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1 June 2010

緬甸人將走進辦公室

掌管經濟的首相署部長諾莫哈默說,政府成立人才機構的目的,是要讓25%,即大約20萬人的外流人才回流。並說,如有20萬人回流對國家經濟很有幫助。還說,這些人才都是‘等著機會回國的’。

當然,不罵了,我們罵得累了,只好把這當笑話看。一邊說特權不容侵犯,一邊要人才回流,就算是阿拉丁神燈也幫不了你。

新世界的次序就是:最強的國家都將是移民國家。移民國家的精神在於,你有本事,你就上位。沒本事的,就被淘汰。雖然殘酷,卻是很實際。所以整個歐洲大陸,包括英國,都在沒落,因為他們不肯放棄舊有的那一套。而新加坡,澳洲,香港,大陸,在效法這種美國的精神,這些地方像磁鐵,把全世界的人才都吸去。

就連千多年前的大唐盛世,就已經有外國人在唐朝當官。戰國時,當秦皇聽了些腦殘宗室大臣的進言,要把全部外國人(客卿)驅逐出境時,當時還是客卿的李斯就屌他夠力夠力,“百里奚於秦穆公,商鞅於秦孝公,張儀於惠王,范雎於昭王,沒有一個是秦國人!”

然而別說吸引外來人才,巫統連本身土生土長的人才都要羞辱一番,叫人家balik Cina,說人家是妓女和騙子。然後,才來成立人才機構,又說吸引外國專才,又說要人才回流,以便吸引'高素質的外資'。

到底什麼是高素質外資?我不懂。我只知道政府素質這麼低,又什麼都要30%,白痴外資都不肯進來啦。有些法則,是大自然界的法則。你服也罷,不服也罷,一個國家有海納百川的胸襟,就不可能會弱。這是千古不變的道理。

那天在朋友公司的貨倉,一不小心,馬來文在喉頭打結,英文脫口而出,結果,一個外勞馬上以流利的英語回答我。我怔了一怔,看他,他也怔住了。他是緬甸人,搬運工人,他說英文像是件很自然而不自覺的事。

朋友說,這些緬甸外勞很多是大學畢業生,情願來這兒出賣勞力,因為家鄉實在沒什麼可期望的。在貨倉裡還要給那些教育水平低的華裔工人欺負,粗活都推給他們幹。但是他們來了這兒得苦學華語和馬來文,因為,貨倉的工作環境用不上英文和緬文。

我突然想起了現在小食中心都是他們的影子。他們比印尼勞工有禮貌,而且勤快。原來很多都是大專生啊。

我猜想,如果雇主們還是不願意提高薪金水平,而本地華人繼續流失,再加上華人雇主不願意請馬來人的話,在十年內,會有緬甸人進入私人工商界辦公室做文員。哦,沒什麼的,我不會歧視他們,我歡迎他們,沒有誰對誰錯的,填補真空的自然定律而已。

27 comments:

小莊 said...

缅甸外劳要比回教国来的外劳水平高多了,只是不是回教国,所以番薯国一开始引进的不多。

连引进外劳都带宗教色彩,带歧视,还谈什么吸引人才回流?

eddieliow said...

就当这些废材部长讲废话吧!

苦妈 said...

这么说,马来西亚未来十年,
会渐渐成为“人才外劳”输入的国家?
而,这里找不到吃的大学生,
加上不够“人才外劳”竞争,
都必须跳飞机去隔壁的回教国当外劳咯?

老颜 said...

要吸引人才回流,或招收国际人才,一直都是个幌子,耍嘴皮子说说而已。拉菲达当年已经做出最好的演绎了——撵人走。

嘴里说的,跟实际进行的事一直存在矛盾,这不是番薯国惯常的风格之一吗?

方人也 said...

