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31 March 2009

改歷史就能減輕自卑感?

還在讀碩士時, 一個教我們亞太政治, 名叫安迪的研究員, 曾在日本住了很久, 最後娶了日本老婆回英國, 生了個英俊的小雜種, 一家人除了在各種球賽碰巧日本對英格蘭時才會大打出手外, 倒也其樂融融.

安迪一天和我們談起一件怪事. 他說他在日本期間剛好有一群考古學家在以前日本皇室居住的山陵一帶挖掘考古, 考察皇家的歷史淵源, 結果挖出了一些不屬於日本民族的事物. 一查, 發覺好像是朝鮮族的東西. 結果整個考古隊被令即刻撤離, 考古行動中斷.

為甚麼呢? 反應慢的我們, 一頭霧水.

原來, 皇帝在日本之所以叫天皇, 是因為在古時他們的確好像被神一般的崇拜. 綜合世界文明發展的趨勢, 大多領導階層都是比當地土著較先進或聰明的人種, 所以才能駕馭其他族人. 但是, 現在日本皇族發源的山陵挖掘出了朝鮮族的物品, 再繼續研究下去, 就有可能帶出一樣日本人打死也不會接受的事實: 他們的皇族, 來自韓國(即朝鮮).

朝鮮族和我們漢族的文明發展得比大和民族早, 雖是不爭的事實, 今天日本成就非凡, 早把韓國和中國拋在後面. 不管他們民族的出身如何, 應該是每個人都會尊敬的. 但是日本雖然在硬體設備有先進國的成就, 精神上卻是十分的小家子氣, 還是有着咱們亞洲人隱惡揚善的優良傳統, 所以才在成為一流強國後, 還一直想掩蓋二戰的血跡, 以替自己美名. 相比德國的認罪懺悔, 日本倒像發展中國家.

被他們當神拜的天皇竟然有可能是朝鮮人 (只是有可能而已), 這對他們是絕大的打擊. 所以政府就終止了挖掘與研究. 那到底是不是呢? 我們問. 安迪笑笑: 不知道, 沒有繼續挖掘, 就不能證實, 不能證實, 他們在精神上, 就永遠是純種的大和民族.

哈哈. 這叫精神勝利. 所以希山臉無愧色的要改歷史以使巫統和馬來人成為爭取獨立的功臣, 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相比之下, 日本人還比較難理解. 因為今時今日, 他們完全可以不依賴歷史的光輝而成為一個驕傲的民族. 而馬來人根本沒有東西可炫燿. 他們一直想找個英雄, 偏偏自己是做寄生蟲的料. 英國人一直都把他們養着, 巫統簡直又乖又聽話. 日本侵馬時又和日本人合作, 奇怪的是人家和平後總找漢奸算帳, 我們的馬奸卻平安無事, 還當家作主人.

過後他們耗費國家資源去拼命替自己涂脂抹紛, 從對打羽球的西迪兄弟花錢封官, 苦心訓練上穆峰的馬鏟卻被印度大兄捷足先登, 對環遊世界不成功的帆船手封官授爵, 到送小白臉上太空作秀, 他們千方百計找一個民族英雄. 但是, soli la, 沒有. 如果他們真有爭取獨立的那種硬漢的, 早就拿出來擺了, 何必挖歷史去找? 不用找了, 找不到的, 對了, 改吧.

猴子穿金戴銀還是猴子. 猴子要進化了才能做人啊.

8 comments:

西域廢人 said...

簡單來說,沐猴而冠,人頭豬腦。

愛護動物的朋友們,對不起!

薰衣草夫人 said...

这些傢伙久不久就要自我膨胀一下,除了自卑,巳别无更贴切的形容词了.

Botak said...

廢人: 我們已經保護動物保護了這麼久了...

夫人: 其實我也是想了很久, 才想到他們不是自大, 而是自卑.

老颜 said...

如果要真正改掉他们这种自卑心态,并使他们愿意开放胸怀,拥抱他族,无私共同分享政治、经济、文化资源的话,各位,我们可以怎么做?

怎样才能摆脱眼下这种困境?

eric foo said...

老颜的理想恐怕得等上两个世纪。

就算国阵下了台,我们还有神权主义的回教党`杂牌军公正党`变相独裁的火箭。。。都是以种族分配资源调调来包装的政党,除非打破此论述,否则休想有全民团结的局面!

当然,政治现实必须面对。现在首要目的是把落伍的国阵拉下,其他的慢慢来。

Botak said...

老顏: 如果有人不進行基因改造, 三個世紀也不行.

Eric: 對, 問題太多了, 解決方案得分先後. 當前之急是把國陣拉下馬, 和把罪犯們送進監獄.

希维雅 said...

突然想起了马的,
他n年前不是说过要像东学习吗?
现在不是学着日本咯~

Botak said...

Sylvia, 醬都給妳想到, 厲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