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2 February 2009

大勢所趨: 第三勢力的興起有否可能?

接上一篇貼文.

我信口開河, 叫馬華民政的有志之士離國陣出走, 但未必是叫他們跳槽. 畢竟我們都不鼓勵青蛙文化.

老實說, 如果默默無名的時候跳, 而不是中選了議員的時候跳. 跳過去後又沒有即刻可得的利益, 那不失為為理想而跳. 這和國陣威脅利誘綁架栽贓嫁禍, 不可同日而語. 當然, 大馬沒有為理想而跳的人.

但我不叫他們跳. 因為我希望, 也相信, 會有股第三勢力的崛起.

不, 沒有諸葛亮的三分天下. 這股第三勢力會有替代民聯的勢頭. 這股力量, 將來自現有各政黨的內部. 這包括了國陣和民聯的成員黨.

國陣已病入膏盲, 像我上篇所說的, 如果不能及時把民族主義政黨的結構去掉, 就肯定通不過這次的瓶頸, 除非它抓狂的運用內安法令和戒嚴令的白色恐怖來維持政權, 否則我們可以開始為他們倒數.

民聯則龍蛇混雜, 雖帶來股新氣象, 但太多問題懸而未決, 太多的舊臉孔使人民懷疑. 公正黨裡有許多的前巫統. 就連行動黨, 也有許多的頭腦和鬥爭路線都已經不合時宜的老政客. 而回教黨的宗教強權對比民族性政治也好不到那裡去, 一樣的不合時宜.

所以兩個陣營裡都會有雄心壯志, 想為國服務的人, 都會有看現今的政治環境不順眼的人, 都會有比現今的政客更加了解甚麼是真正民主的人. 人民對國陣的絕望和對民聯的失望所產生的不滿將匯聚成一股舖天蓋地的呼喊: 他們要真正的替代陣線, 不是臨時湊軍的民聯.

而這些來自各政黨, 鬱鬱不得志, 看他們現成領導不順眼的人, 是這股第三勢力的主心幹. 這股第三勢力, 如能形成, 將是一股清流, 至少暫時是. 而人民對他們的接受度, 會比民聯高. 他們將整合民聯, 代替民聯, 成為對抗國陣的真正勢力. 當然, 這股勢力, 必須是單一個大的多元種族政黨, 必須沒有任何宗教性, 種族性政黨的搞和.

覺得我說的太理想化嗎? 等着瞧吧. 就來再次進甘文丁的RPK和深受逼害的興權會, 都可能是這第三勢力的中心人物. 因為這群人是真正看到了問題所在, 敢於站出來要解決問題的人. 而現今的反對黨, 政治考量還多過誠意. 所以到最後這群人只有自己下海搞. 而政治與革命的定律是: 受現今政權逼害的人, 往往就是下一個政權的領導.

這期望太理想化嗎? 理想化的地方不在於是否會有第三勢力, 因我相信他們肯定會出現. 理想化的地方在於我期望馬華民政行動黨裡的有識之士會參與. 這似乎有點難. 因為他們必須清楚看到現行架構的弱點, 而放下眼前利益而出走. 嘿嘿. 嘿嘿嘿.

關鍵在於, 廣大愚民是否有勇氣, 敢於想像自己有一個比現在好的多的未來?

5 comments:

老颜 said...

看起来不乐观。资金来源是个大问题吧,资金若果薄弱,出走后也很难撑。

ChiaKC said...

我相信一点。缺乏马哈迪一样魄力的无能那鸡跟他的智囊团是急利攻心的废材。他既没有搞经济的能力,而国阵发展牌跟政治宣传洗脑逐渐失效,这一切负面情绪下迎来下次大选的话,如果国阵选票没有做得更凶,那它会垮台。

现在的政治情况时我们根本没有空间给进行和平的政权转移。连失去的州政权死也要抢回(有肮脏手给你看的),倘若失去联邦政府呢?我预测那鸡会跟他老爸一样。我甚至觉得巫统内部倒阿都拉,就是因为他太仁慈,使不出 513 来保住政权。

我们没有空间进行和平的政权转移。如果阿都拉时代都没有,恐怕那鸡更不会允许。下次大选以前那些反国阵的怎么样吊政府都能用很多方法来灭音,所以那鸡不会怕。

我是希望说,我们会在国阵再做多少票都挽不回民意的时候来迎接下次大选。现在来看这是很有可能的事,那鸡会来一次 513 version 2.0,到时候全部反对的声音全部倒下以后,也只有一场人民才有权力行使的非常手段才能推倒国阵。因此我希望看到的第三势力就是我们自己。

印度人站起来了,一半的马来人站起来了,但倘若这天真的到来,我怕血会白流。华人将决定马来西亚人的血有没有白流。我们是主角之一。你不来,这个血会白流。

我不是悲观。只是认为目前只有一个办法让国阵垮台,就是要流血。有你,血流得少而且值得。纵观绊倒霸权(尤其国阵这样的怪兽)的例子,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

我只是无名小卒,不过我答应你,倘若 RPK 再进去, 我去 kamunting 外面陪他禁食三天。

薰衣草夫人 said...

确实太理想化了!
我想目前人民最关心的还是民生问题,明天有沒有饭吃,比乱七八糟的政治还要重要.

Botak said...

老顏;你的確指出了其中一個關鍵性的問題, 但如真有那麼一天, 我相信他們會有資金. 希望吧. 哈.

KC: 我們未必沒有時間進行和平轉移. 如果大多數的馬來人不想亂, 是亂不起來的. 以其準備流血, 倒不如吵上聯合國把世人都以為三大民族和平共處的真相公諸於世. 效果更大, 也是國陣最怕的.
513的發生有其歷史與社會背景. 現今的世界, 大群人拿刀砍人已不可能像1969年般的不為世人所知. 白色恐怖極可能會有, 513卻很難再發生. 不過白色恐怖會展延民主進程.

夫人: 唉...大馬吃飯向來不是問題. 不過我們再不正視問題, 吃飯很快就也成問題了..

路見要鳴 said...

只要有梦想,
那就不是理想,
我们的末来不是梦,
总有一天等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