污桶领袖时常一个人讲一个话,言之凿凿却不自觉各自互相矛盾,还沾沾自喜不愧于色,听在外资耳里,无不摇头走开。

世界之大,选择甚多,外资何必找上朝令夕改言行不一的马来西亚?刚开放的妙龄国家多得是,怎样也比大马这个风华尽失的半老徐娘来得好吧!可悲的是。。。污桶马来人还天真地以为自己十八/二十二。

Frank C said...

有远见。

我看了泰国/印尼的制造业,真的比马来西亚强很多。不说第二样,就说快熟面,泰国的快熟面卖一块,可是不论是包装,汤底,味道,面条,都比马来西亚的快熟面好吃的多。

再看一看,很多泰国食品都有获得HACCP任证。马来西亚的,你们去看一看你们熟悉的食品。

马来西亚脑残政府就是怕国人没工作,移民法令搞得本国工业不敢亦没法引进外国人才。

我说马来西亚工业是在脑残的工业部长手上垮的,一点都不假。

久而久之,马来西亚逐渐缺乏竞争力。工业产品是最有力的证据。

蒲公英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老颜 said...

再说,如今也不能认定外劳就不是人才了,他们在他们的领域比某些懒货或蠢东西都强得多。

夏娃 said...

已经有外劳走进办公室了,
便宜,吃得起苦,朋友的公司宁愿请他们也不请那些本地大学生 lol

Botak said...

小莊: 不肯定對緬甸外勞的引進是否有歧視, 但是現在似乎大多是緬甸人. 印尼上回說停止輸出外勞其實是好消息.

EDDIE: 廢才部長也是外國讀書回來的呢.

苦媽: 大學生有本事的都走了, 沒本事的未必肯工作. 回來半年, 我發覺許多待在家裡讓父母養的.

老顏: 還說許多人等着回來. 連馬來人也不肯回來呢. 不過, 國陣倒台後可能會有回流…

方人也: 世界變了, 要不歐盟也不會半死不活, 現在的世界是無國界的, 不是政治無國界, 而是競爭力. 人, 不屬於一個地方. 他們還堅持60年代那一套. 等死而已.

法蘭雞: 我真的有這種預感. 本地的薪金水平華人不肯幹, 到後來還是會有人幹的. 怪只怪經濟上不去.

蒲公英: 他們很多很優秀的, 就是外勞的身分而已.

老顏: 對啊, 我就寧願請他們, 也不請懶蟲.

夏娃: 嗯…看來我想的沒錯. 現在一定做些低職位, 以後就難說.

幸运猪 said...

留30%,其他什么色人都没关系!妈的!

蒲公英 said...

哎呀~不好意思,把自己的留言删掉了!

Post过:已经有这样的情况了,我知道的那位缅甸人,是一名美术员,还会操作电脑呢!

祥林嫂 said...

听缅甸的朋友说,当地想出国当外劳的国人首选是香港或新加坡,来我国的一般都是无法找到较理想的工作,暂时将就一下,一旦有更好的炕头他们就会转换到另一站。

moo_t said...

别说得太早, 搞不好迟点緬甸人宁愿跑去越南工作都不来蕃薯国。

庄子不是说了吗 : 朱泙漫学屠龙于支离益,单千金之家。三年技成,而无所用其巧。

要人才流入,也要看国家有没有准备好。中国在國民政府时期(1927-1949),一大群人才回流, 可是国家腐败得太厉害了,人才只被政府安排在没有用处的机关,找不到发挥的机会, 最后很多都失望到跑回出国。

已故柏杨在 70年代写的《人才》这么说过
---------
问题恐怕是,越到末世,不但人才并不越少,相反的,人才反而越多。君不见旧政权垮台,新政权成立,在新政权下,不都是人才如云乎哉?秦王朝末尾几年,只剩下赵高先生一人,可是西汉王朝的开国功臣张良先生,韩信先生、萧何先生,固是秦王朝属下的乱民也。隋王朝末尾几年,也只剩下虞世基先生一人,可是唐王朝开国功臣李靖先生、尉迟恭先生、魏徵先生,同样隋王朝属下的乱民也。
----------

要人才? 先让国阵倒台。

Anonymous said...

