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5 June 2010

地獄遊記新編

(地獄遊記為一通俗小說,各大小廟宇皆有贈閱,主人翁為楊生。此乃光頭新編版本....)

且說到楊生下到陰府,乘坐牛頭馬面駕駛的四輪驅動Toyota Harrier,到地獄各處遊蕩。

忽見三五人,爬上高樓,至十四層而停,跳下,腦漿並裂,後復返生,再爬上十四樓,再躍,再死而復生。楊生甚奇,問曰: 牛大哥,此人等何罪受此業報?牛頭答,此乃前反貪局職員也。

再往前走,見一肥胖婦人,身型如河馬,髮型如人首獅身像,將一束管狀物塞入自己肛門,大叫,“main puas-puas!” 砰一聲引爆,炸得粉身碎骨。後骨骼血肉重組還原,再塞炸彈,再喊main puas-puas,再爆,再還原。楊生搖頭,亦不再問。

過一山頭,到一碼頭,見一胖子,油頭光臉,被綁在潛水艇前端上,潛水艇潛入海底,浮上來,如是反复,至胖子昏死,腹部灌滿海水。忽然間,正所謂業報現前,境由心生,突見碼頭變機場,左右鬼卒又將胖子繫於戰鬥機引擎噴火處,引擎發動,胖子慘叫被烤成燒豬。燒焦後皮肉還原,只見機場又變碼頭,复捆綁於潛艇上,再潛水......

楊生莞爾,再往前走,一隻大青蛙從旁跳出,楊生嚇了一跳,一看,原來是個女人,如青蛙蹲著,口中咯咯響,口中舌頭亂吐,眼神散渙。馬面對楊生說,此女收賄二千萬,背叛民意,當作蛙躍兩千萬次,方得投胎。其餘受賄背叛者同判。

楊生心想,那不太難啊。正在聽著 Metallica 的牛頭取下耳機,吃吃笑說,“投胎做蛙也,新品種,跛腳鳳蛙。”

過一河流,突然其臭難當,聞之作嘔。見數十萬人,在一糞池中,大口吃屎,而後作嘔,乃至內臟腸胃皆出,後復原,再吃,再嘔出內臟。楊生大驚,“此等何人?”牛頭沒好氣的說,“開國以來執政黨區部領袖以上凡有犯官商勾結罪者,加上與之勾結的商人。吃了的都要吐出來。”

忽然,牛頭馬面對楊生眨眨眼,說,來,帶你去看最絕的懲罰。楊生說好,腳卻軟了,心想不知道是怎麼樣的血淋淋,開膛剖腹之類的。看到楊生驚駭,牛頭大笑曰,“此人禍國殃民,斂財億萬,掏空國庫,不認祖宗,又誣人肛交,故受此報。”

來到一處,見一人,赤裸下體,後面一鬼卒正在對其唱後庭花,大力抽插。那人則對自己臉頰左右開弓,打得雙頰紅腫不堪,一邊喃喃自語,“我是孟加拉嘛嘛,我是孟加拉嘛嘛,我是孟加拉嘛嘛.....”

20 comments:

Bathtub said...

哎哟哟,相比起前面那些,最后一个的惩罚太轻了,太轻了 ...

方人也 said...

哈哈哈哈,最后那个最妙,都罪有应得。那些卖华的呢?这集大多写番薯,那下集应该写咱们的油炸鬼了吧!

西西留 said...

嗯嗯,警世啊……警世……这该是第一层地狱吧?(接下来十七层要如何写法)

Botak said...

浴缸: 太輕了嗎? 如此堅持1000年...

方人也: 賣華的都在吐...

西大人: 那就不好寫了. 卻是想警惕馬華民政的. 畢竟, 他們A的是人民的錢, 這可是罪業深重.

tamiya said...

七月要到了,以前有目莲救母的故事,现在有光头说业报的故事,真的很好警惕啊。。。

杨生 said...

也有看到一些左手拿大棍猛打自己右手,到稀烂为止,后还原又再用右手打左手,一边喃喃自语,来生决不再为钱当文棍,来生决不再为钱当文棍。

光头你怎么没有帮我写?

eric foo said...

哇。。。好比冯梦龙的警世通言啊~这篇好!最后那个嘛嘛应该改一改,加入小白脸互插至菊花爆裂,复原再插。。。小白脸口中念念有词:‘我喜欢被插。。。我喜欢被插。。。。。。’

wk said...

听Metallica的牛头好酷。Enter Sandman?

Botak said...

塔米亞: 七月還遠吧, 今天才五月十四...

楊生: 幫你寫? 你自己先想辦法從地獄出來先吧...

ERIC: 唉, 要寫寫不完, 可見我們政治人物的可恨..

WK: 當然是這首經典.

melmel said...

我也觉得最后那个贱人的惩罚太轻了.不如加一场口喷KY,外加免费包装让楊生带回来作证.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不错不错,它们应有此报,到时还怪可兰经没有教导,阿拉救不了它们。

幸运猪 said...

哈哈哈!

但愿杨生所见属实。

近朱者赤 said...

酒池肉林的生活把馬華民政的良心给野狗叼走了.罪犯往往只会在行刑前才醒觉.

馬華民政要对赵明福一案负绝对的责任!大家不要忘了,如果没有他們背后撑腰,这惨案绝无可能发生.

我不期望馬華民政贡献国家,只要求他們不再为害人民.

草禾刀, blee said...

波大,
还有割舌哪个地方,专收容把黑说成白的。。。还有太多太多收容所了,一层受完了再搬到另外一层去,任您再花多几篇都游不完。。。
不过哦,它们可能会反问你,难道你去过这些地方?然后再多加一句“牛屎!!牛屎!!牛屎!!”

大王蛇 said...

最后那一个应该要加勾舌、割舌、灌水银的刑罚。罚得这么轻,一定是行贿了。

Botak said...

MELMEL: 看來說到折磨人每個人都是高手…

大佬: 有, 可藍經有說的, 不過貪官污吏沒有聽.

豬: 真的假不了.

近朱者赤: 罪犯往往在行刑前才會覺悟….這句很對.

草禾刀: 嗯, 你懂的比我多了, 不知道還有幾層?

大王: 女孩子那麼毒改天怎麼嫁得出?

leejiajia said...

嗯~以后这篇就会收编在新地狱游记了,永远流传啊!但凡执政者人手一本,视为警惕!

波大,功德无量!

Anonymous said...

你好像还没提到那个做了二十多年的首长 家族在加拿大致富 牙痛去Australia看牙医的那个 回收到怎样的惩罚

Anonymous said...

还有那个卖华又是‘驚马奖’三级电影的最佳男猪脚的下场呢。。

NegaraKu said...

Botak兄如果有一天正业做的意兴阑珊时,可考虑进攻小说市场,说不定一个不小心可能成为大马光头版J.K.罗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