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1 December 2009

放狗的隱議程

(對於愛狗者說聲抱歉…)

罵人寄居的給放出來了. 頓時朝野一片罵聲, 由於那傢伙喜歡亂吠亂咬, 許多人都把它形容為狗.

好, 反正也是一個形容詞而已. 就當它(他?)是狗吧 (這對我不重要). 重要的是, 為何他提早解凍, 在這個時候放了出來? 很多人把他看為欺負華人的種族主義行為, 是嗎? 或許吧? 但是, 在這個國陣民意日益衰敗的時刻?

巫統現在走的每一部棋應該都是為了選票或其他利益的, 不可能意氣用事, 除非有人蒙古痴呆症發作. 就像公正黨的人說, 是為了檳城的外環公路, 因為是阿末的公司承建的, 這可能是其中一個主要原因.

我想, 放狗出來, 不是放給華人看的, 是放給馬來人看的. 即是, 有人想來想去, 檳城的華人票已經是覆水難收, 像嫁出去的女兒一般. 但是, 馬來票還是可以爭取的. 爭取馬來選票嘛, 巫統最拿手的就是製造民粹英雄.

即, 這個是我們罵了華人的人, 我把他解凍, 以表示我不向華人低頭. 以表示國陣政府和民聯政府的不同. 因為, 我公開的議程就是把民聯政府描繪成華人的政府. 如果繼續把狗鎖住, 就是幫華人打壓馬來人的一種表現.

其二, 這動作代表了民政, 甚至全部國陣華基政黨, 已經不被巫統放在眼裡. 許子根? 他是什麼懶葩仔? 民政太弱, 馬華亂糟糟, 已經對國陣沒有絲毫的利用價值了. 想過嗎? 為何那隻狗一出來就說: 巫統不需要民政黨?

就因為界線已經劃明. 反正多說也沒有用, 就在民粹這條路線發揚光大吧, 這是巫統最擅長的. 再加上一個笨笨的民聯檳州首席部長, 只要抓住民聯一個錯誤, 加油添醬, 就希望馬來選票回流.

其三, 巫統內現在有所謂的開明派和保守派, 至少看起來好像是. 幹訓課程被檢討, 是開明派的勝利, 放狗, 是保守派奪回一城的表現. 但是, 有想過為何會無端端出現開明派? 都是老話題了, 怎麼現在才來開明?

馬華的黨爭, 給巫統敲了警鐘, 以其靠馬華攏絡華社, 倒不如自己來, 以國陣之名進行. 開明派, 可能是巫統探測華社的溫度計, 也可能是巫統裡不跟大隊, 想以更多元化的路線爭取選票的一個支派. 不過, 兩者都是巫統, 分別不大.

放狗, 相信有他的理由, 可以預料的結果是, 國陣華基政黨一致抨擊, 而更加造成了華巫對立的場面, 亂世出英雄, 太平盛世, 只能出瘋狗, 瘋狗不吠, 又如何出位呢?

19 comments:

moo_t said...

一针见血。

谁都看到东马每三个月, 就来跳一次舞要钱。 国阵现在靠东马支持, 太明显了。 我认为, 其实巫统真正要的不是马来票,而是马来公务员票。

现在民联还不清楚到底要和巫统抢马来公务员票这个票仓呢, 还是学习如何走向国家执政权的方向。

如果要民联走向国家执政权的方向, 那么就简单了。 第一个要做的事就是放出信息,保证“既往不咎“,稳住大部分公务员的军心。至于贪污的事,除了大鳄,总监以下的全被赦免。 这”宽宏大量“的招数一出, 肯定可以买到大部分马来选民的人心。 而且, 放过小鱼而追打大白鲨, 就算有人很不爽放过小鱼, 大部分人会觉得这是不错的中间路线。

什么民选市议会选举非土著太多会让马来人不爽的问题, 其实归根究底, 就是关于公务员饭碗的问题。

Anonymous said...

楼上的说得很好。

看来民联只是顾虑太多,每次都失去先机。

二楼后座 said...

有时候,当对手要向你展示实力的时候,不一定要抬高自己,只要把你踩下去,让你抬不起头,就足以。
这也不能怪巫统,因为民政和马华,一个当了北丐,一个还在争做“难弟”,这是华社的悲歌还是喜剧,大家心里有数。

anakmalaysia said...