傻的人还可以医,笨的人没有药救。只能够酱子来形容污桶了。唉!!!

-sue-

Anonymous said...

A few years ago, me and my wife were thinking about to go back. My wife tried to applied for a government program offered for oversea Malaysian to go back at that time. She tried the phone number, no response. Tried e-mail, no response. Finally, she got someone who really didn't know how the program works, and my wife had to explain to the person about the program. That person said he will try find out more info for us, but we never hear from him again.

That is why we are still here! LOL

花旗佬

鱼米之乡 said...

人才肯定回流如果以下的状况发生(根据种族比例):
1。国州议员都是7:3
2。部长成员也是7:3
3。部门总监还是7:3
4。县署的D.O是 7:3
5。政府部门的升职是7:3
6。政府大学的校长是7:3
7。缴付所得税的也是7:3
8。投标政府工程也是7:3
9。还有很多很多的7:3 。。。。。。

总的一句,只要目前的政府全部落实7:3,再执政50年应该不是问题。到时Perkasa会自动消失,哪怕人才不回流!
(国家有没有竞争力不在考虑范围!)

Botak said...

豬: 好像很躁啊你…小心變燒豬…

祥林嫂: 對, 我朋友公司的緬甸人也是那麼說, 都說沒有了工作就會下去新加坡碰機會.

MOOT: 是啊, 身為外勞在大馬, 最苦的是警察整天kacau. 在新加坡就不會啦. 不過, 國陣倒台後人才就跑出來的理論, 我絕對贊成. 哈哈.

SUE: 他們才不笨, 他們是沒人性.

花旗佬: Why did you bother to come back?

魚米: 如果凡事七三分, 巫統吃什麼?

鱼米之乡 said...

污桶吃“米田共”,真的对正了!

leejiajia said...

留在国内吃官粮的那些,能力都比不上外劳,国家“铺盖”后,你叫他们吃什么屎好?哼哼哼

Botak said...

魚米: 哈哈, 對到正.

李家家: 吃泥土. 永遠吃不完.

Anonymous said...

讲完一句就是"忌才"

我甘愿落后,你们这些“人才”回来我不是要靠边站?
你看LRT站,我甘愿建在不知什么kampong,有时小猫两三只爬上来搭而已,但我就是爽,反正我不志在赚钱,亏就亏,有人会赔!建在你们的地方给你们方便?做梦!
总之我就是宁愿大家lam着一起死也不益你们!
我们就是这样有“骨气”!
我口袋有的是钱,我飞咯!
等死吧!你们。。。人才!

绿草

流金岁月~丽莲 said...

缅甸外劳很多都只是过境,暂时性的工作,他们很多来马只是转站,美国;新加波才是他们想要逗留的地方.

Botak said...

綠草: 要發展偏偏又要偏袒這個偏袒那個一下下, 說不死都很難.

麗蓮: 怎麼每個人都那麼說? 不過你有請工人的, 應該比我清楚.

流金岁月~丽莲 said...

我只用女外劳,男的就没有,我店里常有缅甸少女或一家人的来买衣,其实他们是外劳中最会打扮的,他们会讲普通话的,有时我会问他们在那里工作,他们大多数在电子厂做的,我听过好几个讲他们要过去美国了,而且还有绿卡的说,但不知他们是怎样办到的.

思问者 said...

外劳万岁万万岁!让越来越多的外劳把志愿继续做动物的东西撵走吧!

Botak said...

麗蓮: 知道為什麼他們這麼容易拿到綠卡? 因為只要你是政治難民, 或, 人家相信你是, 就行了. 緬甸人, 就像八十年代的越南華裔, 走出去歐美人家就當你是政治難民. 但是我們說被壓迫還真沒有人信呢.

思問者: 這有點難. 通常動物會佔上風. 因為有文化的向來不比沒文化的好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