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8 September 2015

光頭短篇小說:《政變》

他摸著油光的頭,望著眼前的小鬍子:“弟,靠你了,你是我的支柱啊!”眼眸中閃爍著深厚的情誼。“哥,別那麼,嫂子能幹,她才是支柱”小鬍子似笑非笑,推了推眼鏡,“一場老表,哪會不罩你啊,可是,兄弟們要吃飯啊!”

脣紅齒白的臉拉了下來:“弟。當初怎麼的?我做到期滿,一定走。還有些洞…..我要填。你管國防部,我們就不能像老爹那樣?”小鬍子眼中似乎有了淚花:“哥,我哪會忘記兩家情誼啊!可是現在驚濤駭浪,我們像沒人掌舵的船,風吹哪裏就哪裏,根本不知道什麼時候觸礁!嫂子專權,順昌逆亡,人人自危。你能告訴我,現在什麼是國策?”

他油光的頭上浮起青筋,冷笑:“從不知道我表弟這麼愛國!哈哈!”小鬍子也不氣,依舊和藹:“哥,誰愛國啦?咱們都愛錢!不是嗎?可是外資不進,貨幣狂跌,盜賊橫行,幾十個部長的閣,管著的國家好像無政府狀態。你養的那個私會黨,還要紅衣上街。哥,不是咱們愛國,而是這麼下去,兄弟們都賺不了錢!”

“哼!貨幣跌,我才能多賺!以前有許多洞我忘了填!現在我需要錢!”他眼怒睜,瞪著小鬍子,卻發現小鬍子一雙招子如冷峻的利劍,直刺過來,他的心頓時一怯。小鬍子突然一笑,如煦陽春風:“哥,錢,你還不?你就拿那七億退休,其他的交給我們好不好?”他一拍桌子,杯子裡的咖啡溢出。“告訴你,別以為你的嫂子好惹!”

“好啦!”小鬍子站起來,伸個懶腰,“不就說說嘛,這麼生氣幹嘛?我知道嫂子厲害,閣大員的家門口都去放降頭,呵呵。我走啦哦!”完笑笑走出門去。出了門口一上車,即刻撥了電話:“馬老啊。再沒用,我們照計劃行事。”然後再撥另一個電話:“上將,部隊準備,午夜一點。”

當夜烏雲蔽月,星斗黯淡,十來個穿迷彩服的軍人迅速的幹掉了守門的幾個警察,潛入了首長官邸。射倒兩個來不及尖叫的傭人,衝上樓。主人房門打開,一個頭髮如獅子的矮胖女人當門而立,大喝:“你們敢?”突突突三響,輕機槍開火,胖女人尖叫著往後躺下,軍人上前往她臉再開一槍,然後衝進房間,脣紅齒白的他大叫:“鴨阿辣!你真敢!”然後在突突突三響後,沒了聲音。

裝潢豪華的客廳,一馬臉老人哈哈大笑,對旁邊兩個中年人,:“從此世界是我們父子三人的!”一個圓臉中年人:“爸,還有那個西山呢?”馬臉老人笑得臉上老人斑抖動,“當年他老爸不得不傳位給我,現在他也不得不聽我的。咦?外面怎麼這麼吵?誰在嘶喊?”碰的一聲,門被踢開,一群身著迷彩服的蒙面軍人衝進來,對著老人開火。老人來不及驚愕,臉被打穿,下巴跌了下來。兩個嚇壞的中年人不停喊“阿辣花大辣!”瞬間被掃成兩個蜂窩。

隔了三天,鄰國報紙頭條:“蕃薯國軍人政變,現任首相與夫人不知所終,前首相馬老與其二位公子暴斃。國防部長與軍人首領組成過渡時期軍人政府,再擇期大選。過渡政府宣布取消消費,並宣布一系列經濟刺激措施,和午夜實施軍管,罪犯軍法處置,且即刻生效。匪夷所思的是,過後其貨幣竟然止住跌勢並開始回彈,股市亦反彈。一個國家軍人政變過後有此正面轉變,乃世界歷史前所未有………

(本故事當然是虛構,如有雷同,純屬你腦袋進水)

5 comments:

TZUULEONG WONG said...

是的,我们在发梦和脑进水。

大头猪 said...

如果波大的虚构故事成真,我自己放一个礼拜假庆祝。
眼看政经一天比一天差,真有坐沉船之感。

题外话,波大好久没写大小母老虎的猛野了。

tailow said...

you r a good story teller, BUT, too short la..... should have at least 3 chapters : d beginning, country falling n lastly, the new era. looking forward to your new n interesting story. BRAVO....

xin said...

谢谢分享

Botak said...

很久沒有寫故事了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