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0 December 2009

拉惹柏特拉的懶叫話

這位以民主鬥士與暴政受害者面貌出現的前皇族, 除了隨時準備爆料爆大鍋, 而讓那吉政權坐立不安外, 也不時以其大膽和爭論性言論著稱. 說着說着, 很多懶叫話就出來了

最近, 他說巫統之所以能夠執政, 要責怪的是其他全部的少數民族, 因為除去其他國陣成員黨, 巫統其實只得大約36%的選票. 換句話說, 其他成員黨的選票, 在各少數民族(包括華族)的支持下, 造成了國陣的勝利. 所以他說: 巫統不倒台, 別揍馬來人, 而應該揍華人, 印度人, 和東馬原住民.

老天! 其他國陣成員黨之所以勝利, 可不是全因為他們代表的那個種族, 這點已經是common sense. 東馬的國陣成員黨? 或許吧. 但是在西馬, 馬華獲勝的選區有幾票是華人投的? 要不所謂馬華強區為何在最多馬來人的柔佛州?

RPK 竟然還是以民族為導向來分析國陣成員黨的得票, 真的具備國陣精神啊!

第二: 身為全國第一大種族, 有51%的馬來人還是堅決不移的投給RPK恨之入骨的巫統. 但他竟然說, 不需揍這大部分的始作俑者, 但是必須責怪那些少數民族?

第三: 大馬的政治問題, 有華人和印度人的寄居奴才心態, 也有東馬原住民的愚民苟安意識, 但是最大的禍首, 是馬來人不能擺脫特權的保護傘. 而他們潛意識不接受被挑戰的態度, 才是大馬政治問題的主心干. 無論誰執政, 都避免不了處理這個難題. 只是責怪少數民族? 我靠.

第四: 那些白色恐怖, 歷史上所謂的騷亂等等呢? 許多少數民族投票時還有恐懼感, 是誰弄得大家選舉時都要神經質屯糧? 是那一個民族造成的? 你說大家一起負責我也罷了, 巫統執政就要揍華人和少數民族? RPK 的腦袋被牛踢了?

巫統是一個以種族意識為模, 來扭曲馬來民族意識型態的政黨, 但是巫統之所以可以成功, 是華人, 印度人和東馬人的幫忙, 還是馬來人的本性造成?

所以, 別來這一套, 巫統可以翻雲覆雨, 大家都有責任. 華人和印度人, 難辭其咎. 但是責任最大, 在馬來人.

37 comments:

· 康华 · said...

他这是激将法吧!

二楼后座 said...

哈哈哈,我也真想插他一下!
他既然有数据去证明有51%的马来人支持污桶,为什么不问问,或说服马来人自己,去降低这个percentage,而怪罪别族!
除非他数学零蛋,要不然,有了这51%或更多,就算全部非马来人投民联,污桶还是可以只手遮天。
看来他流亡流亡地越来越像邻国的白脸信,头脑烧掉,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可以出卖自己的灵魂去换取自身利益,也可能有样学样学老马,跳起假面舞蹈来。
knn拉惹伯特拉!

Botak said...

兩位: 我這種說法是十分有爭論性的. RPK抨擊馬來人曾經贏得不少華人好感.
但是我發覺他固然是反對馬來特權, 追求平等, 他也是個大馬來人主義者, 而且是驕傲的. 他不太看得起其他人, 並且他11年前的一篇評論513的文章企圖把責任說成馬來人華人一人一半, 我就很生氣.
有人認為我誤解他的, 看風雲時報已經有人留言抨擊我.
那不要緊, 但我要講的, 是大馬的政治, 其實就是面對馬來人的種族意識. 那就是, 像我說的, 主心干! 馬來人才是最大的問題.

二楼后座 said...

botak兄,
和华叔一样,他们把自己塑造成悲剧英雄,反污桶,很多人就只看外表,以为他们是这个国家的救星。
从他的著作和发表的内容来看,其实都是一条路,就是大马来主义。
如果他“有幸”可以上来执政的话,非马来人第一个要面对的,可能是真正的one malaysia,所有民族都被同化的one malaysia。
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就让它成为历史的过客吧!

