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0 March 2009

音樂少年

網友高豬的貼文‘’, 把我帶回了八十年代. 對, 那個少年輕狂的時候. 他貼的一首巫啟賢就把老顏差點感動得哭了. 哈. 但是我卻是很明白那種心情的. 現在的年輕人可能不喜歡巫啟賢的土樣子. 但是那個時代, 對, 他就屬於那個時代的, 只有那個時代的人才明白. 我聽巫啟賢的時候, 他還在地下鐵合唱團. (誰記得‘星空下’這首歌?)

朋友, 你甚麼開始聽歌的? 肯定是青少年時期. 一個歌星如果失去了少年歌迷, 他的唱片至少賣少一半. 那時候聽的歌, 很可能比起你以後事業忙碌後的下半生所聽過的加起來還要多. 因為那個時候做事情是最專注的. 只要一入迷, 就心無旁鶩, 聽歌, 學吉他, 染上甚麼不良嗜好, 都是那個時候.

小學時聽的大多是老歌, 最好玩是那個抖音歌王魏漢文, 堪稱是那個時代的代表. 然後看着表姊說到劉文正就尖叫, 就不明白這個唱歌彆着喉嚨的人有甚麼了不起. 赫爾蒙開始大量分泌後, 我的第一張自己買的唱片是黃露儀的天使之戀 (1983), 裡面一首歌叫時空寄情, 可以把我帶入一個十分憂鬱的幻想中.

之後姜育恆的那種造做得令人噴飯的憂鬱造型竟然可以讓我認為他很有型. 他的每一首歌我幾乎都倒背如流, 學吉他也是為了唱他的歌. 再下去就聽羅大佑, 台肇玫, 李宗盛, 張艾嘉, 蘇芮, 費玉清...後來新謠剛好起步, 巫啟賢, 梁文福等自然成了我們的偶像. 很難想像梁文福那種口語式唱法和平淡無比的曲風竟然會讓我們入迷. (‘歷史考試前夕’, ‘一步一步來’等等, 都是那時的經典) 唉, 對不起, 我忘了他們先後崛起的次序了…

在十六歲那年朋友漢偉介紹我聽一卷我從來沒有聽過的卡帶, 我的震撼久久不能平息, 那就是台灣的紅螞蟻合唱團. 那是我認為至今玩得最好, 最有特色的中國人合唱團. (唔…也許崔建可以超越他們吧?) 但他們紅不起來. 解散後主唱羅宏武出過一張 ‘堅固柔情’, 也是經典. 你們有興趣的可以去找來聽聽. 他們和現在那些軟綿綿的偶像派完全不同的.

中學畢業後, 口味轉重了, 迷上了重金屬搖滾. 聽的也雜了. 二十多年過去, 現在因為忙碌的關係, 我和華語流行樂壇幾乎脫節, 我不太清楚誰當紅, (好像是一個口齒不清, 唱歌沒氣的周傑倫?) 只是在獨自一人駕車, 把自己喜愛的音樂放到最大聲的時刻, 我會想起以前所着迷的那些歌曲.

以前我很討厭老歌, 新年歌和人家唱歌台專唱的那些福建歌, 但父親卻十分喜歡. 好玩的是, 在父親去世後, 我開始懷念這些歌曲, 覺得它們實在有味道. 是年紀大了, 或是懷念我父親? 我也不清楚. “昨暝一陣大雨, 打醒我的夢, 打醒我一場好夢… ” 這幾首福建歌,‘為何你愛着別人, ‘舞女’等等, 其實也蠻好聽的. 因為, 它屬於一個時代, 一種背景, 就像當年我們的姜育恆一樣.

十五歲時聽的, 我現在還是一樣喜歡. 感謝文豪(高豬), 他提醒我, 在局勢混亂惡劣, 民心沸騰的時候, 別忙著罵人. 停下來, 輕鬆一下, 回憶我們的青少年音樂情懷.

(照片: 1986年怡保三德中學, 表演後)

16 comments:

wye said...

紅螞蟻- 从现在开始! Goodness - you have a memory like an elephant!

高猪 said...

记忆就象旧衣橱

偶而翻箱倒柜

穿穿那件老棉T

哇牢

还蛮舒服的

薰衣草夫人 said...

哎呀,原来你也知道红蚂蚁?当年Sony根本沒有在意这类冷门音乐.
这些名字都是我访问过的歌手,而黄露仪则是我的最爱,从她以Tracy Huang出英文专輯我就一直在听她的歌.后来几次有缘访问她,次次兴奋得发问都会发抖.
清流派的邰肇玫和苏来都很有才华,可惜未引起多大的注意.
别被姜育恆的形象骗了,装的!
唉,忆当年,有说不完的故事....

老颜 said...

