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9 March 2009

飯局的無厘頭聯想

三人一起吃飯.
鴨: 兩位好久不見, 華, 你屁股還好吧?
華: 吊你啦, 我屁股向來乾乾淨淨, 你難道不知道上次人家冤我?
鴨: 不是啦, 我是說那椅子不乾淨, 怕你屁股剛坐上去有事..
華: (起身, 拍拍屁股) 不要假死假死啦, 媽的, 想榨我?
聶: 如果阿拉允許, 叫東西吃喂, 餓到我.
鴨: 唉, 我怎麼吃得下, 愁啊!
華: 愁甚麼懶叫? 你這個人, 就是不夠果斷, 看, 這樣的人都給他上位? 還沒睡醒啊你? 有新老婆也不用整天做, 精神恍惚啦你.
聶: 如果阿拉允許, 給你四個老婆你不就馬上陽痿? 上蒼保佑.
鴨: 你以為我想咩? 我怕炸彈嘛. 待會他叫人在我車放炸彈怎麼辦?
聶: 放心吧, 他的習慣應該是在你臉上開兩槍, 然後再脫光衣服把炸藥塞進你屁股裡才炸你, 如果阿拉允許, 他不會直接炸你的車.
鴨, 華: (一起) 去死啦!
聶: 都說了, 變回教國就好辦了, 我們可以把他切四肢再用石頭丟死, 如果阿拉允許.
鴨, 華: 嘩! 醬殘忍啊, 甚麼罪可以如此處死?
聶: 收情婦, 通姦, 貪污..
鴨, 華: (大驚, 異口同聲) 那不行, 吊, 你傻的咩? 那樣的話我們的自己人90% 都有罪啦...
鴨: (深情款款) 不如這樣, 華, 你回來好不好?
華: 我回來? (陰陰笑) 嘿, 你給我做老大我就考慮.
鴨: 吊, 不要這樣啦, 我沒有幾年好做啦, 你總得讓我榮休唄?
華: 榮休? 你那口臭得像雞敗的女婿留下這麼多爛攤子你竟想榮休? 那隻肥豬上位後第一件事就是拿你們開刀!
鴨: 可是..甚麼都已經說好啦, 你要我做反覆小人咩?
聶: 如果阿拉允許, 小人可以做一做囉.
華: (白了聶一眼) 鴨哥, 你真的ka-na-sai, 誰敢問老大為何反口? 現在最大的問題是怎樣除掉肥豬. 他的背後靠山就是老嘛嘛, 這老傢伙沒幾年可活, 你托延時間就行.
鴨: 你有所不知, 老傢伙壯得很, 那有這麼快去見他的印度祖公?
聶: 不是見祖公, 是見阿拉, 也不一定是印度, 搞不好是孟加拉, 錫克也比較像, 如果阿拉允許….
鴨, 華: (一起) Shut-up!
華: 鴨哥, 其實我們何必怕他們, 我們可以組成聯盟.
聶: 你不是和我們有了個聯盟嗎? 如果阿拉允許,你這反骨仔將被譴責.
華: (不理聶) 鴨哥, 聯盟是政治遊戲, 可以組來組去, 都是看利益而定的啦. 我明的聯盟是和老聶他們組的, 暗的可以和你組啊.
鴨: 嗯, 對, 到時就對肥仔雙面夾攻, 嘿嘿嘿.
聶: (喃喃自語)別讓炸彈落在我身上, 落在老鴨和阿華那邊就好了. 如果阿拉允許...
鴨, 華: (兩人勃然大怒, 一擁而上, 對聶拳腳交加) 媽的, 死白頭聶, 我們受夠了!
聶: (慘叫) 哎呀, 阿拉呀, 你老母啊, 打人啊, 救命啊...
(突然, 雷光大作, 燈光忽暗, 肥仔拿着炸彈, 站在門口, 面色詭異, 口帶冷笑)
聶, 華, 鴨: 啊, 救命啊, 死伙啊!
一哄而散.
(突然背景廣告音樂響起, 燈光大亮, 鴨, 華, 聶, 肥仔四人載歌載舞)
四人同聲唱: ‘死伙’啊‘死伙’, 又方便又好用, 我們都愛‘死伙’.
(性感男聲廣告旁白: ‘死伙’, 最好用的炸彈, 無論是清除政敵, 剷除異己, 恐嚇大眾, 消滅情婦, 都非常有效, 只需少量, 即可操作, 屁眼, 嘴巴, 雞敗, 皆塞得進, 保證爆炸後物體完全粉碎, 不粉碎退錢.現有折扣優待, 請聯絡番薯國公安局)
音樂漸退.

10 comments:

高猪 said...

喂!找死呀?!

Botak said...

高豬: 不是吧? 來點幽默都這麼大件事? 誰要對號入坐?

高猪 said...

其实我是边读边笑的。不过,在黑手党的地盘,不免还是有点担心。

老颜 said...

哈哈,这表现手法太后现代了,尤其尾端的情节发展。

大佬 said...

死伙=C4,强!

愚公移山 said...

也称“死火”。

小莊 said...

哈哈哈! 太好笑了!

Botak said...

各位, 其實裡面我最喜歡的角色是老聶, 我一直把他想成羅家英(西遊記裡嘮嘮叨叨的唐僧). 你們再代入一下就會發覺更加好笑.

wkx said...

没错,那个老聂最好笑!!!

希维雅 said...

哈哈!
我正纳闷为什么那几个字一直重覆。
原来有此玄妙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