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3 March 2009

逃亡 (幻想武俠短篇)

風在耳邊急響, 汗水劃過他嘴唇, 飄落在後退的樹葉上. 他喘着氣, 眼睛似乎有點花了. 胸口急促起伏, 腳下卻未停. 再一蹬, 他又飄前了一丈.

急劇尖銳的風聲直撲後腦, 他也不回頭, 就上半身向前一靠, 身體與地面幾乎平行, 不斷後退的茅草割着他的鼻尖, 他身子向側一轉, 臉向上, 人如箭般平行彈出, 兩顆鐵錐在臉上兩吋劃過, 他手摸到了腰間的劍柄.

他左手往下一按, 身子彈起來, 錚的一聲, 劍出梢, 人靠在棵大樹上, 淋漓的汗水模糊了眼睛, 一口氣悶住, 兩個人影已經撲上來. 他右腳在樹幹上一蹬, 人竄了出去, 眼裡的血絲映着迎面而來的敵人, “殺!” 他的聲音已經沙啞, 一顆人頭帶着血箭飛起來, 斷了頭的身體落在草叢中. 他身形未落, 白光一閃, 劍砍向另一個敵人.

那人擋了一劍, 大叫: 內務府要抓你, 你敢抗命? 他紅了眼, 一劍把人從耳朵直劈到下陰, 分為兩半, 熱血嘩啦的潑在草地上, 像長了滿地的紅葉.

冷風吹來, 身上三十多處傷口隱隱作痛. 望着滴血的劍尖, 他臂膀已經累得幾乎提不起來了. 他就因為提倡司法革新, 削減皇權, 嚴辦污吏, 和取消豬頭人特權, 馬鏟國的內務府派人追殺他. 他丟下妻兒, 逃了三天, 沒睡幾個時辰, 殺了二, 三十個敵人, 劍刃也砍得反捲了.

他一路往南逃, 為的就是到馬國南端有一水之隔的對岸小島, 大新國. 聽說那兒誰都沒有特權, 繁榮安定, 為一人間樂土.

疲憊的踏上了一葉扁舟, 迎着海風, 他手摸着妻子織的小布人, 心想安定後就要把妻子接過去住. 轉眼扁舟滑上了岸, 幾個新國衛士嚴陣以待.

他一怔, 心想, 新國衛士, 果然是器宇不凡, 和馬國那些嘴角流涎的懶豬簡直是天淵之別. 他想到自己滿身血污, 不禁尷尬, 趕快拂去臉上灰塵, 上前拱手, “在下….”

銀光一閃.

他忽然失去重心, 向地上撲去, 他想用手按住, 卻騰不出手來. “撲” 的一聲, 他臉重重的扒在地上, 泥土進入了他的鼻孔, 眼睛. 他大驚, 心想這次丟人了, 卻不由自主的滾動着, 臉上沾滿了石泥, 卻停不下來, 直到他後腦撞上石頭才停止.

他眼睛向上望, 看到自己斷了頭的身軀緩緩跪下, 右手還握着小布人. 血, 從斷頭處射出, 化成瀑布般的細雨, 映着夕陽, 變得滴滴金黃. 寒意從頸部滲入, 沙啞的喉嚨吐不出一句話, 想到了在馬國的妻, 想到了這一路三百里慘烈的格鬥殺戮, 和最後的逃出生天. 怎麼會這樣? 怎麼可能?

新國衛士抖掉了劍上的血, 冷冷的看着他逐漸死灰的瞳孔.“我們大新王朝自太宗李王爺建國, 憑的就是嚴刑峻法, 統一思想, 規格化價值觀, 人人只知守法營生, 養妻活兒, 從不知思異求變, 不曾為民權而造反. 全國上下, 一個法字貫徹始終, 就地吐痰也要打三十大板, 豈能讓你這等亂民來此長住, 鼓吹民主自由人權, 荼毒我順民思維, 壞我大新王朝李家的百年基業? 該殺.”

12 comments:

高猪 said...

拍拍拍拍拍拍!

老兄!这段文字,完全可当作长篇武侠小说的楔子!

当年金庸健笔讽文革,今日botak 劲文吊马铲!

薰衣草夫人 said...

何处是净土?

老颜 said...

潜台词即:逃吧,瞧你能往哪儿逃,反正东南亚都一个样!

botak兄,谢菲尔德市,怎么样?

· 康华 · said...

太好看了,还有没有下文?

· 康华 · said...

太好看了,还有没有下文?

kinkyskiny said...

我認為應該有美好的結劇,比如說原來他的妻子一早已被人救走,在新國等著他。早已穿著g-string在岸邊等著他。

wk said...

嘿嘿,好一句“人人只知守法營生, 養妻活兒”。只是何处又不是?

Botak said...

高豬: 拿金庸來比, 折殺小弟

夫人: 其實我寫這篇貼文的動機是我想起了一個有趣的問題: 一個大馬的政治犯逃到新加坡去會否被引渡回來? 因為, 政治犯不是刑事犯, 犯的罪是沒有證據, 不能入罪的. 引渡法令有作用嗎?

老顏: 謝菲爾德市節奏緩慢, 不太開化. 老實說, 東南亞沒有好地方, 再往上找就有: 香港不錯.

康華: 謝謝, 應該沒有下文. 哈哈. 我在鬱悶而又對國家大事感到乏力無助的時候, 就會玩新花樣娛人娛己. 以後會試寫清朝章回小說那種格式, 但絕不搞連續, 只為好玩.

Kinky: 還是你最有想像力, 不如就變A片讓他們在沙灘大戰三百回合, 然後新國衛士來後玩3 P.

WK: 不錯, 似乎到處都是一樣, 但除了營生, 人還要自己做主.

qojop said...

如果猛士乃人才也,大新国照样收纳。

依我观察,
民主、自由、人权不是不给,是给了百姓不会用。

Botak said...

詩婷: 大新國對人才的招收, 的確是他們的強項, 國家也因此而繁榮, 沒得說的. 但說到民主, 不能說給了百姓不會用, 那是家長式管理的說法. 拋開繁華, 從另一方面來看, 大新國是 police state, 每一吋都逃不過政府電眼. 當然, 既然人民甘之如飴, 也算是一種民主了.

希维雅 said...

国国都有本难念的经。
台湾呢?

Botak said...

台灣好啊, 不過少了香港的次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