那时候,头大大的我还怀过音乐梦,并胡乱作词作曲,强说愁,扮文艺青年。还好当时我理智地权衡后,觉得我操画笔的功夫好得多,才作罢。

民谣时期,我喜欢后来出现的凡人二重唱,他们那种歌唱感觉让我觉得实在。

再后来,横空出现了个陈升以后,便觉得他人的歌唱过于做状,也不轻易喜欢任何歌手了。

至于最近,joanna wong真的很棒!

晨灵 said...

應該也包括了潘越云,齊豫,趙傳等歌手吧?讀了你這貼文,除了歌,湧上心頭的還有當年的朋友.但人己四散,不知何蹤?

Botak said...

Honwye, I do have a memory like elephant--actually, worse than that. But you were the one who introduced me their music.

高豬: 穿不下了, 發胖了.

夫人: 現在看姜育恆, 覺得他很拽.

老顏: 對, 陳升, 那把完全不造做的聲音. 他錄音時我懷疑是one-take的, 所以沒有修飾, 但是聽過他唱現場. 他原本的聲音實在好!!

晨靈: 潘越雲的天天天藍是最有味道的,怎麼現在人寫不出那樣的歌曲了? 趙傳歌聲是好. 但音樂太柔了. 我後來傾向於動力火車, 對於搖滾, 我口味較重.

Anonymous said...

".... 巫啟賢,地下鐵合唱團,姜育恆,羅大佑,台肇玫,李宗盛,張艾嘉,崔建,紅螞蟻,黄露仪(黃鶯鶯),王傑,黃韻玲,陈淑桦,辛晓琪,陳昇,鄭華娟,萬芳,老情人-張培仁,馬兆駿,潘越雲,張洪量,王新蓮,蘇芮,齊豫,齐秦,趙傳,陳綺貞,黄舒駿,費玉清,梁文福 ... 等等"

我也來自那一代. 那是無法忘記的年代.
太多美好的音樂,到現在我仍然愛他們.

AhLong
(Translated from google.cn)

Anonymous said...

Sorry, can't stop writing, this article really drives my memory crazy.

My No 1 selection:

新樂園 Peace Land:
老情人-張培仁
故鄉 - 羅大佑
細漢仔 - 陳昇
今夜不打卡 - 馬兆駿

AhLong

qojop said...

好音乐像发韧的种子,在心田无声的滋长。
太多时候别人的安慰都宣告无效,却只有在缓缓的乐声中,心情才得以缓和。
有生命迹象的人,拥有心跳的频率,这使得旋律超越语言,比任何一种表义艺术更直达内心。

会心痛,也会微笑。很久很长。

Botak said...

慢着, 薰衣草夫人, 妳說妳訪問過紅螞蟻? 那真是羨幕死人!!

Ah Long: ya...we are from that generation, 細漢仔是陳昇最好的歌.

詩婷: 有些歌, 妳聽過一次, 或幾次, 然後在多年後妳再聽時, 第一次聽歌時的那個環境, 時空,感覺, 會全部回來. 一首歌在你的記憶中, 是連接着某種情景的.
所以我們會心痛, 會微笑, 因為音樂.

愚公移山 said...

又发现多几位喜欢陈升的歌的好汉了。

cheers.....

薰衣草夫人 said...

不,像红蚂蚁这么冷门的合唱团,唱片公司哪肯花宣传费?不说宣传费,资料多一张都沒有!

Anonymous said...

薰衣草夫:, You are right. After many years of knowing 红蚂蚁, I got their CD when I was in a trip to Taiwan.

Botak: For 陳升, 貪婪之歌 and 放肆的情人 are my favorites. I can't remember which year, he came to KL and have a very mini show at the outside of Central Market. I was there :) "... 對於搖滾, 我口味較重 ..." Ha, I remember very well, you "rock" in my secondary school hall in a concert organized by KITA.

Botak said...

老涂, 幾乎那個時期的都喜歡陳昇..(其實有taste 的才會喜歡陳昇啦, 嘿嘿...)

夫人: 嘿, 那我比你幸運. 我和他們的隊長沈光遠(鼓手)談過話. 當時他們滾石群星來開演唱會(在馬華禮堂), 沈光遠退居幕後負責音響. 已經沒有人認識他. 我和他談話他驚喜的很.

Botak said...

無名氏: 你是Ah long 嗎? 你看過我們表演? 你是北馬人?

Anonymous said...

無名氏: 你是Ah long 嗎? 你看過我們表演? 你是北馬人?

Sorry, botak, forgot to put my name. Still on flu medication, a bit blur blur. I am AhLong lah.

Yes, 激盪 always came to my secondary school to conduct concert. I never miss one of the concert. I am from BM, Penang. I still remember 葉南方, I always though she is a boy until 老大 told me she is a girl, I still don't believe it. I think you only came one (or two) time to my school so that time I don't know you well.

Hey, I got the 激盪 the 10 years collections CD.

Oh, wife is calling me quickly go to bed after I had my flu medication.

Good night (PJ time lah)

AhL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