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9 September 2014

ISIS 之謎 – 為何回教徒前仆後繼?

ISIS 之謎 為何回教徒前仆後繼?》

IS 好像一塊磁鐵,許多在西方世界生活了一世人的回教徒,也受到了感召,飛過去打聖戰。根據BBC的資料,如果“本國”IS戰士是以敘利亞人和伊拉克人來算,那麼IS有大約一萬二千名戰士是外國人,其中有三千名來自開放的歐美和澳洲。從戰開始到今天,總共有來自87個國家的五萬四千名回教徒遠赴該區接受訓打戰,當然,大部份都去見了他們的真主。

IS除了不缺錢,更不缺戰士。每天都有人前仆後繼的遠赴前線,受訓和參加這所謂的聖戰。我要問的問題是,難道那些人,包括紅毛綠眼的白皮,在遠赴中東之前,都是“偏激的回教徒?”

句公道話,我相信不完全是。

我相信真正的問題在於,回教到今天為止還不能與現代社會融合。他們的價觀,生活習俗規矩,宗教團體行政等,都和現代社會的民主,人權,和法治觀念相碰撞,格格不入,更別融合。

在西方國家,講究尊重各方文化的老外漸漸的也忍無可忍。比如,向來屬於西歐最開放最講求人權的法國,也立法嚴禁忍者式的包臉,而引起當地回教社群譁然。

很簡單的一個例子,四,五個人坐在一起,喝茶吹水,你很難察覺對方是佛教徒或基督教徒,但是兩個小時後,回教徒的身份會即刻昭然若揭。不為甚麼,總之,唉,總之你們或他們都會察覺,由於他們的不妥協,不遷就別人,各種禁忌,強烈的宗教自尊,動不動就你不尊重他等等,導致回教徒給大家一種非常stand out的印象:他們不屬於這個世界。

所以當有人帶頭高呼,說“我們毀滅其他的宗教,建立屬於我們伊斯蘭王國,用我們的方式生活,只有我們,沒有其他人。”你可以想像,這樣的呼籲,對於憋了很久的回教徒是多大的吸引力?

所以中東甚至其他有關地區現在到了一個沒有回頭路的關口: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換句話說,別再提什麼互相尊重,也已經沒有所謂的對與錯,已經是彼此利益的對決,不毀滅對方,就得跟隨對方的方式生活!

他們贏了,中東會變成他們的世界,而且版圖會不停擴大,其他地方的人未必安全。西方列強贏了,現代社會就能維持現有的生活方式,或至少,中東能夠維持現代人的生活方式。

危言聳聽?他們散播得比蝗蟲還快啊!而他們最吸引新人的口號,不是我們時常取笑他們的什麼“72個天堂處女在等待“。他們最吸引新人的口號,是非常簡單直接的,“IS”,Islamic State,即:回教國。

1917年蘇維埃十月革命後,得勝的紅軍將領因革命理論而分歧。眼見蘇聯經濟因戰而崩潰,憂心忡忡的斯大林:“先把蘇聯共起來,等我們強了,再影響世界。”年輕熱情的托洛斯基嗤之以鼻:“笨蛋,只有不停的革命和輸出革命,直到全世界都變成共黨我們才安全。只是我們單獨變共?你等著被資本主義孤立和圍剿吧!”

(結果托洛斯基因《不斷革命論》被視為亂黨,簡稱托派,被邊緣化後還在流亡時被幹掉。但是現在想起來,站在老共的立場,阿托仔好像對了。)

所以,千萬別仁慈啊,美國佬,殺殺殺,讓他們雞犬不留吧。你心軟,過多五十年,你的曾孫可能就要包頭了。別我臭心,人不為己,耶穌都唔hew 鳩你!知

7 comments: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美国佬被针刺得不够深,不大痛,还能忍,等战斗民族吧!因为够癫。

大头猪 said...

IS如同癌症,不用化疗法去之,那种残忍和疯狂毒性,一定会蔓延至全世界。

杀妖除魔,越快动手越好。小黑子可能还想继续放假,全国跑透透,准备好煽情演讲,和美女自拍,然后才来关心IS的问题。

大佬 said...

ISexISex还有提供慰安妇服务,可以圣战与性战一起参与,好到无得顶。

Botak said...

IAMFG:最好全部都聚集在那裏,用核彈一次過搞定。

大頭豬:我已經預見它會蔓延,就西方很遲鈍。

大佬:根本就是犯罪組織。用宗教做幌子。

游荡花旗 said...

奧巴馬是一個陽痿的總統。

流金岁月~丽莲 said...

要他们灭亡先让他们疯狂,波大你懂的 :)

Botak said...

花旗佬:軟弱的奧巴馬就會有強硬的敵人。當初軟弱的卡特總統就有強硬的柯梅尼和不離死涅夫。

麗蓮:他們向來都不太正常的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