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3 September 2015

光頭大講堂:如何與馬來人鬥爭

不用怕,我知道你們鵪鶉,我不是教你們武力反抗。這些人沒有主見,害怕又要推卸,動不動就斜眼歪嘴:“你來做啦?那你怎樣?”聲嘶力竭的底下,心虛得很。因為他們已知道上多幾次街也沒有用。可是以前學校又沒教,所以罵我的下意識,是要我教他們啦。

與馬來人鬥爭,要改變他們,為自己爭取更平等的權益,就要從開明馬來人下手。所謂開明馬來人,其實就是吃兩家茶禮的人。他們一方面享受華人的友誼,沾“開明和溝通”的光,另一方面,他們不會放棄馬來特權和批評回教法。華人真有難的時候,他們會等事情過了再來安慰,做動作。他們不會去鬥爭自己人,就算他們知道錯的不是你,就算他們同情你。

就比如,根本沒有中庸回教徒這回事。IS砍人頭的時候,站在旁邊觀看,沒有下手,但不阻止的,就是被西方左膠標榜為中庸的回教徒了,明白嗎?他們讀的是同一本可蘭經啊!就好像開明馬來人會摟著你,“哎呀阿邦,如果劉蝶廣場的Cina不打人,就不會被打了。”分別,只在於一個凶神惡煞,一個拍你肩膀安慰而已。

所以,主要的手段,就要讓這些開明馬來人感到痛,傷心,憤怒。因為他們一向來和藹的華人朋友,因特權地位而責難他們,因巫統,因各種不平等的事情來責罵他們,為難他們,和他們斷交。他們因為自己族人的橫蠻,而失去了華人朋友,或被華人朋友埋怨。

是,你沒聽錯,我建議拿無辜的人開刀。鬥爭,是冷血的。他們是無辜啊!但是無辜的人不受傷,他們不會回去自己族群,向有罪的族人施壓啊。IS如果只是殺西方士兵,不殺平民,你西方會怕到現在對回燃一直讓步?二戰原子彈不投在無辜的平民區,而投在軍事基地,日本人會軟?這就是鬥爭。你不懂我知道,你的水平還不到那邊。

我每一個開明馬來人朋友都被我用特權和回教問題來罵他,深感委屈的他們,都不睬我了。但是其中就有火滾到罵回自己人,而這,就是播下了他們羞恥的種籽,也是我要的。也讓他們知道,要特權,代價就是失去我這個朋友。擴大開去,每個人都那麼做,馬鏟才會反思。

這不是偏激,這是經過深思熟慮的鬥爭,笨蛋。鬥爭看大局,看長遠,人家鬥爭要丟性命吶,失去友誼算什麼?他們是你的朋友時有什麼利益分給你?再一次,開明馬來人是吃兩家茶禮的人。要他們痛!他們才會回去發揮反面影響!反正華人的情形已經不可能更壞了。

不同意啊?那就別我沒教你咯。全體華人這麼做,可能會有20%的開明馬來人走向偏激,但是其餘的,會在他們族群裡激發反思發酵。你覺得不妥,因為你習慣了把自己放在低一等的地位。等待人家友好的恩賜。突然遇到一個開明的,就受寵若驚。

各族平權,要自己爭取,開明馬來人的友善,是建立在他比你高一等的認知 上。如果有天他請你去Jamuan因為他女兒結婚,你敢,你準備一臺有豬肉有酒的我就去,雖然會傷了他的心,卻提醒了他,你來我家的party,我可是全家加上來賓吃Halal的陪你!這就是平權。

記住,你不欠他們。你繳稅養他,他則繳課工(Zakat)養阿拉,就算上街為你擋水砲也是應該的,養豬養了這麼多年,幫人家供兒女出國,你不醒,我還真替你難過。你們如果堅持要舉例少數幾個很開明的來,以他們來代表全部,那我也木法度,射牆壁吧,阿門。你如果覺得怕,不好,那就不好再問我了。

你們的頭腦已經被從小的教育,和長大後媒體的和理非非所荼毒洗腦,再也塞不進一些體制外的想法和做法。其實,革命嘛,不是那麼嚴重的事情。有時候,不用武器,不用流血,不用打架的。態度強硬,團結,和堅持原則而已。嘿嘿

2 comments:

TZUULEONG WONG said...

大愛族如精蟲數量,永遠打不完,累死你為止,已成定局的等沒有飯吃才打算吧。

LOL said...

那華人也得先有深交的馬來朋友吧? 而且是好到那種你不跟他好,他會覺得心痛的朋友
如果華人沒有這類馬來朋友, 光頭你講條春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