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5 December 2009

詛咒和屁股的時代

巫統對屁股的迷戀, 真的十分的執著, 令人感動. 先是說安華插人屁股, 後有州議員檳州議會用屁股衝人.

也許他們真的無法可施了. 也許他們本來就是沒文化的流氓. 土包子做土皇帝慣了, 突然給拉下來, 以為做反對黨就是大吵大鬧. 不給吵就給你屁股看.

然後這邊廂, 似乎民聯也是無法可施了, 就執政了幾個州又怎樣, 資源還是握在中央手裡. 中央不理人民死活, 只關心民聯死活, 全方位圍堵, 你能怎樣?

不能怎樣, 氣打無處去, 只好咒死你, 華人只有私下吊媽插海, 卻不敢大集會一起吊. 馬來人較團結, 吉蘭丹州幾千人集會警察又不敢抓, 老人家想來想去只有這一招. 你搶了我的油錢, 就要你pecah perut 吧.

我說怎麼那麼簡單, 沒有C4怎麼pecah perut? 至少應該和華人商量商量, 我們可以貢獻茅山術, 腳踏七星, 劍刺靈符, 急急如律令, 不給油錢讓你大便不出. 喝!

偏偏行動黨的人不爭氣, 沒有taste, 竟然咒人下地府. 咒下地府搞鳥啊? 整個地府都是國陣的人啦. 他們下去如魚得水, 連牛頭馬面都要跑, 忘了人家可是舉牛頭跑整條街的, 閻羅王都tak boleh tahan.

馬華民政總算找到話題, 從龜殼裡跑出來, 大叫大嚷. 唉唷唷, 人家發短訓咒人就要辭職, 巫統的在神聖的議會耍流氓你就與他共進退, 要華人的血洗劍你就喃喃自語, 說華人寄居你們春袋就縮了進去.

看來你們是比較贊成show屁股的, 畢竟強調屁股, 是國陣的特色. 尤其馬華民政, 更是不屈不饒的跟屁蟲.

建議民聯的人暫時跟跟風, 國陣幹什麼你們就即刻, 記住, 是即刻, 跟着做, 然後看他們說什麼, 這才是正確的對付國陣的方法.

所以不用把八月十五對着人, 直接就脫了吧. 以後開會記得穿短褲, 方便脫下. 有什麼辯論大家談不妥, 不管民聯國陣, 整排齊步向前走, 轉身, 脫褲, 搖屁股, 穿褲, 回座.

14 comments:

Frank C said...

haha.... Awesome~!!!

mimie said...

它们污桶也许用屁股对人惯了啦。君不见他们在回教堂祈祷时就是一排又一排地用他们的屁股对着前面的人吗;如果有哪位仁兄不小心放了个臭屁。。。也没听见过有人会因此打架,还是一样abang-adik的。也许民联有点大惊小怪了,议会里应该还有其他更值得为人民跟国阵议员争辩的事。

Frank C said...

We are now in a great new era of "Political-cursing".

There is no way someone explode without a good reason, aside from C4.

It's funny, and pathetic with Malaysian Politic.

Anonymous said...

啊,不好意思,更正一下,应该是“用屁股对着后面的人”

mimie

二楼后座 said...

乌合之众!!!
大马的政治佬讲得好听是政棍,不好听是流氓大盗。
印证了诗人北岛的名句: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一个已经沦落到以政治集团利益为优先,极权统治的国度,人民投的票究竟意义何在?
一个已经在实行种族隔离政策,利用人民团结之名去灭掉别族的文化和优点的国度,当年的独立斗争究竟意义何在?
一个已经在搞文化大革命,行政机关成为红卫兵,一切反执政党就被扣帽子打成国家动乱分子,反回教反土著的国度,三权分治的资本主义国家的基本政治制度究竟意义何在?
一个已经把人民生命和前途置于自身利益之外,(武来岸兴建垃圾焚化炉事件,怡保红泥山埋毒事件,万挠新村辐射性高压电缆穿越新村事件,和现在的劳勿武吉公满新村山埃采金事件)议员不再代表自身选区利益,道德和人格,人民不再是国,州,市议会的主人的时候,民主自由主义的存在究竟意义何在?
身处一个嫌疑犯和别国女婿领导的国家,究竟意义何在?

希维雅 said...

要对付卑鄙的人就要比对方更卑鄙?
PS:我住在万桡的~
上了几次报纸后就“水静鹅飞”了~

Fairnation said...

国阵现在只挑对手不入流的动作炒作,但却可以放过十恶不赦的罪人。
真的很没有说服力。 只看到人家眼中的刺,却看不到自己眼前的梁木。
虚伪! 虚伪! 虚伪!

祥林嫂 said...

行动党员这次搞的小动作的确不入流,连那些已经跟随主人自宫了的文棍都说他们是流氓政棍,真是活该,哈哈哈哈哈。

eddieliow said...

难道他们是专搞屎忽的“阿倌”。

anakmalaysia said...

si fat kwai.

chongsiew said...

哎。。 屁股時代。。 他们。。!! 哎。。 KNN。。

风满楼 said...

马来西亚的气候炎热,刚从Uk回国的Botak无所适从,喝多几罐鬼佬凉茶就没事。

木子 said...

光头兄,会国几天就让报上的新闻弄得这么 hot 啊~~~ :p

Botak said...

FRANKIE: Yes, it is pathetic, I really don't know what to say about PAS. But what choice do they have?

Mimie: 這樣說有點不公, 畢竟其他宗教祈禱時也是屁股對着後面的人. 只是沒想到在議會竟然有人來這一招. 真是神來之筆....

二樓: 我喜歡這句: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它總結了我的貼文.

SYLVIA: 也不是那麼說...不過在這雙重標準的國度, 我們儘管試試他們幹什麼我們也幹什麼, 看法律後果怎樣?

FAIR佬: 人家許久才發市一次, 怎樣都要給人家一次機會.

祥林嫂: 那位行動黨的仁兄聽說紀錄本來不太好. 剛好弄個這樣的case 出來, 整個民聯只好暗谷...哈哈.

EDDIE: 不是. 但是他們是啊倌的好朋友.

MICHAEL: 哈哈. 這句話只有廣東人意會...

CHONGSIEW: 所以我建議穿短褲上班.

風滿樓: 也不是啦. 早就預了. 我不習慣的是生活. 政治嘛, 麻木了.

木子: 沒有啦, 回鄉下看看我女兒就什麼氣也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