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9 April 2010

抱恙

沒有, 沒什麼, 就是病倒了.

去新古毛那天晚上走得大汗淋漓, 然後一上車就被冷氣吹乾.

當天晚上頭痛難當, 第二天喉嚨就有點癢. 不理他.

星期二在工作的地方淋雨, 回到辦公室又是冷氣吹乾. 我就有預感, 這次要來了.

今天就倒了. 現在看到36—24—36 也硬不起來.

回來之後第一次病. 忽然想起了咱們祖先南來時有許多因 “南方蠻荒” 的 “瘴氣”, 加上潮濕炎熱的天氣而水土不服.

我想, 他們很多就是傷風發燒而已啦, 不過那時的醫療差些. 許多就去見了令祖公. 現在我們有每年從印尼飄移過來的, 比瘴氣還要厲害的山番氣, 這煙霧濛濛的年度慶典也不見有人水土不服.

也許是我們都變得比較賤了, 賤生的人抵抗力也強些. 對許多氣可以有免疫力, 對於光怪陸離的事也可以視若無睹. 無他, 賤生賤養, 身體素質總是比別人好.

再看看維基百科說: “瘴氣,亦稱瘴毒、瘴癘,中醫名詞,是指中國南方山林間濕熱環境下因某種原因(如動植物腐敗等)而產生的一種能致病的有毒氣體. 由瘴氣引起的疾病被稱為瘴氣病或瘴病….”

嗯, 這國家經過多年政治腐敗所產生的氣體, 其中有雞氣, 馬氣, 狗氣, 早把我們都薰成愚民了.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我是谷氣, 想到輾轉多時人家還是要說你跳樓, 還是連個替死鬼也不給, 想到醫生的尊嚴可以如此不值錢.

你以為讓你移交三百萬支票的照片刊登在頭版人家就會忘了趙明福? 艾唷, 小小捐款需要首相親自出馬移交? 你心虛嗎? 你娘的.

也許我真的谷病了.

34 comments:

丽莲~流金岁月 said...

身体要紧~病了火气还酱大 :)

· 康华 · said...

生病了,不要生气,病好再生气。

leejiajia said...

病了就静心休养,还要谷气?

Fair仔 said...

这个时候少看些新闻,多休息啦! 养好病再来气过!

四月 said...

Botak叔!!你不能病倒啊Botak叔!!

Botak said...

麗蓮: 沒有啦, 只是虛火, 待會要睡覺了.

康華: 生氣沒有得選時間. 有誰可以起那個化驗醫生在英國的底?

李家家 & FAIR仔: 很難靜心. 除非不看新聞.

死鬼四月, 不要學kinky 叫行不行.

四月 said...

没有没有,阿妈教落,结了婚头发又掉差不多的人要叫阿叔。

大王蛇 said...

英国不是你最熟吗?要起鬼佬的底就靠你了。你要好好休养,早日康复才能采取行动。

幸运猪 said...

叫二楼空运几片A片给你下下火吧!

Botak said...

四月, 抗議, 我頭髮是減短了, 不是掉的.

大王: 他到來馬前好像都身家清白. 主持一家研究中心. 很難想像這種有社會地位的竟然會貪這些骯髒錢.

豬豬: 那不管用, 要就他真人表演的.

方人也 said...

生一次病,可以提高身体抵抗力,同样地,补一次选,可以增长选民的智慧。好事来的!好事来的!

鱼米之乡 said...

猪猪:春天百花开,二楼哪来时间空运A片?采花去了吧!

鱼米之乡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Botak said...

嗯....在睡覺前想做點預測, 馬來少年被擊斃案, 會有替死鬼. 不過罪名不會嚴重. 只是停職一個短時期而已.
但是總是好過古甘和明福. 不為什麼, 就是不同人不同命.

Botak said...

方人也: 補選未必會長智慧, 不過會發點小財.

魚米: 你說二樓發花癲?

老颜 said...

多休息啊,botak兄,革命长征还有好长一段路。

鱼米之乡 said...

Botak:二楼有没發花癲就等他自己说吧!那些發花癲的如果人在越南,雨天看学生淋雨回家的状况才叫人看得眼瞪瞪!(难不成二楼去了越南?)

小明 said...

你在风云好像还有一点地位,之前的从香港媒体下手的事件,如能跟也是风云人物的唐南发配合到最好了。他有着星洲媒体资料满多的。或能从签名运动开始,再从管道交到香港媒体那儿,看那间有兴趣搞个专题。。。。。要不我们天天在这里骂来骂去,对现实是没甚么改变的,主流一样是偏倒。

leejiajia said...

我认为我们的确有杯葛主流媒体的需要,虽然搞了他们也不会倒,但是把事件搞大,传入死忠马桶的乡村父老耳中也是好的,人家为什么要杯葛你大报,总有个原因,思考思考一下,也有点智慧长出来。

Anonymous said...

take care!买“老洋参”放少许盐泡水喝,降你的火气。。。

当晚在体育馆里,人多到呼吸也辛苦,人气热气逼人!进车就马上开冷气,一热一冷,不病都难!

看到了一丝希望结果输了,然后明福的冤案又遇到骗子,然后三百万又给炒到什么天大的恩惠到好像要跪下来谢恩不可!

唉。。反胃!真想吐!糟糕!我也要病了。。。

绿草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botak在乌雪补选后病倒了,我就在补选前感冒了两个星期,当天晚上看到补选烂绩后一身火写博屌人,隔天就痊愈了。

小桂子 said...

光头,我已经帮你起了英国佬的底,http://politicalpoems.blogspot.com/2009/11/mr-im-sorry.html

不要谢我,略尽绵力而已。

anakmalaysia said...

Take care .

Botak said...

