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3 December 2009

烏言訣句

之一: 塌塌歌

塌橋哭斷腸
樓塌人遭殃
政府偏不塌
豬狗天下王

之二: 黑手黨政績

搶了州政權
丟了戰鬥機
炸了蒙古妹
苦了番薯民

之三: 清真妙世界

肉骨茶犯戒
喝酒要打鞭
利息不能收
貸款要兜圈

38 comments:

Frank C said...

哈哈,好诗,好诗。

活在古代,你就是才子了。

HK said...

葉秀才,幸會幸會!

Kate said...

一级棒!

戆居居看天下 said...

听说你回来了, 有机会聚一聚。

黛丝 said...

都说你了得咯!!
哈哈哈。。。

张玉燕 said...

柏杨写了一本丑陋的中国人,你应该也写一本丑陋的番薯国。你可以的!

波波 said...

不过活在秦始皇坑儒焚书的时代你就。。。。

淼淼 said...

写的真妙!!!!

· 康华 · said...

好在有你,我们得以苦中作乐。

二楼后座-unknown pleasures said...

(4)烂蕉狗熊传
东邪张大千,
西毒翁大炮,
南帝蔡cd(细粒)
北丐虚子根。


(5)无阴公
税金又加重,
没钱找阿窿,
道路还是洞,
到处有基宫。


(6)溜跑瘤疱
山埃虽是毒,
毒不过人心,
四川范跑跑,
大马黄溜溜。

路見要鳴 said...

老兄,
有机会出来喝杯茶吧!

eddieliow said...

你和2楼后座的诗一样妙。

Botak said...

FRANK: 活在古代, 我連鄉試也過不了.

HK: 不敢當, 不敢當.

KATE: 沒有沒有...

ANGKUKU: 好啊, 有email嗎?
botakray@gmail.com

黛絲: 妳別跟着瘋...

玉燕: 還沒寫完就給人煲成了番薯糖水.

波波: 那我一定站在秦始皇那邊, 因為我最討厭儒家.

淼淼: 妳的名字也淼(妙)

康華: 我又何嘗不是?

二樓: 果然是下集!

路見要鳴: 可以啊, 你也是住適耕莊的吧? 那天差點就跟魚米佬回家, 後來時間安排不到才做罷.

Botak said...

EDDIE: 我就來請他做我的槍手.

四月 said...

呵呵呵,光头生妙笔;二楼见真章!两人真的是活宝双剑客。

二楼后座-unknown pleasures said...

(我就來請他做我的槍手.)
可以。先把钱给我再说。
记得分三次,最好是放车尾箱。
如有需要,记得用飞机接送我,ok?
在hotel交钱也可以,记得不能每一次都用同一间hotel,更不能用同一房间。
最后的要求就是请你给我一个职位,做什么都可以,包括出卖自己人。但是你要控制你的马仔,不爽的时候不能让他们随便撕我的照片,我这么靓仔,撕破了不好看。
如没有问题,立刻成立。


哈哈哈哈哈。。。。。。

Botak said...

APRIL: 這鳥蛋有本事把我的任何話題都變成18R.

二樓: 你靚仔? 先把照片放上來.

淼淼 said...

二楼后座的诗更妙呢,请他当枪手绝对没“走鸡"
!!!哈哈哈。。。。。

鱼米之乡 said...

Botak,如果能加上横批,应该是2009年的鸟言精句。
二楼,相片呢?

leejiajia said...

波大,你的博客女粉丝肯定不少,安帝级的浮水面,小mm只敢潜水,很好看也只能偷偷看,因为二楼在上站的高望得远,衣服穿少少......

二楼后座-unknown pleasures said...

相片?
我什么都拍,就是从来不玩自拍,也从来不拍大合照。
我自己也没有自己的照片,有也是已经拿去当ic或护照的大头照。
所以,我也在抓头要怎么伸出来。

Botak said...

淼淼: 想不想給他射下試試看...

魚米佬: 2009年? 還沒完呢

離家家: 我的女紛絲? 應該不多吧, 這裡陽剛氣太重. 尤其年輕的MM, 應該不會喜歡...(二樓又整天偷看)

二樓: 你連頭也找不到? 是否草叢過於叢密? 該修剪了.

Frank C said...

如果他是玉树临风的美男子,那他一定是为了避免mei mei 的纠缠.

如果他是满面胡须,开始发福的中年颓废汉,那他的“神秘形象“政策,是走对了路线。

那刻意朔造的放浪不羁的形象,背后藏的可能是款款深情的一世情缘............

