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1 February 2009

種族性政黨還走得多久?

來看我部落客的有許多國陣的朋友, 這篇貼文恐怕會招來一片罵聲. 但我看人看事總習慣以鳥瞰的角度來看. 我們今天談的, 不是大事, 是大勢.

國陣的組成方式, 從歷史的眼光來看, 是必然的結果, 但也是個嚴重的錯誤. 這英國人臨走前為了打擊馬共的分而治之的骯髒手段當然要負絕大責任. 但英國人早走了. 這一路走下來, 由個別政黨代表馬來人, 華人和印度人, 是這個國家通不過瓶頸的主要因素.

國陣如果本身不是一個由政黨組成的陣線, 而是一個融合多元民族的大政黨, 那它在遇到瓶頸時, 雖然有些豬油渣領袖, 但本身的結構將使它的新陳代謝順暢容易得多. 要改變作風形象或與時並進也不難.

嘿, 別誤會, 我沒說到馬來人特權呢. 看公正黨好了. 對, 大家都知道整個黨還是以馬來人為主導, 但至少在形式上他們是平等的. 不管有甚麼政策, 不會以‘華人政黨爭取到的’來表現, 而是以‘公正黨的政策’出現. 這其中分別可大. 最大的分別在於, 華人沒有老二的地位, 雖然我們心裡清楚咱們人數比人少.

這種結構與文化從公正黨發揚開去, 我們雖看到了民聯的不和, 卻感受不到民主行動黨是必須討好公正黨的, 相反的, 我們看到了平起平坐的現象. 種族性政黨的弱點在於一開始便處於挨打狀態, 因為從你說馬華代表華人開始, 就已經把華人在理論上, 列於少數民族的弱勢, 雖然我們知道我們是少數民族. 馬漢順為何說出那種丟人的話? 民聯不用華人去求就已經在施行的政策, 他卻要開倒車的向巫統爭取?

答案很簡單, 民聯以‘民聯的政策’來包裝, 馬華卻習慣了以少數民族的低姿態向Abang乞求, 以便以‘代表華人的政策’出現. 這便有歧視性了. 那種‘朝裡有人好辦事’的腐舊想法根深蒂固. 為何需要‘朝裡有人’? 因為一開始就自我矮化和奴化, 覺得反正人數比人少, 那裡可能有被公平對待呢? 輸少當贏吧. 國陣裡的華基政黨, 就有這種心理. 所以一方面對華人說: 你不知我多辛苦爭取, 一方面對着巫統哈腰彎背. 結果兩邊都被人吊.

現今的世界, 如有種族性政黨, 則被視為搞偏激種族主義. 就連雄霸新加坡永不退位的PAP, 也是以多元種族形象出現的. 而我們被國陣統治多年後的瓶頸是: 巫統退回十八世紀搞種族皇權主義, 馬華民政動彈不得, 被國陣的結構困死. 馬華沒有人才嗎? 有, 蔡細歷就是一個. 他可是一個打天下的將才啊. 但從歷史的長景來看, 他的作為也不大了. 因為, 馬華的存在已經不合時宜.

說不好聽的一句. 國陣現在的多政黨存在只為了分官職而已. 翁蔡等人是聰明人, 相信也看到了我所說的瓶頸. 問題是, 沒有人會為了真理信念而出走, 否則就沒官做了. 整個種族主義的架構, 把馬華和民政的這許多人才, 手腳綑綁住, 醬死了.

知道球在誰腳下嗎? 哈. 如果馬華民政走了, 巫統一定支撐不下去. 因為國陣沒有了多元種族的外表啊! 國陣的架構使巫統極度依賴少數民族政黨來支撐它的合法性. 看到了嗎?

既得利益者是不會動的. 馬華民政的許多有志之士, 走吧. 在二十一世紀, 種族性政黨是全世界的笑話.

8 comments:

Alice C said...

恐怕马华这些乌下乌下之众没有这般远见!

西域廢人 said...

拜托,千萬別教唆國陣的人跳槽,君不見霹靂青蛙滿地跳嗎?就讓國陣的人馬變成兵馬俑,跟隨污桶一起殉葬于九泉之下吧!

老颜 said...

既定利益者是不会变的。

说得准确,这句话真敲醒我脑门!

kinkyskiny said...

botak叔,我認為馬華和民政都懂這些道理,深知他們必需向abang低頭的事實,但為何他們還不離開?

為了自己和所謂黨的利益,或理想(涂仲儀)。

Botak said...

Alice: 他們裡面還是有許多有識之士的. 問題在於這些人還是認為馬華有作為.

耀昕: 我不是教唆他們跳槽. 離黨也不一定要跳槽才能成事. 我接下來的一篇就會說明我的看法.

老顏: 所以未來的大藍圖裡面不能有既得利益者啊. 如果瓶頸通不過, 既得利益者走不遠的.

kinky: (你叫叔, 老顏叫兄, 我不老也給叫老了...你們只叫BOTAK行不? )
像涂仲儀這樣的人才會有去處的.

薰衣草夫人 said...

翁总昨日称,我国当前已不幸地同时犯上政治乱象,公共服务效率差和缺乏施政灵活性三大忌.
他们是知道国家出了问题的,只是人微言轻,说什么别人也听不见.
若要离开嘛,那又肯定得不偿失...

希维雅 said...

也许我们步向着是“置诸死地而后生”中的死地。

Botak said...

夫人: 老翁說話總是避重就輕, 就說到政治亂象就打住了. 怎麼亂, 誰亂? 說下去啊? 他沒只說那裡那裡的溝渠沒人打理那裡那裡塞車就已經很好了. 以前黃家定的境界更高, 就叫華社自我修行算了. 但馬華的總會長總不會把話說明白的, 否則問題就大了.

Sylvia: 樂觀的, 就應該這麼認為. 我的朋友說 Malaysia will become worse before it become better. 希望他和妳是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