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5 June 2010

別擔心,其實我們沒有計劃

Main-main 了兩天,意猶未盡,但是有些正經事還是得寫一寫。

第十大馬計劃熙熙攘攘了幾天,批評的人多如陰毛,但是在讀了當今大馬報導劉震東的說話後,光頭著實查了一下,請教了能人異士,發現原來這個大馬計劃只是有題目,沒有內容。

大馬計劃不是預算案。預算案是個法令,要在國會通過的。大馬計劃不是法令,雖不用通過,但是都有在國會拿來讓江湖豪傑熱烈討論和媽叉一番的傳統。

但問題是,前面九個計劃,除了說明要發展什麼領域外,都有詳細的列出要發展的地方,執行時間,怎樣執行,撥款數量,有多少個階段,什麼時候要用錢,每個階段多少錢,等等。十分詳細。這些細目,叫做Butiran。

但是現在的大馬計劃,沒有Butiran,而只是一個概念計劃。真正詳細的報告,要等八月才出爐。換句話說,一心要來辯論大馬計劃的各造,在下個星期其實是相當空閒的。沒有Butiran,辯個屁?

怪不得民聯說,這個空心計劃就是怕辯論,所以洋洋萬言都是霧裡看花,花里看傻海。有心水清的人指出,可能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我們國家著實沒錢了!國庫空虛,如何有具體計劃?所以索性就效法魏晉南北朝的清談,談玄了。

如何談玄?即,啊........2300億馬幣呢......嘿嘿,從哪裡來?嘿嘿,到時就會有了......如何有?總之,會有啦!天機不可洩,嘿嘿,嘿嘿。

花錢開國會,全馬的國會議員來首都的住宿吃喝,都是一筆開銷。不好好利用一次國會會期,這種荒唐事,也只有國陣做得出來。國家大事,猶如兒戲,阿雞哥必定名垂千古。

後注: 從圖書館拿出來的資料顯示, 第八和第九預算案似乎也沒有很多細節, 雖然在項目方面比第十詳細, 似乎這是大馬計畫的特性, 特此更正.

16 comments:

鱼米之乡 said...

螺丝马的灵感还没到,垃圾哪能有计划?

leejiajia said...

原来如此~俺明白鸟~
难怪国家子民都有一套~空谈~
谈完睡觉
睡醒继续呐喊~
50不变

Botak said...

魚米: 可憐那雞每晚要跪蚌殼....

李家家: 正是. 此乃我們的優良傳統.

苦妈 said...

原来计划里头还有“鸡话”,
鸡蛋糕他呀。。。。。

· 康华 · said...

都是纸上谈兵而已,能不能落实是另外一回事。

Botak said...

苦媽: 好戲在後頭嘛, 精采的當然留最後.

康華: 前面九個也有還沒落實的部分, 反正不是法令.

幸运猪 said...

那就继续main main 吧!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大马计划应该计划如何节省用钱,减掉国州议员和内阁的津贴和薪水来回馈国民。

eric foo said...

这是另一个‘空头’也是’康头‘计划,朋党个个磨拳擦掌等分桩!真的KNN!!

moo_t said...

波大错矣。就算有计划, 也要看是不是「赶英超美」Maggi 面的计划。

万能国20年里头,丢了几百亿元(不是几百万) 的汽车工业,钢铁工业,造军舰业什么的,除了烧钱和弄一大堆铁饭碗出来,在技术上没有任何进展。 连中国这个所谓的廉价劳工国,因为不注重技术,中档工业的加工生产的价格比日本韩国还贵(你没有看错,这已经是事实)。问题就出在生产技术和速度。

马来西亚还想说吸引外资。连内资都要跑出国外,因为我们的技术已经落后到没有竞争力的地步。其实当Nikon 在泰国而不是马来西亚设厂(不是装配,而是真正的生产), 已经说明了泰国已经超越了马来西亚。因为那些“简单”的零件, 马来西亚生产不出来。

方人也 said...

有钱可以马上动工;
没钱只好画饼充饥。(第10大马计划真是好大一块!)

税收局四处找华人逼税不就证明钱不够用吗?

NegaraKu said...

Kanasai,番薯国人民的几百亿甚至几千亿元,究竟进入了什么人的口袋?这笔帐有没办法算?想到就TL

Botak said...

豬: 明天繼續main…..

大佬: 你就想! 發夢太早了.

ERIC: 空頭也沒有頭緒, 國庫掏不出錢, 那來項目.

MOOT: 趕英超美? 這句話很熟呢….怪不得我的尼康鏡頭都是寫着made in Thailand

方人也: 嗯…原來找華人應徵是這個原因.

NEGARAKU: 國家津貼白糖一年十億, 只有二億用在津貼上. 其他八億去了那裡?

流金岁月~丽莲 said...

皇宫肯定是k的了,没钱那先跟子孙借啊~
不是说~国家没钱~官员有钱~
没错的~公司没钱~股东有钱~
其实是钱去了哪里的说~

Anonymous said...

含着金锁匙出世的二世祖,大器必定成不了,花光国家财产就有他的份!

Botak said...

麗蓮: 錢? 乘坐時空飛機去拿就是了. 先使未來錢啊.

無名: 他一個人花不完的, 只不過他是音樂椅接到球的那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