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2 September 2014

求其啦,咁懶認真咩?

當公正黨轉口支持阿茲敏做大臣得時候,他們的原則和信用已經破。人民眼睜睜的看著憲法死去。沒有反抗,沒有上街,沒有堅持,挾民意而無作為。一切發生得那麼自然。

本來,我不喜歡安華老婆做大臣,也厭惡加影補選的發起。但到了這個時候,站在選民的立場,我會要求憲法被遵守,即,得到56位議員中的30個支持的人做大臣,那就是安華老婆,別無選擇。

阿茲敏應該上任後在州議會開會時解散州會。當然,他絕對不會。我國的人文水平還沒那麼高。當AA一走馬上任,對整個民主議會是個侮辱。對雪州選民更是一種侮辱。

當然,有很多人不會覺得有什麼問題,他們說:反正不是國陣!鄉民總是喜歡大團圓結局的,但是問題不是安華有沒有和阿茲敏談妥,問題不是國陣或民聯,問題不是阿茲敏好或不好。問題是:這樣委任大臣,是違憲的。

佔我們社會最大多數的群體,寧願大家一起後退五百年也不會出聲忤逆君王,安華只敢再三求寬恕,小民如我等只有噤若寒蟬。傳統與宗教已經壓倒憲政,這將永遠是這個國家的致命傷。

罵無可罵,評無可評,不想再說。蒼天已死,皇天當立,歲在馬鏟,天下大吉。

7 comments: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马铲分豬肉的了游戏,旁人不得依牙松杠!

LOL said...

光頭,你可以去看拉菲茲在火箭報的專訪. 你就會明白加影補選是有必要的

卡立當上大臣后就很古怪,有事不在民聯的議會里商量,反而去通報給回教黨. 卡立跟回教黨走得很近,所以回教黨決定保卡立, 505大選后回教黨反對換掉大臣. 安華為形勢所逼,結果沒換成.

水供問題,議員起薪,聖經事件后公正黨察覺到不能再容忍卡立繼續當下去,所以有了加影補選

Botak said...

IAMFG:馬鏟的世界啊

LOL:好心,火箭報是宣傳機器,不能看的。看東西要自己分析。當初補選說的大道理,什麼立足雪州放眼布城,根本沒有說到卡立!
還有,如果要拉下卡立的,不一定要搞補選啊!必須三黨有了共識,一直決定現有的議員中沒有替代人,才能補選。有這樣的商量,回教黨哪會吵。
沒有知會友黨的情形下補選,這些都是安華太過霸道種下的苦果。到後來卡立拉蘇丹出來,巫統就看到機會了。

LOL said...

对你很失望. 即使是党机器,看看人家讲些什么又何妨? 如果道理在你这边,你绝对可以揭穿它, 怕的是你讲不过人家,就把它推给党机器不能看的啦...

---------------------

以下是《火箭报》和拉菲兹的访谈内容:

记者:从“加影行动”到开除卡立依布拉欣,我们发现皆出现了各种意料之外的状况,譬如安华因鸡奸案缠身,被迫放弃在加影上阵,而卡立在内部施压之后,竟拒绝辞职。您是否预料到这些意外状况会出现?您有何个人反思?

拉菲兹:(在“加影行动”中)我们考量了所有事情,包括安华审讯的时间表,我们没有预料到的一点是法院开倒车,把日期挪前,因为这不合乎法理,前所未有,绝无可能。我们低估了国阵对安华出任州务大臣的恐惧。其他,包括卡立的反扑,我们都已经估计到了。

记者:如果您已经预料到了,为何情况还会如此混乱?

拉菲兹:我们很难处理卡立,一来他是我们的大臣,我们需要就他的表现负责;二来他几乎和党脱节了,同时与伊斯兰党领导层建立很好的关系。这令到事情非常复杂,因为每一次我们把问题带上民联领导层,都会有异议。

我们没有预料到卡立会这样玩政治,但这说明了此事的复杂性及公正党如何夹在中间:你必须就他的表现负责,但他却不向你汇报。我们直到后来才发现,他原来和伊党领导层有很好的关系,而他咨询他们比咨询公正党还要频密。

当然,这令公正党很焦虑,它形同一个无止境的恶性循环,也解释了为何公正党难以处置卡立。

我希望没法看到这一点的人能看到,“加影行动”必须出台。要求他辞职并非直截了当的事。可能在行动党事情会简单得多,因为该党党纪较好,一旦党领导层提出要求,相关领袖就会服从,过程顺畅。我们面对困难,因为从一开始我们就知道卡立不会妥协。

这些日子以来,我对卡立最大的不满和批评都是他无意向任何人交代。我把这整件事看作是问责问题。当然,报道出来之后,会被看成是公正党要把手伸进雪州,但是我有不同的见解。你必须向党负责,因为党须为你负责、向人民交待。我们走出去、我们打选战、我们一直都在,而这个平台是党的平台;如果我们的大臣不信守或遵守竞选宣言,我们将会被(选民)处罚。

从2009年开始,我对卡立的争议一直都是施政和问责。你可以是最好的人,但是你必须向一群人或一个组织交代。权力会令人腐败,如果你认为自己高于所有人,那么就算你是最亲民最廉洁的人,(你都可能会腐败),就算你不拿钱,腐败的方式有很多种,其中一种就是拒绝向同僚交代你的决定。他素来都不要向任何人交代,这是他的个性。

记者:如果您已预料到民联雪州政权有可能会落入巫统手中,为何不寻求更好的处理方式?

