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6 March 2009

愛妳愛到粉身碎骨 (情詩一首)

妳是來自關北大漠的飛雁
乘着暖流南下
我是一隻農村的小豬
在蕉風椰雨的南洋
與妳相會番薯國

我愛妳白裡透紅的肌膚
吹彈得破
妳愛我的腦滿腸肥
油亮光滑
我們兩人絕配得羨煞旁人

瞞着那豬圓肉潤的母老虎
我們頻頻約會
用金錢打造的愛
誰說不甜蜜

終於
我發覺我不能再愛妳
我必須捨棄妳
而妳的鍥而不捨
倔強得使我恐懼

我必須背棄那山盟海誓
我必須無情
我要把妳化為灰燼
讓那北風把妳帶回大漠

於是我一槍
打在妳桃花般的臉頰
桃花在妳的粉臉綻放
殷紅掩蓋了那白裡透紅

妳的抽搐
和怨恨的喘息
抖動着大漠飛雁生命的頑強

忍受不了妳空洞眼神的瞪視
於是我再一槍
妳停止了顫抖
生命從逐漸死灰的眼眸流逝

然後
看着那血花飛舞
紅霧映紅了我安心的微笑
肉碎血腥的貼在我油光油光的腦門上
誰說我不夠詩情
看我終於把妳化進風塵中

別怕, 親愛的
北風又將吹起
妳可乘那北歸的雁
回家

13 comments:

Bo said...

确是好诗,已在你部落浮潜了很久,也忍不住跳出来留言一则加以勉励。

Botak said...

Bo: 不要再浮潛了, 氧氣用完就糟了, 趕快浮出水面吧.

高猪 said...

劲抽!

再来一首!

Alice C said...

血腥的来很浪漫,很后现代。。。如果拍成电影一定拿奖!

希维雅 said...

『我要把妳化為灰燼
讓那北風把妳帶回大漠』
我知道含沙射着谁的影子。
呵呵~
你要不要试一试用流行歌曲改一篇?
偶尔要照顾下年轻人的市场吗~

Botak said...

高豬: 壞在我不是文藝圈中人, 寫詩我不太在行, 就玩玩.

Alice: 不用我的詩, 拍電影一樣賣座. 單劇情就不簡單了.

Sylvia: 唉...我這個老阿伯, 和你們的流行有點脫節了, 很難..

老颜 said...

爱到一种境界了都。

小莊 said...

拍烂手掌了!

Botak said...

老顏: 是否到那種境界要問當事人了...

小莊: 不敢當..

ken lee said...

绝对暴力美学!爽!

薰衣草夫人 said...

原来爱情可以昇华到如此高的境界!

愚公移山 said...

绝!

Secret Garden said...

大哥,

在历史阵痛间,用文字记下那道沧凉,
诗人本色也,谁说大马作者不关心正义?
欧洲呆累了,记得想想家里路边一棵民主雨树,
不管远近,这把泥土需要你文字的灌溉与心力.我们在 Bukit Selambau, Bukit Gantang, Batang Ai 烈日挥汗时,
会想起你激励的文字,和大马孩子们.

英国的冬天,此刻还不时恐吓着初春的水仙与百合,就像国阵的白色恐怖,可是每一个春天,花儿都会无惧的绚烂的绽放...

> 谢嘉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