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7 December 2009

民聯不需要甘地

國陣以3票之差, 通過了預算案. 全國譁然.

譁的是原來國陣已經如此脆弱, 不再是不可打敗的. 譁的是民聯竟然有19位國會議員沒有出席. 頓時民聯或兩線制的支持者媽媽聲, 吊到民聯領袖屁股穿洞, 一聲不敢出.

唉, 吵什麼? 這種事情實在沒有什麼大驚小怪的. 從民聯一組隊開始, 你們便須有心理準備, 期待這一天的到來. 民聯成員黨間的責任和共識, 從來都沒有協調好.

民聯的強處在於各黨處於同等地位, 全部事情以互相妥協解決, 沒有人可以專橫跋扈. 這種合作方式給選民看到了新人事新作風, 不像國陣一黨獨大其他的都是巫統養的狗.

但是事情總有兩面, 偉哥能夠讓你抬頭也可能使你金槍不倒而入院. 民聯的問題倒不在於各黨平等, 而在於沒有一個協調得當的總綱領. 有人說必須有一位人人屈服的領袖, 這我不同意. 說這話的笨蛋一定是習慣了強人政治.

總綱領比強勢領袖重要. 他讓民聯知道什麼時候可以各自為政, 什麼時候大家必須一起幹, 不能偷懶. 總綱領規劃的, 是責任和共識. 因為, 三大政黨, 有各的遊戲規則, 有些不需要妥協而須被尊重, 但是有些則須妥協.

一個有領袖魅力的領袖當民聯總領導, 華叔也罷, 老聶也罷, 再益也罷, 林老爹也罷, 不是由他來說了算, 而是要他來推動這個總綱領.

協調了責任和共識, 慢慢的, 往好的方面發展, 影子內閣的雛型就出來了. 往壞的方面發展, 不合時宜的成員黨綱, 如建立回教國等, 也會浮出水面.

但是民聯現在很大程度上是逃避現實, 眼光短淺. 只看眼前的勝利和利益, 置意識形態差距而不顧, 偏偏, 這就是計時炸彈.

然而竟然有人還會在這時候提議把聶老捧上神檯, 奉為大馬的甘地, 和民聯的精神領袖.

哇老耶, 甘地咧? 民聯缺少精神領袖嗎?

跟甘地相比, 老聶宗教氣質太重, 為人保守, 缺少新時代的民主認知, 對代表封建政治的蘇丹也不敢造次. 他是個三大民族都尊敬的好人, 但未必是三大民族共同的聖人, 尤其對非回教徒和非馬來人而言. 再益這番說話, 太以馬來人為中心了.

別玩了, 民聯不需要強者, 不需要甘地, 只需要一個協調了共識的總綱領, 那領袖說話, 就不會叫不動人, 更不會忘記在特定時候, 不管你屬於民聯那個成員黨, 都須出席某個國會會議, 一起幹國陣的娘.

(刊登於風雲時報專欄
)

25 comments:

波波 said...

光頭,是言之有理啦,不過我疑惑的是,哈哈風雲可以看到干人家的娘這種字眼咩?

二楼后座-love will tear us apart said...

别胡闹了,帮主怎么可能是圣雄甘地!
大家忘了吗,霹雳州的烂蕉非法州务大臣赞比里已经“霸占”了圣雄甘地。(最扯的是他连南非人权斗士曼德拉总统和美国黑人平权运动领袖马汀路德金牧师也一起归为己用)
话说回来,看来习惯了强人政治的大马人民,还是没有从奴性中解放出来。
botak兄讲得没错,不先搞好一个共同共识的总网领,以这个总网领来带领民联的政治方向走的话,到头来,就算民联拿到了执政权,还不是走回国阵这条路,那请问两线制要来干嘛,多一条线来绑死自己吗?
一直埋头苦干地搞精神领袖,控制不好,就是另一个拖衰家老马出来了。
权力,永远都是政治佬的春药,吃过了爽,爽过了还会再吃。
推出总网领,彻底地透明化决策,坚持三权分立,建立法制社会,接下来消除不平等政策,不分种族地帮助真正需要帮助的弱势群体(建立完善的福利制度),你民联会输,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

Botak said...

波波: 風雲算是較有彈性的, 上次我懶叫也放了, 別說幹他娘.
對了, 看了新聞, 才知道我成了未卜先知, 昨天 (星期三)他們也講總綱領了, 但這文章我星期一就寫好, 星期二交給風雲的. 哈.

Botak said...

二樓: 今天人家總綱領出來了....

(對, 聖豬幹地我們已經有了, 就是赞比里)

二楼后座-love will tear us apart said...

对哦,出来咯。
为什么我的马仔没有跟我讲,他妈的烂猪肯定在睡觉。
你是未卜先知还是你新闻界的kawan早已经放料给你,嘿嘿嘿。

Frank C said...

光頭的文章的原创性,应该是有口碑的。。。

风满楼 said...

读了二楼后座的评语,风满楼得写一篇《解放奴性十足的马来西亚人》。

二楼后座-love will tear us apart said...

风满楼老师,
您这句话应该是贬多于褒吧,哈哈哈我又被老前辈插啦。
以后请多多指教,后辈要学的还很多。

方人也 said...

东方人大都有选择“人治”的趋向,而不像西方那样全然相信“法治”才是治本办法。当面对贪官污吏为匪作歹,以至国家陷入水深火热的时候,东方人的第一的想法,往往就是期盼包青天的出现来协助拨乱反正。是不是因为走不出“人治”的思想框架,民联才需要精神领袖?