Apa you boleh buat ?kalau you tak suka, you boleh keluar .Bodoh punya gerakan, bodoh punya china !

Frank C said...

(anakmalaysia said...
Apa you boleh buat ?kalau you tak suka, you boleh keluar .Bodoh punya gerakan, bodoh punya china !)

Betul betul bodoh kami ni, kalau kami bergaduh sama kau di sini.... berlajar cakap english lah ba, BM saya buruk macam tahi....

hihi.....

leejiajia said...

对这种乱糟糟的情况有点不安。麻花悯症已经没希望,华社真的“不担得又不抬得”,未来真是死路一条。比得上柬埔寨(钱不在还不凄惨吗?)

薰衣草夫人 said...

狗一出闸便发威,那两个党派的头头怎么还噤若寒蝉?冬眠吗?

Botak said...

MOO_T & 無名: 檳城民聯最大的失誤是沒有即刻爭取馬來票. 首長反應太慢了.

二樓: 我想, 馬華和民政已經完蛋了. 根根本本, 完完全全的完蛋了. 巫統到時會有新的代替品.

Frank: ANAKMALYSIA is talking the same thing as ours.

莉加價: 哈, 原來柬埔寨就是錢不在?

夫人: 沒發覺公正黨的馬來領袖發言啊.

二楼后座 said...

不是完蛋,而是没蛋(下面的两颗)
名都有得你叫,虚子根,蔡细粒等等。

鱼米之乡 said...

你说的没错,两者都是巫統,分別不大。

相信巫统在玩双面人,用1 Malaysia拉拢中立派,“钱疯报”稳住极右派与保皇派;加上二楼所讲的虚子根,蔡细粒等等卖力演出,再来个“正义至上”的自我阉割,歌颂太平,下届大选2/3易如反掌。

PKFZ事件只提控管理层的前港务局主席而不是董事局的成员,那不是本末倒置吗?没有董事局的决定,管理层敢做执行的工作吗?寄居论者早不放,迟不放,现在放只狗出来亂吠亂咬对中央政府是一举数得。。。。。。。大家就当场戏看吧!

维雄 said...

可怜了那位没根的许子。

Jack said...

不是没蛋,是没胆。

二楼后座 said...

jack兄,
没胆的人,不一定没蛋;
没蛋的人,肯定没胆!
共勉之。

Botak said...

二樓: 他們有膽得很, 要不然怎麼敢擺明出賣華社而面不改色?

魚米: 抓那幾個, 根本就是不相關的, 沒有上面的指示, 下面敢這麼做? 是除貪, 還是製造冤獄?

維維: 沒有可憐的人. 吃得鹹梅抵得渴.

JACK: 不是沒有膽, 也不是沒有蛋, 只是與本身利益不合. 君不見民政黨沒有官位的都罵得很兇?

二楼后座 said...

botak兄,
对,他们对华社有胆,对巫统没蛋。

csl said...

几个月前返乡,朋友载我去Pelita Nasi Kandar 印度连锁餐馆用餐。我说:“————且慢,这家餐馆跟某只疯狗有关,恕不赏脸!”况且我们槟城好吃的 Nasi Kandar 饭店多的是,何只那家?

隆市的Pelita餐馆,位于“花甲年华还吵吵闹闹的政党”总部和傲视全球的双子塔中间。常常经过,以前常去光顾,自从“内有恶犬”后就止步啦!

该死的疯狗!

Botak said...

CSL: 和那一隻瘋狗有關?

csl said...

一只叫做阿末依斯迈的疯狗!那个连锁餐馆,他有份!

" Ahmad Ismail gets 100% support from Malaysia Nasi Kandar Association by saying Chinese are Penumpang." Let's boycott them! ** STOP EATING NASI KANDAR AND LET THEM KNOW THAT WE ARE NOT PENUMPANG**
(http://thewhisperer-lonewolf.blogspot.com/2008/09/ahmad-fights-back-with-nasi-kandar.html)

Botak said...

我還以為真有那家餐館有養狗呢.
就幫他打打廣告, 以後別去吃.
不過人不吃, 狗吃. 最近剛好有兩條狗奉命到國會去投票使預算案過關, 立了大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