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7 September 2015

回歸的故事-Michael

那天聽豬哥起,有人走了,回歸,然後後悔的事。我想,就和你們分享一些回歸和出走的故事。

誰好呢?就他吧。

Michael是我的讀者,比我年長9,很早就看我的文章。在美國住了十八年。他在阿美利堅的生活方式是很吉普賽的,就是每個州去開餐館。生意做起了,頂出去,再去別的州開。然後幾乎在我從英國回大馬時同時回馬。

和他投緣還有個原因,他是怡保人。問他為什麼回來,他只是,是時候回來了。語氣中有點疲倦,他他明白國家有多爛。所以他不會面對這個麻煩的社會,而會進山野裏去。原來他在端諾(Tronoh)一帶種油棕,而且還在霹靂河旁租地養非洲魚。

誰知道,過了不久,他和我進深山也不開,因為官員會進去騷擾他的孟加拉工人。他的工人全都合法,還是中招。我聽了傻傻,一個剛從英國回來,一個剛從美國回來,都忘了國家追外勞的效率。

後來州政府成立了一間官聯公司,突然成為全部馬來保留地的地主。而且發信給這些租地的農夫,他們非法開墾,要他們搬遷。他們的租約可是州秘書簽名的哦,有州秘書蓋章的哦!假的,州政府說,搬

這不是打橫來,這是搶。其實經濟不好的時候馬來朋黨就搶地,然後再坐地起價,等華人房屋發展商來做水魚。但是,Michael 不是一般的華人。他組織起農夫,先找馬華,馬華,後找火箭,火箭推,最後找到拳頭黨,找律師,一狀告上去,還大夥上布城示威。爽得要死。

證據鑿鑿,州政府很狼狽。他本身的case是贏了。但是他還未放手,因為他要和其他的站在一起,不能讓人家逐個擊破。他認為如果不一起贏,到頭來還是輸的。對方把他上了,恨他入骨。

現在他就來加入拳頭黨了。突然我想起水滸傳,想起什麼是迫上梁山。也許,不需要慨嘆為何當初回歸,或者不回歸。人到四十多,就要瞭解  There is no accident,  everything happens for a reason. 這也許是他的使命。漂泊了十八年,回來圓滿它。

3 comments:

TZUULEONG WONG said...

大多数的农民也遇到类似问题,因为他们找政党,最后骂几句巫统什么鸡败就不了了之了,顺愚民嘛,当年也无知。太多例子了。

Botak said...

哈哈,我一時看錯,還以為當年你也是農民。

大头猪 said...

狗官也打保打门柚子园的主意,欺负人家是临时地契。兵如港一间经营50多年酱油厂,其地契也被马华悄悄吞掉了。
为免读者失忆,可按新闻链接这里这里看看。

我爸爸在茶室遇到马华大小狗,一律都大声用客家话粗口问候之,说“马华?丢你阿妈@!#¥, 连管狗的权力都没有,还要管人? 看到都吐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