魚米: 越南的情況是這樣嗎? 千萬不好對國陣的說, 否則他們又說我們大馬和越南比已經很好了.

小明: 我在風雲沒有什麼地位的, 只是人家給個小格子我發牢騷而已. 何況現在欠他們的稿欠了這麼久, 沒有挨揍已經很不錯. 我認為簽名運動收效不大, 要麼就爆他們老闆和國陣勾結的料, 要麼就採取一種強硬野蠻的敵對性的態度。(別罵我, 反正我說爽的)
這不是偏激,這是一種手段,目的在於迫使主流媒體的工作者產生羞恥感和灰心而離開。以便達到打擊主流媒體,導致它人才流失,而使之癱瘓的目的。法包括隨時隨地當眾辱罵新聞從業員(在知道了他們身份後),對於訪問不給與合作,持續性的寫謾罵郵件到報館等等。
這麼做可能會傷害到你的朋友,親人。但是我們要達到大目的就得犧牲小節,甚至犧牲友情也在所不惜。
對了, 我們的罵來罵去, 對於民眾醒覺還是有作用的.

李家家: 對啦, 比較傳統的做法比較好. 杯葛, 不買. 不過, 外面還是有人買, 他們還是受影響.

綠草: 我在吃西藥, 整個人快散了.

大佬: 你年輕力壯, 吊了還可以痊癒, 我們一吊就傷身.

小桂子: 謝謝你啦, 你叫我去看詩啊? 我可不懂得欣賞吶, 哦那不叫內幕.

ANAKMALAYSIA: thanks

二楼后座-she's lost control ii said...

猪猪,
我研究很久了,看av不能下火,只有反效果。

botak兄,
学w. buffet,要赢得市场,就要懂得离开市场。
媒体这玩意儿,要嘛你就控制它,要嘛就是被它控制,没有灰色地带。(这世界上无论是民主国还是极权国,媒体都是工具,客观与中立的立场,早就被埋没于利益平衡和无形有形之手)
懂得抽身,或许那一天,你会发现,既然这是个不平衡的平台,大家又没有能力去改变它,把它拆掉,让它成为一个烂铜烂铁,大家都不写东西的时候,当权的或当犬的都会自己叫不响,自喊自爽,自觉无瘾。
人民就会认为看不看都无所谓,因为都是偏帮,一面之词,索性不看,那时候,极权政府要通过媒体来洗脑还有一点困难呢。


p/s:我知道你一直很想看我真人表演,但是小的功力不到家,只能看而已。(鹰哥的最高纪录是一天7场,他妈的只用手都死人)
如果你老人家要下场的话,就锻炼锻炼,之后多多休息,我们一起上,你四场我四场来破纪录。

鱼米兄,
还是你了解我。
我的北鼻相机最近忙得不得了。
上个月尾樱花季节,没完没了,这个月就大花小花一起来,再加上北上追樱花,快要追到宫城县,追到脱裤。

p/s:朋友跟他家的财政部长冷战了一个多月,要败家买下个月出的pentax 645d(日币76万多/马币差不多23千左右),为了让财政部长觉得他有实力去凌驾这台鬼哭神嚎的4000万画素机神,我们这些损友只能陪跑,跟着拍到没天没夜。

Botak said...

二樓: 不知道你聽過這句話嗎?
(我老豆說的)
當年一日七, 如今七不能一
為何七不能一, 後悔當初一日七.

對了, 那鬼佬的底有人起了, 我不知道資料準確與否, 可能只好以我自己的方式來述說故事.

二楼后座-she's lost control ii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二楼后座-she's lost control ii said...

小的寡闻,没有听过,果然是虎父无犬子。
当年一日七,如今七也能七,
为何七也能七,蓝丸可提柒。
当年没有伟哥,这句话应该要重写咯。

Botak said...

老顏: 革命? 輪不到我啦.在這裡搞革命愚民會把你氣死.

二樓: 偉哥只是先使未來錢, 死得更快.

弘农德仁 said...

累坏了??静心休养,静心休养,养好病后再来鸟过!

鱼米之乡 said...

哇;追到那么远去,你如果追到脱裤,美眉可疯狂了(全裸);今年的樱花一定很美吧?
(给你讲的心痒痒)
你年年看朋友败家,自己赚却只会买a片自己看,弄些相片给大家欣赏吧!

二楼后座-she's lost control ii said...

botak兄,
使未来钱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使了也不知道,或是明明知道就是收不了手。
看看我们的黑手党政权怎样使就知道了。
话说回来,人到了七张,未来就是现在,现在就是未来,还能一天举七次的话,管他什么未来不未来,举了再说吧。

玉米兄,
今年好玩。
他妈的樱花开了还能下雪,第一次碰到。
四月的雪,真乌,莫非有冤情,果然有,发生在隔了几千里的乌雪(乌血?),哈哈哈哈!
就是因为今年特别冷,而且还一热一冷,樱花姐姐忘了收工,继续对着镜头微笑,搞到我们没有一个礼拜有空。

(你年年看朋友败家,自己赚却只会买a片自己看,弄些相片给大家欣赏吧!)
我的技术不到家,只能进得防潮柜出得公园,上不了相框。
唉,还是一句,他们败他们的,我败我的,共同点只有一个-家家有个难搞得财政部长。
你镜头藏我家,我机身放他家,我光碟塞你橱子,他的download丢进你的server,接下来什么雪茄,红酒,圣斗士人形,gundam,萌萌少女乱七八糟地飞来飘去,他妈的到最后谁家是哪家的都搞不清楚。
男人真可怜,有权赚钱没权花,花了屁股开花。

鱼米之乡 said...

大家都心甘情愿、或是多个借口往外跑吧!
什么都可以错,枕边人如搞错,可不是屁股开花那么简单。哈哈!

Frank C said...

小心身子,不要纵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