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4 December 2009

不插如何交

華叔助理後庭花一案, 奇峰突起, 迷離之極. 本已查知該小白臉, 屁股完美如故, 肛門絲毫未損. 屎尿奮便, 勇猛排出自如.

然今有官大人者, 拍板斷案, 曰: 縱其股無損, 難斷華叔無罪, 開庭審之, 必不可免. 即: 肛門完好, 未必無肛交也.

差呼, 此官大人英明蓋世, 開風氣之先, 實為改革派也. 此斷案一詞, 震古鑠今, 於番薯國司法界, 影響深遠.

小民雖愚鈍不堪, 奴性沖天, 每見官大人, 磕頭如搗蒜, 但對春宮大小片, 略有所涉, 東瀛AV焉, 西洋黑白妞焉, 三P四P焉, 疊羅漢十八式焉, 中日大戰等等, 滾瓜爛熟, 尤對‘交’字, 體會甚深. 故不解官大人之判也.

何故?

皆因交者, 必有插入也, 無入則不為交矣.

蓋交媾者, 插B也, 肛交者, 插股也, 口交者, 入口也. 其餘作如是推, 人驢交焉, 人馬交焉, 萬變不出其理. 意屬同歸.

故小民光頭不解, 有交必有插, 有插必留痕. 無痕則不曾被插, 不插如何成交乎? 肛交一案, 從何審起?

如此一來, 天下亂矣. 蓋吾與美眉電話談心, 曰口交乎? 吾怒罵 “吊你老母”, 曰性交乎?

巫統諸公, 所託非人, 以致有今日之誤. 當火速往霹靂州太平市, 夜尋太平湖阿瓜, 所得股臀, 必千瘡百孔, 痕跡斑斑, 如此裁贓, 華叔完矣!

又或, 當抓此小白臉, 着數大漢輪之, 待傷痕累累, 嫁禍華叔, 則百口莫辯矣.

因官大人不諳交之精髓, 不知其中奧妙. 如此誤斷誤審, 誤國誤民之餘, 豈能服眾乎?

28 comments:

Fairnation said...

还是Botak干脆,本想写了,左度右度,拖泥带水,给你捷足先登。

还有已经有医生证明华叔有勃起障碍。又何德何能破门而入?

等下又会有人讲, 你不给他事先吃了蓝色小精灵+碌葛阿里+搽硬度神油。。。

我没证据说你咬人, 但我相信你有咬。 人家看到他打你, 只是我相信他并没有打你。哈哈!

木子 said...

哇 ~~~ 這篇... “勁” 啊!!!
昨天看到這篇報道,讀完后,
我笑了。

tamiya said...

haha,我也百思不得其解。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二楼后座 said...

小白脸屎眼完美无缺?
有办法可以证明他被捅过,又完美无缺的,就是当华叔要捅的时候,一定要先套上okamoto制造的skinless 3000(他妈的超薄的),然后包上cushion,再套一个也是okamoto的产品-super big boy(盒子外表有一马头的那个),插入不留痕,爽过不留精。
第二,就是查查看小白脸有没有去过泡菜国韩国。
作为整容大国(不相信,看看他们都是不要脸的家伙就知道了,还有,90%的男女明星都是整过容的,剧本内容都是copy台湾70,80年代的爱情剧,只有傻瓜才会患上他们所谓的“韩流”)肛门再怎么被捅爆,让医生挥两刀就可以完美无缺了。
华叔不举?
不会吧,作为当年回教醒觉运动的大头,华社被他吊得一哭二鬧三上吊的一幕还记忆犹新呢。还是那时候吊华社吊过头,现在不举了?
咦,我提供了这么多方案,会不会被国震请去当政治秘书啊?

鱼米之乡 said...

Botak兄,回来好几天了吧?天天看报纸,小心高血压。法官只在落实番薯国口号而已;当笑话看吧!在这个Boleh land,还有什么不会发生?你说的“大报无能,小报无齿”才是让番薯国人民50年不能醒觉的主因。

二楼兄,Botak 兄这篇文章你应该会有下集吧?等你了!

鱼米之乡 said...

二楼,请你做整人专家准没错!

飞星 said...

Botak,

无插能交,是马来西亚的创举与光荣,加油,1 malaysia 。

二楼说得妙。

eddieliow said...

有影片和录音,再加有人证 = 没证据,不控。只有一个当事人说被人唱后庭花加医生报告讲没被插入痕迹 = 不管有没有,照控。简直是是非颠倒,妈的。。。。

Botak said...

