我想全民怨气应该很强,他不死都一身残。Sorry,我也不想酱毒,可是这是我现在唯一想到的办法。

瀚权, 花旗佬, 我和我弟多三四个月也要移民美国咯。可能可以联络呢!!我会住在Corolado哦!!离你们会远吗??

你看逼得我不得不走的滥政府, 抢回了洲, 连民联给我们的福利也全部收回,搞到马来人新村817个村长也去抗议。反而华人的村长说要跟卖华合作。他妈的,越讲越气。马来人都不支持的滥秤,华人居然支持,不懂谁买谁???

霹雳受害者

Anonymous said...

瀚权,
你去美国读书申请VISA和交学费了吗?
因为我弟一个朋友也是要去美国读书,VISA拿了,学费也交了。
可是去到美国被打回头,还chop死五年不能进美国。好像是因为华叔最近在国会挑战的APCO公司与某国(你们应该知道那一国吧)合作做某种冬冬有关。
我们被列为不受欢迎国家了(其实是另一个更不好听的名字)。

这样讲应该没有中煽动法令吧。不然我需要波大帮我delete呢。

Anonymous said...

冷眼兄,

"BN is gone, the question now whether we would have election."

你不只一次提出這個觀點, 看得我有一點心寒... 不會這樣吧? 拖到最後, 限期到了, 還是會選吧!?

花旗佬

Botak said...

老實說, 我不知道. 這點很弔詭. 沒有明確的東西你不能亂講. 但是很多人都在想. 所以, 我只能說, 希望有.
不過, 以目前的形勢看來, 應該有. 要不也不會弄個權威組織, 那是爭取選票的.
所以放眼2012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