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 September 2015

你真不知道問題所在嗎?

前一篇文章在面子書的留言很好笑,也很可悲,這些人不敢去質問,去鞭策他們繳養的政客,要求這些所謂的“人民代議士”替他們做事,卻一直歪著嘴問你:那你應該怎樣?哎,什麼年紀了,還整天問人家怎麼辦,長進點行不行啊?

上了街就自覺有光環,聽到批評就腎上腺素狂飆。Soli咯,忘了人家可是出來“救國”的。有的臨走還和家人些令人熱淚盈眶的話,不知道的還以為真的去革命,差點沒學林覺民寫與妻訣別書,真的什麼別登都有。

但是出來了,嘻嘻,就跟著警方的SOP,不越城池的過完34小時,這和市政局租借場地搞園遊會是完全沒分別的,分別在於穿黃衣而已。

慢著,奇怪!他媽的奇怪!我之前根本不是批評上街的人,我是在批評當官的,在代議士啊!我站在人民這邊,怎麼人民卻跑去政客那邊,和我對立了?這種護主之奴,怎麼培養的?

我為何對Bersih沒興趣?因為它沒有針對國家的根本問題,還製造團結假象。這國家的根本問題,就是馬來人的問題。這國家的一切問題,都是馬來特權,回教特權引伸出來的問題。我在2009年就過,特權默許行政封閉,行政封閉造成黑箱作業,黑箱作業合法化貪

馬來人是不肯放棄特權的。就算那些所謂的開明馬來人,也沒想過要放棄特權──而這,是非常無恥的,不管他如何“開明”。別有議程的大愛族,總愛拿一兩個少數例子來,而漠視事實,然後大家一起JJ,這種愚民手法,比馬華危害更甚。他們圍著幾個祈禱的馬來人做“護衛”的故事就他們一輩子。

種族特權,在廿一世紀的地球,是個笑話。而馬來與回教特權,更與警察貪,政府腐敗,和馬來人可以任意打槍你,相輔相成。這些,才是我們要向國際社會曝光的!如果這幾天在世界各地的黃色示威,是向世界宣揚我國種族特權的禍害,要求各國譴責,那該有多好!

種族問題就是種族問題,必須坦誠面對,而解決方法也只有從種族主義出發,因為非馬來人已經沒有路走:那就是組成少數民族聯盟,向聯合國上書!從513的屠殺到教育制度,從回教組織誘迫華人少女入教,到警察對華人如同匪徒,從政客的肆意恐嚇到劉蝶廣場事件,都要告知天下!這些違背常理的東西,可以被掩蓋這麼久,而全世界都以為我們三大民族和平相處,就是因為大家奴性的妥協。

哦,你不同意啊?好咯,不同意就不要再問咯,別再我沒教你,?我已經不是第一次建議該如何做了,不過不會你們所喜歡聽的“正能量”詞。這是我的立場,正能量文章外面多的是,你來錯地方了。

所以,只有奴性強的人才會一直在意沒有馬來人出席黃色園遊會。華人難道不是公民?你袋子裡的身分證是中國的嗎?死鵪鶉,做人要有底氣!馬來人不出席,等於和世界,馬來人支持貪!你看,第二天不是多馬鏟了嗎?面子問題啊!

4 comments:

Steven Angus said...

botak,其实你所言我早已看透。但我仍然找不到/想不到一个合适的丹药。又或许大马基本上就已是无可救药?

LOL said...

知道為什麼美國黑人可以從二等變成今天登上總統嗎?不是白人開明,而是美國憲法強制保障人民的言論自由,使黑人可以毫無顧忌地抗議白人。馬丁路德金在美國是民權領袖,若出生在馬來西亞只能死在監獄

說到底,是制度的問題。Bersih 先改革制度,再處理種族特權是對的,甚至它不必理會特權的問題,因為只要保障言論自由,破除特權自然水到渠成,除非你要從體制外挑戰特權,那華人只能拿槍暴動了

大佬 said...

净选盟的出发点是好的,可是却太过被标签为反国阵的NGO招牌,更被火箭和马哈迪骑劫为宣传活动,既然净选盟要争取一个干净的选举制度,那么净选盟有大力鞭挞火箭的当选吗?因此如今适合的丹药是成全第三势力的形成,例如我所支持的砂拉越的S4S和沙巴的USA(沙巴联合阵线)。

Steven Angus said...

话说回来,怎么人们就是硬要说奥巴马是黑人。明明就是hybrid而已。
改革体制是药房,但不知上哪去采药。
选举乃唯一途径。
新希望如不出所料,将会无所作为,不成气候。
PAS怎会轻易让出地盘,三角战下,巫统必胜。
13年的kota damansara 和 semenyih 的 DUN 乃最佳实例。

在我眼里,要胜选,只能靠非常强大的第三势力。
就目前而言,强大的第三势力还是属于神隐中的独角兽。
剩下的方式也就只有两种:
一,SS脱离大马 (微乎极微)
二,巫统和包头合作 (神女有心,襄王无梦..鸡可不是真傻)

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