Botak said...

二樓: 如果整天有人放料給我寫, 不管是民聯或國陣, 時間一久, 我就會禍事臨門了.
不屬於任何陣營, 獨立性用自己的分析寫稿比較好. 誰都不賣帳, 也誰都不是同盟.

FRANKIE: 不敢不敢, 只是少人像我這般無思亂想罷了.

風滿樓: 如何解放他們? 本來就沒有人束縛他們.

方人也: 所以再益實在令我失望. (我相當看得起他的)

二楼后座-love will tear us apart said...

botak兄,
你老人家又误会小弟啦。
我当然知道你够独立性,也不是叫你去当某某方面的文旦或枪手,只是写东西时数据很重要,而情报网(可刮的料)可以让你有更多的数据去过滤消化成为依据,然后去分析每一件事情。
而情报网这东西,要嘛你就人在现场,要嘛你就建立一个很强的人际关系网络。
共勉之。

Botak said...

我明白. 放心, 我不會誤解你. 我倆神交已久, 大家心照.

moo_t said...

尊崇英雄的人, 不可以说全是奴性。 有时是因为懒惰, 全不事让“英雄”去冲拼, 自己躲在背后。 有些呢,是抬轿的人,抬高英雄自己就水涨船高, 顺便捞点油水。

二楼后座-love will tear us apart said...

心照心照。
咦,神交???不是口交吗?










大家别误会,我们俩不是那个那个的,口+交=“咬”。经常咬来咬去,嘿嘿嘿。

Frank C said...

口交 = Oral Intercourse......

Botak & 二楼后座 having some affair...

二楼后座-love will tear us apart said...

mr.frank,
hahaha...........did you read my whole message,especially the part at the bottom?

鱼米之乡 said...

如果民联需要像BN出个强人才能统领,支持两线制的选民真的无语问苍天了。

二楼,又换相片了?颓丧女郎可能是黑蜘蛛,小心!龙虎豹在鬼子国买得到吗?还以为你看阁楼或是花花公子。对港灿没好印象,但年轻时看龙虎豹真的能让人马上升旗。

二楼后座-love will tear us apart said...

鱼米兄,
龙虎豹还有出版吗?
其实它才是我们的青春梦。
以前在山城,能买到这本“秘笈”就这有“陈虾”这个书摊(botak兄他老人家搞不好是熟客,哈哈哈)
playboy他也有卖,只不过playboy货源充足,吉灵佬的书店一般都有。
以前为了这本“天书”,省吃省喝不大紧,买的时候还要先站在老远的地方等,等到没有熟人在店里才能够飞快地跑进去买,想起来真的是傻海。
唉,现在的小弟哪会知道我们的当年苦啊。
买书难不要紧,以前也在这里讲过,偷看咸片简直就比去爬himalaya还要冒险!
现在科技发达,要看这种东西,只要上网,手指轻弹几下,什么照片动画都有。(还好我有跟时代共进,嘿嘿嘿)
至于换照片,因为本来就听joy division
听到走火入魔,而前两天在整理电脑里的档案的时候,挖到一些以前d/l的照片,就把它贴上去,顺便纪念一下英年早逝(23岁)的ian curtis(图中那一位)
p/s: love will tear us apart是joy division经典中的经典的一首歌。
作为post punk的代表(其实他们是punk rock开山鼻祖sex pistol的仰慕者),joy division以沉郁的歌词来表现英国青年的郁瘁与无望,加上ian curtis特殊唱腔,开创了post punk cool(亦称low key)时代。
听了joy division,不,应该是ian curtis,你会觉得其他乐队只是在玩轻音乐。
 

Frank C said...

以前都不太愿意借同学的龙虎豹,书上总有一阵怪怪的味道。。。。

可那时有一书在手,真的很方便的,真的是:“饮食愉快,排泄通畅,万事顺意。。。“

现下年轻人真的不知道我们的当年苦啊。科技太发达了。。。

Botak said...

唉....天啊....我的命好苦啊...怎麼連甘地都會變成龍虎豹? 我的博就來變黃了...

二楼后座-love will tear us apart said...

(怎麼連甘地都會變成龍虎豹?)
哈哈哈哈哈哈哈。。。。。。。。。。笑9死我啦!!!

鱼米之乡 said...

二楼兄,这几年在番薯国都没看到新版本,又没再去港灿的自治区;那三只动物的书应该进入博物院了吧?

Botak兄,在番薯国,黄不是代表贵族吗?你沾光了!君不见番薯国的山番一出国就变得比欧洲的更黄吗?

草禾刀, blee said...

怎么总感觉到波大乐见其黄。。哈哈哈。。。。

Frank C said...

我们70年代的是看两本书长大的:龍虎豹 和龍虎门。

80年代后期,很少知道是这些是什么来得咯。

龍虎豹,伴随着我们长大的刊物,充满着当年的血气方钢,幻想,懵懂与对成长的憧憬。

这还让大家回忆起,是如何长大成如今已开窍的婷婷玉立,秀色可餐。。。。

二楼后座-love will tear us apart said...

(我们70年代的是看两本书长大的:龍虎豹 和龍虎门。)

对对对,虽然我们是后期,也一样。
白天看龙虎门的电光独龙钻,晚上看完龙虎豹就幻想可以钻谁(有时还梦想成真??),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