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7 September 2014

論馬華民政之賤

近來民聯頻頻出事,表現顢頇軟弱,注重於保住官位多過準備和國陣拼個死活,更對於大馬來人主義與皇室干政束手無策,加上回教黨頻頻抽後腿,505時凝聚的民心逐漸抽離。民心固然對民聯失望,但是更貼切的是他們對於自己無法改變的現況灰心。

這時已經淪為鹹魚政黨的馬華與民政(所謂鹹魚政黨,就是被晾在那兒等臭等風乾,已為人遺忘的政黨),看到了抽水的機會,就大肆宣揚一種歪論:你看,還罵馬華民政,民聯還不是一樣?

而我要提醒大家的是:顢頇,和賤,是兩回事。馬華民政,是賤。

國陣華基政黨之賤,在於他們的存在本為合法化巫統的種族主義架構,延續甲比丹二等公民的奴才大統。所以獨立57年來,馬來人享盡特權之餘還大興大馬來人主義與皇室復辟,馬華民政在朝57年的婢膝奴顏,阿諛奉承,簡直功不可沒!

沒有你們兩條鹹魚打下的奴才地基,沒有你們凡事皆舉手通過,現在華人華教有許多事情需要那麼辛苦嗎?今天馬來人把IS當英雄把宗教當臉皮,兩條鹹魚在朝57年有沒有懶趴向巫統強調根據憲法我們是世俗國?如果不能,憑什麼罵回教黨呢?

馬華民政之賤,在於巫統踐踏憲法,濫用執法權之際,順著主子的路吃著上,幫主子舔卵蛋,替主子在華社宣揚惡法,散播白色恐怖,在網上替巫統警告中文網友,你煽動極盡恐嚇能事,咧齒流涎如鬣狗,學舌如雀鳥,媚顏如太監婢奴。

馬華民政之賤,在於毫無人格,人文水平低下,不知黑白對錯羞恥,更別原則民權憲法 。身為政黨,營營碌碌之事竟然不是國事政策,而是敵對黨的話言行芝麻小事,一心鑽營八婆勾當,見縫插針,抓字蚤,堂堂部長拿小事見報而沾沾自喜。

馬華民政之賤,在於愚華社之民以幫巫統疏導民怨,把華人處於二等公民地位再向巫統跪求恩賜利益而兩面討好,推行人情政治而逼使華社終日鑽營關係,疏於向政客問責,並通過網絡文棍與文妓報人替華社洗腦,使華社漠視公民權利。

馬華民政之賤,在於把巫統的榮辱當成自己的臉皮。人家批評巫統,他們一定以“侮辱領袖”之名出來報案!猶如巫統的衛生棉,吸主子穢為樂,靠主子的黑紅排泄物做大花臉嚇人。最稱職的工作就是讓主人保持乾爽。

有識之士一般呼馬華民政為狗,我想這是抬舉。蓋狗有靈性,知羞恥。而馬華民政已經進化至屎蟲,終日在巫統肛門中鑽營,噬糞而自樂,吐糞而擾民。口中含糞尚一臉得意。

民聯現在陷入政治瓶頸,敢不敢大刀闊斧,能不能壯士斷腕,還是個未知數,另一邊廂,大馬來人主義與泛回教化正在慢慢的送國家去荷蘭。兩條鹹魚政黨,沒有春袋面對國家最迫切的問題,沒有能力解決任何最簡單的華社問題,卻好意思拿官來做,受人民奉養,然後八婆一般的挑撥瑣碎,搬弄是非,還沾沾自喜,好像立了功那樣。

怎麼?賤貨以為這次可以坐正了?

3 comments:

大佬 said...

民政会五十步笑百步地说,我不是跟巫统57年,而是45年也。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狅插橡皮艇.

Botak said...

哈哈哈,惹我的人都要預了被我回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