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8 September 2014

憲政危機看馬來社會的墮落

幾個星期來,番薯國又回去了政治洪荒時代,違憲,濫用煽動法令,誣以謀反,制造白色恐怖,林林總總。只不過阿雞沒有老馬的梟雄氣魄,不敢擺明做壞人,只敢做小人,讓所謂的民間團體揭發,報案,再由警察抓人。對老外還可以撒謊,NGO報的案。

問題是,這一切對巫統來都不是新鮮的。而有沒有人想過,巫統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這麼做,這一切的背後,是什麼在支撐著?

是馬來民意。無論是直接,或間接的民意都好,巫統是有人選上去的啊!是大部份的馬來人,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知道什麼是民主,知道什麼是公平,知道什麼是先進國的情況下,對巫統和皇室所做的一切保持了沈默。

馬來人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在教育,商業,購屋,各類津貼中占了五十多年的優勢和便宜的情況下,仍舊自卑,從而由自卑生恐懼,恐懼生自大,遂認同了一切以大馬來人主義和回教為出發點的手段。

馬來人不知道這樣選大臣有問題嗎?當然知道!他們不知道我國民主制度應該怎麼跑嗎?當然知道!但是他們選擇了姑息養奸,也不反封建復辟,因為他們下意識的把任何抨擊皇室干政的都視為挑戰馬來人特權。

所以巨大的商業利益就明目張膽的在眼皮底下被輸送著,為了自尊,馬來人可以對貴族與精英集團蠶食國家利益視而不見。皇室仍舊是不可批判的,200年前和今天都毫無分別。

因自卑而生的脆弱激發了精神上的亢奮,不需巫統策劃,馬來人自己也懂得扭曲歷史,以合理化一切發生在非馬來人身上的不公。所以我們會在馬來網站看到他們自憐自哀的把自己比做淒慘的巴勒斯坦人,而把華人比作以色列人!你啼笑皆非?這一切已經在發生了。

他們已經脆弱到這個程度!長期依靠拐杖的後遺症,令人驚駭。

反煽動法令的“開明馬來人”有多少?就算有很多,大多也選擇不出聲,因為煽動法令是捍衛馬來特權的最佳武器啊!

馬來社群的精神脆弱早被政客看透。所以,在這次的亂局中,當回教黨回避民主法制,而把“尊重蘇丹”搬上檯面;當回教黨強調長老會的權力來彰顯“宗教”的地位;當檳州的紫衣隊被看成是“華人的衛隊”;當罵巫統變成“罵馬來人”。。。。那些“開明的馬來人”看到這些,明知道是不對,明知道有問題,也會沈默了。

比較不掩飾的,馬來人不默許,這一切很難發生。加上在巫統肛門找吃的馬華和民政幫忙在華社滅聲消音,和主流中文報章的避重就輕,本來就怕事的華人自然是靜悄悄眼睜睜的,如看韓劇般的看這雪州政治荒唐劇。

憲政危機會發生得如此理所當然,根本是公民社會整體墮落的雪亮反映啊!

4 comments:

LOL said...

有人说, 是华人爱马来人爱得不够多.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因为肥鸡的羽毛已经硬了,来个软皮蛇功,左右逢源,太小看它了.

Ivan said...

除了白毛之外,我想不到有任何人能发动独立。华人是一盘散沙,自私自利,不可能有什么作为的。

Botak said...

LOL:對啊,他們還是躲在象牙塔內自爽。

IAMFG:他是紈絝子弟當領袖的典範。沒種,沒用,沒格。

IVAN:你在說什麼白毛啊?我們在說馬來人和憲政危機。沒讀文章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