淼淼 said...

botak兄,还是你自己留着用吧,再说二楼连张照片也没有叻。。。。。。:P
嘿,我就是你的女粉丝啊。。。。^_^

戆居居看天下 said...

ad_chaw@hotmail.com
新年前来一个聚会咯

二楼后座-unknown pleasures said...

(二樓: 你連頭也找不到? 是否草叢過於叢密? 該修剪了.)
他妈的冬天太冷缩起来了,剪了也找不到。

(離家家: 我的女紛絲? 應該不多吧, 這裡陽剛氣太重. 尤其年輕的MM, 應該不會喜歡...(二樓又整天偷看))
这里不是阳刚气太重,是臭气冲天。
botak兄是师奶杀手。
不是我整天偷看,而是我有帮botak兄打广告,这里也有一票他的粉丝。

(那刻意朔造的放浪不羁的形象,背后藏的可能是款款深情的一世情缘............)
mr.frank,你是心理学高手?
对,一世情缘。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生与死的距离
而是我站在你的面前
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我站在你的面前
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而是爱到痴迷
却不能说我爱你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我不能说我爱你
而是想你痛彻心脾
却只能深埋心底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我不能说我想你
而是彼此相爱
却不能够在一起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彼此相爱
却不能在一起
而是明明无法抵挡这一股气息
却还得装作毫不在意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明明无法抵挡这一股气息
却还得装作毫不在意
而是用一颗冷漠的心
在你和爱你的人之间
掘了一条无法跨越的沟渠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树与树的距离
而是同根生长的树枝
却无法在风中相依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树枝无法相依
而是相互了望的星星
却没有交汇的轨迹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星星之间的轨迹
而是纵然轨迹交汇
却在转瞬间无处寻觅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瞬间便无处寻觅
而是尚未相遇
便注定无法相聚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是鱼与飞鸟的距离
一个在天
一个却深潜海底

够不够深情?哈哈哈。。。。

二楼后座-unknown pleasures said...

引用泰戈尔(tagore rabindranath)的诗,来形容我对我自己的政治信念的无奈,好不好玩?

Botak said...

FRANK: 吊你啦, 亂亂講...

淼淼: 網絡世界虛無飄渺, 男女難分. 比如, 二樓可能就是女的...
不過, 我相信妳是女的. 女人為水. 妳的名字六滴水...

ANGKUKU: 沒問題.

二樓: 你是說日本也有一票? 架妹那裡會看? 而且日本過來的IP來去好像也只有兩個, 一個是你, 另一個是nippon阿巴桑??

二楼后座-unknown pleasures said...

ip可以飞来飞去。哈哈哈哈哈。
可以用同一个ip,也可以用很多ip,随心所欲。
我介绍的一票都是大马友,他们都是it高手(不要忘了大马很多人才外流),不一定用自己的,也常常hack我的来用。
因为我有一条线专门用来看av和影片,他们也常用,所以所以所以.......嘿嘿嘿。

但是要澄清的是,会在这里乱言乱语的只有我,他们只是看东西,而之前把你的波咯搞到乱七八糟的也不是我或他们,请别误会。
谢谢。
wishing u a merry xmas and happy new year.

Botak said...

原來如此....怪不得一個日本IP 進出那麼多次, 原來整班友仔share 着用. 哈哈.
我是電腦白痴, 不知道這些.

二楼后座-unknown pleasures said...

我也是电脑白痴,嘿嘿嘿。
他们是因为工作上的关系,不方便用自己的ip,所以就用我的。
我哪有空一天到晚都在网上啊,不用做啊。
再说,那一条线的电脑24小时开机,里面除了电影,音乐和游戏什么都没有,连防火墙和anti-virus软件都没有,谁都可以用,中标瓜了就重灌,反正他们都是天才,不怕不怕。
不过你可以放心的是,他们都是我的kawan,不会乱来,也不会乱乱去搞人,这是他们的原则。

淼淼 said...

如果二楼是女的,那就请快把照片承上咯。。。。。。

Frank C said...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是鱼与飞鸟的距离
一个在天
一个却深潜海底

你的诗 ,
让人有种忘了乳沟的初恋情怀。。。。

这种深坠的情感层面,很难把你和爱看AV的颓废中年汉连接起来。。。

四月 said...

简直就像爱看AV的徐志摩

Botak said...

愛看AV的徐志摩? 如果那時代有AV, 徐志摩肯定看.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4)烂蕉狗熊传
东邪张大千,
西毒翁大炮,
南帝蔡cd(细粒)
北丐虚子根。

贴切贴切!

Frank C said...

"爱看AV的徐志摩"

赞~!

草禾刀, blee said...

您们这里几条友,很妙咧!连徐志摩也出来了,哈哈哈!

波大这里真神奇,除了波大自己名言引人入胜外,留言更是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