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6 September 2014

此例一開,萬事吉祥

這次蘇丹首先光明正大的明他不是符號象徵,然後突然呼籲馬來人不要分裂,要團結。遲鈍的我抓破頭想把這兩件事情鏈接起來。

大家先看草莽公社的這篇文章。像此篇文章所的,此例一開,以後民選議員知道決定他們命運的可不只是選民。

在未來,新的州政府選出來後,如果皇上不滿意大臣人選,不批准而拖著,那麼新一屆的州閣就組不成,一群中選的州議員在那裏乾著急也無法可施的。

如果是民聯政府再次執政,大臣人選一拖拖了一段時間,巫統也可以有足時間花錢買人。好,這些是最壞打算,我們不去想它。但我們要注意的,有大關係的,是這四個字:“此例一開!”

此例一開,突然什麼事情都好像有皇室的影子,看到新任大臣敏哥兒步步為營嗎?因遊戲規則從此一變,每個“名字被呈上去”的人,包括行政議員,都知道呈上去不只是“手續”,而是有“不被批准”的可能;都知道他們除了人民還有一個老闆,一個明自己不是橡皮圖章的老闆。

此例一開,別州也躍躍欲試。反正,有誰敢反對的,不是被控煽動,也會在民族團結和宗教團結的大前提下被勸告噤聲。再看看近來失去大量民心的回教黨逐漸變成保皇黨,和馬來人和回教徒的團結一再被強調,頓時模糊的圖片都慢慢清晰起來。

只要佔人口大部份的人民不反對(不是贊成,只是不反對),只要民聯政黨領袖為了保住官位而繼續懦弱,那麼一片熱忱把州政府選出來的民意就注定被犧牲了。51%民意,突然間變了淒涼的笑話。




4 comments: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唉!望天打瓜。。。。。

大头猪 said...

陶杰最常非议第三国家的君主立宪,有名无实,学西方国家文明制度得个半桶水,都是“混吉”居多。

马来西亚不知要付出多少牺牲,才能走出种族,宗教和皇权的铁三角怪圈?

爱国也好,团结也罢,都是政治无赖的最后堡垒。

Botak said...

IAMFG:唉。。嘆三聲。

大頭豬:好一個鐵三角怪圈,這,要問馬來人。

moot said...

是大大的好事呀。 蝗室被完全消灭, 是指日可待。

柏杨说过, 民主宪政是保障蝗室成员小命的制度。让他们在政权转换的时候, 不用好像被猪狗那样被屠杀(或是互相屠杀)。

他们要自己灭亡,还有什么好叹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