咚咚 said...

马来人需要他,就好比巫统需要纳兹里一样,没有一头疯狗,谁敢叫板老马?

eddieliow said...

当初看他那篇文章时,我也不同意他的观点,BOTAK,我顶你。

Anonymous said...

他曾经说过,他认为应该怪罪那些支持国阵的非马来人,是因为这些在大选的时候投票支持国阵、或大选的时候没有去投票、或从来都不去登记为选民的非马来人,都有份在国阵政府出错的时候狠狠地插国阵政府,而且还插得比谁都够力。

我不知道第二楼的二楼后座的数学如何。不过如果有49%的马来人投选反对党,然后全部非马来人也投选反对党的话,污桶是不可能只手遮天的,恐怕也要交出政权来了。

我不反对波达不认为513事件是马来人华人一人一半的责任。因为显然马来人固然是主要问题,但非马来人也不能置身度外。

许多人都说,在发生什么大事的时候,先挺身而出的往往都是马来人,非马来人每每都采取观望态度,甚至是明哲保身。

大家的想法、或是出发点不一样罢了,何必去奚落人家的言论是懒叫话呢?我知道你一向来热血,不过这次就有点过头了,不是吗?

Botak said...

二樓: 我倒不認為他執政會摧毀多元性. 他受西方自由思想的影響很重. 不過, 他的中心思想是: 馬來人只要擺脫枴丈, 才會有自尊. 但是他對其他種族的認識基本不多. 這是個問題. 他不時從民主自由的角度看事, 這是好事. 但是他很少從別的民族角度來看事. 也難怪他. 除了身為自由主義者, 他也是個典型馬來人.

咚咚: 這場戲還沒結尾. 現在看是英雄的人, 很可能只是站在狗熊的對立面. 每個人, 每支槍, 背後都有背景.

EDDIE: 他得到許多華人支持的. 你我之輩屬于少數.

無名: 粗口是我的壞習慣, 我的用詞向來這樣, 並沒有什麼特別侮辱別人的意思. 讓你見笑了. 不好意思.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我看了RPK的那个文章,没有感觉,因为我不是他屌的华人对象(投票支持国阵的华人),我是反秤复民的。

二楼后座 said...

这位无名兄,
先要搞清楚,在botak兄这个波咯里,最好玩的是粗话可以当家常话,今天不是你吊我就是我knn你,如果不习惯的话,多来玩玩。(现在被你插我也有点爽爽的感觉)
对,我的数学从来就没有拿过好成绩,所以才要到处流浪,嘿嘿嘿。
话说回来,他承认超过51%的马来人支持巫统,这一点很重要,不管华,印人和东马土著(在老马的默认下,多少非法移民已经被归纳为这一群了)里面投国阵票的比例有多少,单独来讲的话,已经有超过一半的马来人支持巫统。
作为人口最多的族群,他们超过一半以上支持巫统,他不去读解这个问题而把责任推给华印和东马土族,他这个玩笑也开得太大了吧。
还有,他“很”埋怨地说,要怪就怪那750万名没有出来投票支持改变的选民,他们似乎不想改变现状,麻木的让已经发生的事情继续发生。
其实,到底是他们不关心政治,还是政治不关心他们,这个问题他到底有没有探讨过?
俗语有言,当你一支手指指着别人的时候,三根是指着自己的。有问题时,别一直怪别人,先看自己有没有做好本分。
还有,这位无名兄,你也不应该怪botak兄他老人家有点过头,拉惹伯特拉在发表这篇文章的时候,也不是大声地喊“不要揍马来人,去揍华人,印度人还有沙巴和砂朥越的土著。”吗?
公然地叫人去揍别族,到底是谁先点火?