拉菲兹:怎样更好?你告诉我。我们已经要求他体面地下台,我们咨询他,在内部和民联层次尝试,但他都拒绝。我们尝试用会议约束他,迫使他交代,或由民联做决定强制他遵从,譬如有关薪水(大幅)上调,他不理会民联反对,但公众无从得知,这些都是发生在幕后的事。只有牵涉在内的人才知道,无论怎么做都会乱成一团。

如果人们告诉我,应该另寻方案避免酿成乱局,你告诉我该怎么做?哪怕他已经完全失去大多数支持、成了独立议员,他仍拒绝辞职,别说当时他在党内还有相当大的影响力和支持。他不会妥协。

“加影行动”是以这么一个立基点出台:我们的伙伴可以拒绝其他(大臣)人选,但你怎么可能拒绝安华?如果你拒绝安华,一切事物都会倒下,我们全国走透透说他是我们的未来首相;民主行动党当然了解这一点,但伊党给我们难题。所以那是从卡立无法拒绝的基础出台的,这么久以来他都说要拯救雪州免于阿兹敏及其朋党。

说服安华并非易事,他由始至终都反对,经过许多争论之后,安华才说……他对我说,你们要把我拖到泥沼里,一定会出现乱局,但是为了党和民联,我做。

既然你已把安华放到那里,其他人想当然难以拒绝,所有其他的说法,如欠缺经验、没有替代人选、其他人腐败等(都不成立)。如果你说安华亦腐败,所以你拒绝,那么我们可以收档了。

但是我们提议安华之际,卡立就说他要完成水务交易等等,我其实预料到这一切会发生,但麻烦的是民联的程序因他和伊党的良好关系而拖长。

我们回顾这个主意一千遍了,要看是否还有更好的处理方法,但是我却看不到。

记者:您是否满意伊党中委会的结果?

拉菲兹:那是最好的结果,句号。

Botak said...

這課題我已經寫了很多,不想再為一個人重複。以後別在我這兒複印人家的東西。
這些政客的謊言,我拆穿了無數次。
失望的就不好再來了,記住,別失望了又再偷偷來看,然後又要留言,又要不爽。
我講不過誰啊?又一個栽贓嫁禍的爛貨。我從來不和人辯駁,要看的自己看,不接受的可以走開。和你們辯論?最後和你們一起淪落到抓字蚤咩?
我為自己寫,我管你們喜不喜歡,失不失望。好行夾唔送。

黄俊玮Ng Jun Wei said...

根据宪法精神,只可以委任阿兹莎,因为她得到了超过半数州议员的支持。我国奉行君主立宪制度,宪法不容被挑战。可惜在这件事里本该保持中立的人竟然把委任大臣的权力(在法律眼中只是名义上的权力,好看而已的)使用得淋漓尽致,许多对此感到不满的人也只能忍气吞声,因为煽动法令还存在的关系。

我不喜欢公正党,因为太多投机者了。他们宣传说xxx个卡立一定要下台的理由bla bla bla来合理化他们的加影行动等等。。。如果卡立真的有问题,为什么不投报MACC?为什么要偷偷摸摸搞什么加影行动?民联不是很注重诚信和清廉的吗?通过法律管道把一个有问题的大臣扫出门/赶下台,比什么补选还要光明多了,还可以借此让民众知道民联讲得出做得到,也让其他投机者不敢乱来。

我们的国家太多问题了。。。被牵着鼻子走的人民,为自己钱包多过为人民的政客,搞三搞四的大粒人。。。

Fair仔 said...

个人观点和分析:
1. 加影行动是个错误,天大的错误。

2. 卡立被轰下台的最大原因是不听党意。第二,是阿兹敏控制公正党近乎半壁江山携天子威逼安华。别告诉我是别的理由,特别是政党告诉你的理由。 别笨!

不听党意不代表不是个称职的大臣。

3. 很多人喜欢卡立是因为他最少政党色彩。我也是。至于贪腐问题, 举报反贪污委员会吧!党意很多时候牵涉更多的利益输送。

4. 他的州内阁(公正行动党)居然不和他合作, 你难怪他会亲回教党议员。

5. 阿兹敏是养不熟的, 安华防他胜于卡立。

6. 苏丹没有违宪, 别拿我们跟英国的君主立宪制比。 我们是有形无神的怪胎。州宪法说明苏丹有权力拒绝政党推荐的人选, 这变相让他有了选择的权力。你不是注册联盟, 给了人机会入!

7. 要拨乱返正, 唯有在议会里进一步修宪阐明, 统治者只能听取持多数议会政党推荐人选而不能拒绝人选。 不然往后每次都要跟皇室周璇是很笨的行为。 你有的是立法的权力,为什么不好好善用?在说民联有这个政治决心吗?

8. 在马来西亚, 皇室是“不能” 被批评的。在问责精神上, 被委任的大臣失责, 要怪政党还是皇室?

9. 下次要倒阁,请在修会前完成。。。

10. 阿兹敏当了大臣, 安华对党的控制就越来越少。

故事还没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