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6 November 2008

流浪日記 – 18 (口試)

2007年聖誕前幾天, 我這粗口秀才上殿口試.

老摩作為我的導師五年, 除了幫倒忙, 有一事不能不記他一功, 那就是, 他讓我自己選校外考官. 口試考官有校內和校外兩位, 校內的通常都是本系的資深教授, 校外就是對你寫的論文課題有研究的, 別間大學的教授. 通常校內考官都會留些情面, 因為你的導師就是他的同事(睡了他老婆當別論). 殺手一般都是校外考官, 左挑右剔, 一篇費時四, 五年的論文很快體無完膚, 拿安慰獎(看前貼文)出局.

問題在於老摩在系內人緣甚差, 校內考官也不一定賞臉. 但我所寫的題目在英國沒幾個人有興趣, 再加上他任由我自生自滅慣了, 就乾脆問我心中對於校外考官有沒有人選. 我馬上說出了一個名字, 一個我認為他的理念應該和我相近的教授. 這並不代表他會給同情分, 英國人不來這一套. 但至少他不會先入為主, 還沒口試便先討厭你這人, 而會仔細的去看你的論文. 校外考官通常是導師選, 尤其是依賴性重的亞洲學生, 那敢自己拿主意? 老摩聽了那個名字, 不置可否, 便打電郵發邀請函 (邀請函必須由導師發).

口試那天, 光頭穿戴整齊, 老婆切切叮嚀不可罵粗口, 不可咬指甲, 不可抓屁股和抓古古叫, 怎麼癢都要忍. 口試有時會拖到三個小時之久, 兩位考官輪流上你. 梅開很多度, 有時幾乎每一章節都討論, 辯論, 到最後你屁股開花, 筋疲力盡. 我一上場便先發制人, 口沫橫飛. 兩位老先生靜靜的聽, 過後問幾個問題, 我又再口水亂飛. 一個半小時過去, 考官請我先出去. 兩人閉門討論 (順便抹去臉上的口水).

十分鐘後再叫我進去, 我等着他們宣布安慰獎. 系主任大狗熊開口說話, 小子, 寫的還不賴, 辯得滴水不漏. 就可惜有這許多粗心大意: 參考資料的列出規格不對, 拼錯名字, 頁數寫錯...我蒙了: 老頭, 就這些小事兒? 大狗熊雙眼一瞪: 小事兒? 這是博士論文哪, 你要混也給我混得像樣些! 哪, 給你三個月, 判你個輕微改正, 怎樣? 我一愣: 法克, 我過關啦? 一下子, 粗口, 咬指甲, 抓屁股, 全來了. 那位校外高人趨前, 咪咪笑: 對極了, 葉博士.

跌跌撞撞走出校門, 我打電話給老婆, 她淡淡的說, 是嗎? 還不回家煮飯? 我抗議, 嘿, 現在假假也是博士. 怎麼說話那麼沒大沒小. 老婆大吼: 博士又怎樣, 臭光頭, 快點回家煮飯!

乖乖回家煮飯.

(照片來源: Botak, 中國餐館春節舞獅)

4 comments:

老颜 said...

有趣,形容得像电影情节!

ken lee said...

哈哈!原来考博士是这么一回事。
好样的! 叶博士!

杨艾琳 said...

屎撇好笑!听说博士的饭还煮得不赖!^_^

Botak said...

其實我很怕人家叫我葉博士, 怪彆扭的. 我只是和大家分享整個過程. 我的情況比較特殊, 通常沒有人自己決定 External Examiner, 都是導師一手包辦. 他不想負責任, 我就自己來了. 過得了關使我大吃一驚, 我真的以為自己拿定安慰獎. 但沒想到的是由於老摩的挑剔而無形中逼使我把自己的論點捍衛得滴水不漏, 比別人還要寫多幾萬字. 在我害怕的同時, 卻不知考官能夠挑的也只有粗心的錯誤了.
至於煮飯, 楊艾琳應該比我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