(许多人都说,在发生什么大事的时候,先挺身而出的往往都是马来人,非马来人每每都采取观望态度,甚至是明哲保身。)
明哲保身?能不明哲保身吗?
只要站出来,你就被打成反回教,反土著。
只要你多讲,isa就等着你。
只要你被叫进去,能不能热着出来还是一个大问号!
好了,站出来了,保家园抗山埃,声音有到达议员的耳朵里吗?
吊桥断了人命没了,出来抗议有人负责吗?有人下台吗?
出来支持陈平回国,就被打成马共残余分子,好玩吗?
民联拿到几个州的执政权了,情况有很大的改变吗?还不是一样烂(什么房子固打制,禁酒令等等),只是比以前好一点。
只要没有政党下定决心,制定法治而不是人治,确定三权分立的政权,谁上去,还不是一样,只会在种族游戏里玩,结果倒楣的还不是人民。

他妈的今天打字打到比打飞机还累,干!

二楼后座 said...

还有,要补充的是,华社从来不缺走狗,像烂蕉邱家金和狗公郑全行这种败类,只是冰山一角而已,华人也不把他们当华人。
所以把这类家伙的票源也算在华人之内,华人能不无辜吗?

Anonymous said...

二楼后座,

《其实,到底是他们不关心政治,还是政治不关心他们,这个问题他到底有没有探讨过?》

我本身就不怎么同意这点了。我觉得,如果政治不关心他们,他们更加不能不关心政治。你不也说了吗,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我们做什么都没有预期中的效果。如果我们连最基本也能做到的都不做,就是票也不投,记也不登的话,那就静静的当顺民就算了,何必在网上喊来插去呢?

其实我没有针对任何人的意思。只是最近看了阿忠哥的故事后,非常感叹华人社会的冷漠,很多事情却又无能为力。偏偏身边不投票,不登记的又这么多,所以才在这里希望大家别赖来赖去。

Fairnation said...

我跟康华一样, 也是觉得他用激将法。马来票基本上已经分裂了和成型了。 他希望是催谷一下非马来人的支持。

他说的"揍"是真的叫人揍吗? 说真的, 我们华人从不缺该被揍的人,纵横部落格当中, 就有很多人为马华和民政塗粉抹脂。

柔佛2008的人口普查, 马来人44%, 华人41。5%,印度人9。1%,其他5。4%。 单单柔佛的华人就很"该打"。

anakmalaysia said...

We chinese got too much of dog legs.

咚咚 said...

fair佬说的好,我是柔佛人,更是两线制死硬支持者,我最想揍的选民就是柔佛华裔选民,当中包刮身边很多不愿登记的朋友,

咚咚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Botak said...

無名: 不錯, 華人社會冷漠. 但是華人的冷漠一大部分是由於對於環境的認命和無奈啊.
以後放個名字吧? 多幾個無名你叫我如何稱呼? 可能有一個是華英雄?

FAIR佬: 選區的劃分呢? 我始終認為這點影響很大, 它可以使你的40%變成20%. 就算你全投民聯也無補於事.

ANAKMALYSIA: Dont worry, we eat dog one....

咚咚: 很像知道, 柔佛的華裔選民很多是死硬派國陣支持者嗎? 他們的心態和我們有什麼不同?

Anonymous said...

我是那该死的不去投票的柔佛选民,我的地区只有月亮党和秤头党,两个我都无法认同,要放下工作去投废票吗?还是为反对而反对去投反对党?来,揍我吧。

鱼米之乡 said...

二楼,去玩还有时间在Botak的地头打字,插插人,你也真行。

无名兄;
关心政治?从小学到中学,甚至到大学,我们有被教导过什么是政治?什么是民主吗?还是政府说了算?那些不投票的,不登记作选民,政府有认真思考是什么原因造成他们不投票,不登记作选民吗?我们的教育制度有教导过我们一人一票是多重要的吗?

二楼后座 said...

