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3 December 2009

Baichilization



細心看這錄影, 除了哈哈大笑, 不禁佩服詹瑞文的用詞. 白痴化的社會, 只是香港嗎?

白痴化的社會, 只是拍照時擺V手勢, 結婚慶典逼伴郎吃wasabi?

國陣統治了50年的社會, 白痴化的程度, 應該比香港嚴重? 要如何才能像詹所說的, '去白痴化'?

13 comments:

大王 said...

当然要先“去白痴”才能“去白痴化”,不过到时可能会面对人口不足化...

Fairnation said...

baichilazation 应该得到Oxford Word of the Year 2010。

二楼后座 said...

哈哈哈笑9死我了。
靠腰,与其说大马政治白痴化,还不如说是烂蕉化(lanjiaolization)!
巫统可以越来越烂蕉化,应该多得其他政党党员已经de-chundoi(去春袋),政党已经de-virgin了!

薰衣草夫人 said...

白痴太多,该先"去"那一个?

鱼米之乡 said...

二楼兄,那些已经被砌(春袋)的政党还以为自己有种,每天在自讲自爽!
最新是祥仔为了SPM 10+2,还死不承认会影响学生考华文。

michael said...

’绝‘一言击中。我们被愚民政策统治太久了。人民'dipersohaikan' oleh bn selama 52 tahun.
为了下一代可以生存在一个真正的国家。不是在食人部落。So, jangan 'dipersohaikan' oleh bn lagi!

· 康华 · said...

好字!

Botak said...

大王: 完全準確, 而且有一半以上是白...

康華 & FAIR佬: 從沒想到向來擅長抄襲的香港人也會如此有創造性.

二樓: dechundoi...你是說MCA?

夫人: 大馬人口不少...

魚米: 阿祥的臉皮已經十分的厚, 這些小事難不到他.

MICHAEL: 好字好字, mempersohaikan.,.以後我會常用.

方人也 said...

国阵中央政府数十年来,动用大量政府资源并操控大众传媒代为宣传“愚民”观念,意图白痴化人民去相信国家没有国阵不行,破环国阵就等同于破坏政府破坏国家。如今de-baichilization的第一步就是,敢敢换掉国阵中央政府,让民联做做看。如果脑里还相信换掉国阵,国家就会动乱,就是受到baichilization荼毒过深。

二楼后座 said...

鱼米兄,
那很好啊,先有的梁宇皋,许启谟,陈东海,陈修信,李孝式,杨世谋,王保尼,梁长龄;后有的林良实,林敬益,郑全行和邱家金(非马华,也非人类),黄家泉,黄家定,翁诗杰,蔡细历,黄溜溜(黄燕燕)等“族混”(林连玉老师是“族魂”的对照)又多了一个comrade in arms了。
以后我们什么都可以不教育下一代,上面这些名字一定要刻在自己家的马桶里,让下一代永远记得大马华社有出了一堆这些大马版的汪兆銘(汪精卫)!
还有,马桶记得做大一点,因为华社从来不缺这些家伙,会陆续有来的!

p/s:以后也不用买厠所纸,去马华总部跟他们要写着“联邦宪法第152条”的那一页来用就好了,因为马华已经彻底地把那一页撕的干干净净,仓库里库存应该不少。

二楼后座 said...

(二樓: dechundoi...你是說MCA?)

botak兄,
心照心照。

二楼后座 said...

今天是南京大屠杀72周年纪念日。
(请默祷一分钟吧)
1937年12月13日南京沦陷后,日军于南京及附近地区进行长达数月的大规模屠杀。
在日军司令官松井石根和第6师团师团长谷寿夫的指挥下,对中国人民进行了长达6周(1937.12.13—1938.1)惨绝人寰的大规模屠杀,惨遭杀害的无辜公民和士兵超过30万人,其中有2万妇女和少女被蹂躏。
在1937年上海淞沪会战失利之后,蒋介石为什么明明知道南京守不住,还主张坚守南京?原来蒋介石寄望于在南京坚守几个月就能等到苏联出兵。
等苏联出兵?结果救兵没到,自兵先跑。
(南京保卫战的计划不是死守,但实际执行时却变成了死守。南京卫戍司令长官唐生智下令所有南岸的船(包括卫戍长官部)均交36师控制,以坚定死守的决心。
城外的部队不许退入城内,城内的部队不许出城。北岸胡宗南的第一军可以射击偷渡江北的船只。这方法尽管死板 ,但如果真能贯彻,孤注一掷绝了大家撤退的念头,反而可以一门心思的死守。
可实际情况却不是这样。唐的长官部偷留了条小火轮,各师均偷留了船,但只有师旅长们知道,所以高级军官从一开始就给自己留好了后路。只有前线的国军士兵们是真正抱定死守的决心!)
结果,南京只是一个留有零星国军和大批平民的地方,沦陷后就变成一座鬼城。

好了,南京故事讲完了,回头看看马华和民政的所作所为,像不像当年誓死要死守南京的高官?
什么维护华教,保护华社利益,结果利益和退路都是留给自己。
从来就没有想过要自力更生,把巫统的慈善当成当年的苏联救兵,苟且偷生,当巫统的激进派兵临城下的时候,不但把华社的利益绑死,也间接地埋葬了华社的前途!
历史会一直重复,当年有南京大屠杀,现在的华社,也不是在面对着文化大屠杀吗?
国家干训局课程,一个源流学校,10+2方案,已经是进攻的口令了,亏大家还在幻想巫统鸽派抬头不抬头,请各自多多保重吧!

Frank C said...

I like "dipersohaikan", good term of "baichilization" in malay.

Cool~!!!

Who say, chinese is not creative~

Show it to the professor, k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