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5 February 2009

蒼天已死

有一笑話: 一人酒醉召妓, 用後面插進的姿勢, 正抽插得爽, 突然酒意上湧, 一口吐得妓女滿背是髒物. 該妓大怒, 罵曰: 老娘幹這行十多年, 見過暈船, 暈車, 暈飛機, 從沒聽過有人會暈 B 的!

唉, Botak心想, 這老妓沒見識. 暈 B 算得了甚麼? 我們大馬人可是暈大選呢! 你選的人到後來可能會蟬過別枝. 選即是不選, 不選即是選, 禪機深奧得很. 包你甚麼都吐出來.

也許每個人都有個價錢吧, 老娘不是不張開雙腿, 而是價錢未到家. 問題在於, 你就一世人背負個罵名? 那可是多少錢也填補不了的. 大馬的政治畸型發展至此, 跳槽被視為政治文化之一, 也是愚民茶餘飯後的談話題目, 沒甚麼大不了, 生氣甚麼? 看熱鬧吧.

人民選你, 就因為你是這個黨, 而不是那個. 不管你是馬華民政DAP, 能夠成為民選議員, 是一種榮譽, 一種終身的光榮. 那是五千萬代替不了的. 當然, 從許月鳳哀沉的臉色, 我們必須有聯想. 背叛或許有內情? 也許吧, 我不知道. 巫統是個甚麼都幹得出的組織. 反正黑手黨作業也是政治文化之一, 也是愚民茶餘飯後的談話題目, 也沒甚麼大不了. 嗯?

身為怡保人, 我希望霹靂州的人民還懂得生氣. 別只看熱鬧. 這次, 必須大聲幹他娘. 因為那吉把選民當傻海, 當着選民面前強姦民主.

我滿腔怒火, 倒給老友MV澆息. 曾經替霹靂州民聯政府當過義務經濟顧問的他說: 有甚麼大驚小怪? 這是我們根深蒂固的文化, 早預了會發生. 民聯太大意, 沒有危機意識, 中選後興高采烈, 把精力專注於議會的權力分配, 而忽略了巫統向來最擅長的是甚麼. 等於只有前鋒沒有後衛, 又忽視情緒不穩定的黨員. 就當着一次教訓吧!

我想, 我們要督促的, 不是我們選出來的人是否會跳槽, 而是整個民主程序有否被尊重和執行. 有誰膽敢跳槽, 違憲, 別等下回大選. 即刻全國開罵, 媒體被控制的話就組織全面性杯葛, 連餐廳也不歡迎他們, 路人見着馬上吐口水. 只有這樣, 才是人民力量的顯現.

今天是這四個人, 明天說不定是華仔回巫統. 成熟的民主國家人民, 從來不期望個人英雄會帶來甚麼, 他們只關心不管他們選誰, 人民的意願有制度維護. 所以, 別把希望放在個人身上. 政客, 都有個價錢. 去他媽的貞節牌坊.

東漢時期, 民不聊生, 公元184年, 有張角等人, 號召起義, 發出‘蒼天已死, 黃天當立’的口號, 一群烏合之眾橫掃中原, 這就是有名的黃巾之亂. 那是因為東漢政府腐敗, 官逼民反. 今日我們不需效法黃巾賊, 但必須記住我們國家已病入膏盲. 蒼天的確已死, 要靠的, 是自己了.

8 comments:

路見要鳴 said...

政治人物的咀脸,
好比四川变脸大师。

青蛙政治人物,
忘了人们选他是选他所代表的党,
脱了他所代表政党的外衣,
这些人,连青蛙也不是,
忘了选民的委托,
强奸了咱身选区的民意。

我们身为合格选民的公民,
很是无奈,
也许一小部份者高兴,
但多数人民“肚懒“,
各朝野政党何以不脚踏实地的实干,
以待下回大选见真章。

跳来跳去的政治青蛙,
别再自呜清高讲理念,
充其量是为了自身的利益关系,
再堂煌富丽的藉口也掩护不了你跳槽的行为,
也许他能享受一辈子的荣华富贵,
但他肯定遗臭万年。

在此我向朝野各政党的从政者,
尤其在各自党内备受当权派打压的异议份子,
他们一路走来,
始终如一的崇高政治操守,
敬以万分的敬意。

这种今天背叛人民的人,
难保明天会否再背判他所投靠的政党。
如果他投靠我党,
我们身为合格基层的党员,
更加无奈,
昨天的对手,今天也许是你上司。

写到这里,真的想认真思考,
我们怎样才有第三股中间选民的力量,
来监督朝野双方的政党政策!
怎样推动公民社会运动,
怎样推动真正的民主社会?
会否是遥不可及的梦想,
这个国家的未来还有梦吗?
我们华裔的末来,将何从何去?

老颜 said...

马来西亚的张角呢,在哪里?今日愚民之被玩弄,正是国阵多年‘辛勤灌溉’来的漂亮结果。

薰衣草夫人 said...

看,老娘又要失态了:星星月亮太阳!

Botak said...

路鳴: 關鍵在於人民的醒覺. 整天這麼跳來跳去不是辦法.

老顏: 哈, 張角是賊, 大馬有一個會天下大亂...問題在於廣大民眾默默接受了跳槽文化.

唉, 夫人, 罵出來吧.

Anonymous said...

Let it be, what tthey had done will just brings up more anger to public. They will receive a complete failure in next coming general-election, I very sure.

AhLong.

Anonymous said...

好样的九洞州议员,背信弃义,认贼作父!

Alice C said...

呼吁全霹雳甚至全马的茶餐厅、餐馆、杂货店、大排挡、巴刹,见到许月凤,她要买鸡蛋,丢她臭鸡蛋、她要吃饭,免费请她吃馊水,还要在餐厅门口写着“许月凤与狗不得进入“。。。!!全面杯葛这个姓许的婆娘!!!

Botak said...

AhLong, you are absolutely right. Let's wait and see....

無名氏: 她的文化水平使她不了解自己的歷史地位. 這不是一般的跳槽.

Alice: 妳罵人比我還毒..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