鱼米兄,
忘了告诉你,我还是决定下海买了数码相机,连同我的北鼻菲霖机,再出发。
想试试看m3/4数码机的威力,尤其是接上voigtlander或zeiss镜头的时候。
至于leica镜头,他妈的同样是小铁桶,为什么就是没有便宜货,干。

Fairnation said...

所以说, 不让国阵夺回2/3的议席是很重要的。 因为有了2/3就可以重新划分选区。 国阵没有想到会有308的结果, 就是有近一半的马来人投选反对党,和有多过一半的华人投选反对党。有很多混合选区在被国阵划分后,自食其果。 国阵是有优势,但不是绝对的优势。

先确保华人票不会回流国阵是很重要的。

个人觉得,柔佛的人民,可能收看了新加坡的电台, 又受Kia su的人影响, 变得对政治冷感,更甚的是政治白痴。 发展就是一切可能是他们的口头禅。 误当国阵是人民行动党政府。

Anonymous said...

鱼米兄∶我们的教育制度中,政府本来就没有打算要介绍政治。而他们的政治都是在回教堂中介绍的。

还有,政府就是巴不得我们都不投票,都不登记。

所以,你想靠政府?

咚咚 said...

个人所知,这一带关心政治者多是马华党员,其他不是不满政府就是政治冷感,但他们一般都是抱着一种“多我一票不会赢,少我一票不会输”的消极心态,很多三四十岁者甚至还没登记为选民。
稍感安慰的是这情况在308过后略有好转。

Frank C said...

无名,

政治,在这剑拔驽张的年代,每一个选民,每一张选票,都在对咱们的下一代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不管你是否认同月亮党的理念,现下关乎的是国家的经济,两线制必须尽早形成, 莫要祸及下一代.

如果,你认为咱下一代命运与你无关,那就作罢....

anakmalaysia said...

Again and again this is what i emphasize all the time, help your self to help others, use your vote in hand, if we do not do our duty as a citizen, what ever we argue is in vain, we only talk cock.

瀚权 said...

其实我看拉惹伯特拉这篇文章并没有太多感觉,毕竟他其他文章也用过争论性语气和字眼,远超过botak兄的这篇啊

我也相信推翻政府责任最大在马来人。难道我们能要求非马来人对民联的支持从七成推到九成吗?每个地方的主流政党总是会有其基本盘、死硬派的。当然我不认同责怪一个族群,该责怪的是国阵政府的邪恶政策(和民联努力不够)

我身边也有一些柔佛朋友,他们似乎是真心相信要有马华和民政在国阵内制衡巫统,华人的生活和权利才会得到保障...

Dont worry, we eat dog one....
原来botak兄不只华语破功,一回来英语也打回原形,哈哈

Anonymous said...

有只疯狗还建议让印尼外劳成为大马公民!到时候应该不是51%了!

二楼后座 said...

(有只疯狗还建议让印尼外劳成为大马公民!到时候应该不是51%了!)

东马已经是一个例子了。

anakmalaysia said...

This idiot is talking through his lung now, KAM TO YEN SAY, why not him ?

Fairnation said...

翰权说的:"他们似乎是真心相信要有马华和民政在国阵内制衡巫统,华人的生活和权利才会得到保障..."

只能感叹,为什么同在一片国土, 同一个半岛上。 认知会这么的不同?
制衡巫统?连区区的区主席都能欺负国阵州主席。 污青团长的地位还高过马华的副主席。

小生孤陋寡闻, 如果不是用"新加坡政治无知"症侯群, 真的找不到其他理由了。

西西留 said...

莫达兄,用中文骂他他听不懂,试下用国文或英文如何?

Anonymous said...

Fairnation:我有听过这么一个理论,说马华与民政还有国大党是逼不得已要留在国阵的。

因为一旦他们都退出国阵,而巫统又能成功执政的话,那个时候我们就任其鱼肉,他们就要做民族罪人了。

这听起来实在有点Paradox的感觉。

Botak said...