FAIR佬: 早就寫好這篇了, 本給了風雲時報的專欄, 但是想想可能太黃怕過不了關, 便抽回自己放在博客.

木子: 嗯...我這裡有點像小報吧? 哈哈哈.

TAMIYA: 莫須有, 莫須有...

二樓: 他是不是不舉應該要問他老婆, 不過我不太好意思問...

魚米佬: 回來啦? 日本之行如何? 有空定去適耕莊找你.

飛星: 大馬創舉? 問那雞沒有得插便成交看他要不要?

EDDIE: 烏雲蓋日....伸手不見五指.

moo_t said...

不插也可以交 : 曰为 : 神交 - "神"经病法官"交"差。

草禾刀, blee said...

哈哈哈哈!!笑到草禾刀翻!!哈哈!!
再看看垃圾,不只能插,还能炸,您吹咩!!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骂个屌就是性交了,强啊!

薰衣草夫人 said...

为何如此复杂的?不如由光头佬你来当官,案件就不必拖那么久,也不必浪费纳税人的钱!

二楼后座 said...

(请你做整人专家准没错!)
鱼米兄,
我只是av专家。
写下集不是我的专长,写下面的事情我倒是有点功力。

(他是不是不舉應該要問他老婆, 不過我不太好意思問...)
不用问他太座,让他执政一次,看华社会不会再被插,就知道了。

moo_t,
绝句。

飞星,
(无插能交,是马来西亚的创举与光荣)
你是说当年拖衰家马嗨吊没有“插”华叔而把他“交”给警方吗,哈哈哈?
其实马嗨吊有举(创举)有插,只是没有灯光(光荣),看错地方插了他的眼睛。

Jack said...

此小白肠胃甚好,上大号一路顺风,条条直通罗马,故洞穴完美无暇,不足奇矣!
肛交乃阳具插肛为准,惟华兄伤及背脊,经已不举多年,想必是以手指插之,故应无罪释放之!

失败のman said...

好像在看文言文。

飞星 said...

二楼,
哈哈...如何插,怎么交,是他们在说,导演是他们,制作是他们,主角下场生死,他们说了算。

anakmalaysia said...

My friend, the penetration is through the nose , i guess. Anyway, your chinese is at another higher lever , congratulation.

Botak said...

Moo_t : 神交者, 精神性交也

草禾刀: 我只知道插和吹, 這炸嘛, 功夫深厚得多.

大佬: 要不我們還能怎樣?

夫人: 我如果當法官就判小白臉報假案, 入獄三年加給三條大漢…

二樓: 他如果還會硬應該不會插華社, 因為他老婆等了很久.

JACK: 手指也算, 除非用冰棒, 一插即溶, 沒有痕跡.

蜘蛛人: 插屁股古有來之.

飛星: 其實巫統幾乎是最佳黃片製作人.

ANAKMALYSIA: Nose??? Then Anwar’s must be really tiny.

二楼后座 said...

(Nose??? Then Anwar’s must be really tiny.)

his penis is not tiny, but long and slender enough to penetrate from nose to anus.

咚咚 said...

也许法官本身三岁过后小蕉蕉停止发育,所以他怀疑华叔也患上与他一样的疾病,能插後不留痕。

michael said...

哈哈!真是玩马来西亚!
『唔讲又边度有得笑,唔屌又边度有仔叫』。哈哈!1马来西亚!

二楼后座 said...

喂botak兄,
当了风云时报的当报红人都不单一声,好让小弟call全兄弟出来点爆竹帮你开斋大吉庆祝一下嘛!
波咯尚未脱下,揸波仍需努力!!!
you will never 吊 alone.


p/s:如果是被吊的话,你自己脱alone.

Botak said...

你們這班友仔真是不可以有黃色話題, 否則在二樓的帶領下就來了....我這裡就來要放for adult only

二樓: 沒有什麼, 有一個專欄在那邊, 大約一個星期一篇, 然後他們轉載我的博客

草禾刀, blee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草禾刀, blee said...

嘿,波大原来您姓叶的。。。ka ki lang,握握手以下!(对不起,草禾刀后知后覺。)

恭祝波大专栏广受欢迎!!

Botak said...

草禾刀: 原來你的草字頭是葉字...那禾刀應該是秀吧?

草禾刀, blee said...

不是啦!草禾刀的名字的其中一个字是“草禾刀”组合,不过草禾刀是姓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