無名: 不能怪你. 但是如果你不是像我光頭那樣對大馬完全灰心的, choose the lesser evil.

魚米佬: 插人是二樓的專長, 不過得小心, 插人者人恒插之. 嘿嘿. 我光頭有版讓你看的…

二樓: 佩服你, 我堅持到2006年才買第一架數碼相機, 你竟然堅持到今天, 還是用恐龍相機.

FAIR佬: 新加坡的影響? 那倒是新鮮, 我從沒有想過這個問題. 會不會每天顧着過長堤工作, 沒有投票? 哈哈.

無名: (你還是要無名, 此無名即彼無名乎?) 我們的教育, 連歷史都打算胡混過去, 那裡會介紹政治?

咚咚: 三四十歲還沒開苞的 (我是說投票)在大馬很平常. 因為很多人想投票卻給嚇走了—選區不是他所註冊的, 名字不見了, 等等等. 投票從一種義務變成一種麻煩. 除非死人塌樓, 要不然很多人還是不投.

ANAKMALAYSIA: Yes, that’s right, mari la undi. But you see the change in the recent by elections, I mean the turn-up.

翰權: 我覺得這文章的爭論性在於看東西的角度不同. RPK在吊了馬來人這麼多次後, 覺得把華人印度人掃一掃是應該的. 而我呢, 你知道的, 我一直說的是根本---本地政治的根本, 包括華人的冷感, 來自馬來人的政治態度. 我的英語? 早就打回原形…電話中有人以為我是masaleh而蓋我電話, 怕他聽不懂.

無名: (你看, 這是否另外一個無名? 看來我是博客中最好客的, 別的就不歡迎匿名留言) 那些不是瘋狗, 他們只是想顯示山番族在此區域的龐大. 巫統的人為了表示他們有做事, 會說些民族性強的廢話. 但他們只懂這些.

二樓: 大馬的非法移民問題肯定會影響主流政治生態, 尤其巫統危在旦夕的時候, 草船借箭, 山番借票, 民族主義擴大區域來玩, 以填補已經變心的土著, 是有可能的. 華人不是時常強調大中華區嗎? 人家也可以越走越近的. 同祖同宗嘛. (怎麼又換照片? 那女的胸部可不可以放大看?)

ANAKMALYSIA: ai—yo, kam-to-yan-sei, zui bai hui mei sei tak leh? Toi-nia-sing…..

FAIR佬: 那明志算不算柔佛人的異數?

西西留: 唉, 我無力另闢戰場…對了, 你的想法呢? 很想知道.

無名: (還是無名? 媽的)他們才不會那麼好. 全都是為了名利啊

anakmalaysia said...

anonymous, not only paradox, it`s a bird`s talk, ( in chinese.)

Fairnation said...

Botak, 地缘:麻坡很靠近马六甲, 离新加坡比较远。
明志是去过台湾留学,呆过外国的人一般都有别于当地人的见解。(这里说的外国不包括新加坡)

说到异数, 咚咚可不就是异数。 柔佛为什么是国阵的堡垒州是值得大家去研究的。

Fairnation said...

无名兄,巫统根本不能单独执政。 不是paradox而是个谬论。 最糟糕还是有很多人相信。

二楼后座 said...

(二樓: 佩服你, 我堅持到2006年才買第一架數碼相機, 你竟然堅持到今天, 還是用恐龍相機.)
我用的真是恐龙中的恐龙(nikon fm3a)哈哈哈。
之前不是跟你讲过吗,我除了看av需要digital之外(因为蓝光的解析度超高的,几条毛都看得一清二楚),其他的我还是很analogue的,包括hi-fi系统。

(魚米佬: 插人是二樓的專長, 不過得小心, 插人者人恒插之.)
对,我的专长其实是给人插。
不要误会,我不是兴那一味,只是我经常去捐血。


(怎麼又換照片? 那女的胸部可不可以放大看?)
吊,那两颗爱美神飞弹还不够大啊,那些猴子都没眼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