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3 March 2009

一些舊照片, 和陳年老酒般的回憶

我知道人家對激盪的批評和取笑是甚麼. 想替激盪說些話.

激盪的實力不在演奏編曲包裝, 說專業, 我們當年連邊都沒有. 激盪的實力, 在於它的歌. 激盪二十年前所創作的歌曲, 拿來今天去編曲包裝, 還是很有特色. 一群把樂器玩得很出色的人, 或一個學院派的人, 他們寫的歌, 可能就比激盪裡那些連五線譜都不懂的人差. 就像無論聽歌的品味如何高尚, 不一定寫的出好歌. 激盪不知怎地, 就在那兩年裡積聚了這麼多可以寫歌和可以唱的人, 然後又一溜煙的大家散了.

今天拿些陳年舊照, 和當年把鍾楚紅當性感女神的那一個世代的人分享.
1988 年在人長久茶坊.

中間那個是張映坤, 最右邊是張盛德. 左二為馬大的何志光

與映坤一起替當時還是很學生妹的周博華伴奏.

看過憤怒青年嗎? 20 年前的Botak 也不是很 Botak 的....看過後要笑的也不要太大聲

19 comments:

老颜 said...

原来激荡是青螺的前传。

张盛德那时长得简直就像我读拉曼的那个哥哥,那种两撇胡子老不肯剃,看起来满怀理想的样子。

botak兄的愤怒青年look,看来还是比较内敛的。

Botak said...

老顏: 不好意思, 在你寫comment的時候又放了一張憤怒青年照片, 不要笑出來就是了.

糊涂侠客 said...

愤怒青年?好像比较像书呆青年吧?看那样子都不像是个玩音乐的人,比较像书呆子的look。

feiyifan said...

还有点营养不良的感觉~~~




薰衣草夫人 said...

年少时帥,还是现在比较帥?
愤怒青年?oh no,是土土的!哈!

kinkyskiny said...

披頭四,滾石…還有很多60年代樂團…為什麼華人就不能做出那樣的音樂。

啊!因為吉他是他們發明的?是他們發揚的?

或許我們該用琵琶。

Botak said...

俠客: 書呆? 對, 倒沒想到. 聽你們這麼說, 原來當時的樣子有書呆味! 我就一直覺得當時樣子太土 (當然現在好不到那裡去, 哈)

Feiyifan: 對, 就是那種營養不良的感覺. 應該女孩子見了都會逃! 那時我猜56公斤, 現在74! jialat...

夫人: 年少的時候和現在都不帥. 哈哈. (咦, 我沒有放過現在的照片嗎?)

Kinky: 玩的好不好不在於像不像西方任何出名歌手, 而在於有沒有自己的風格. 樂器沒有東西方之分, 西方樂器也玩的出中國風味的音樂. 崔建就玩的很好. 當然, 喜不喜歡是很個人的. 你很像我一個朋友. 聽的多是西洋音樂爵士藍調等, 然後發覺西方樂手玩的比東方好---然而這是真的! 問題在音樂的靈魂在於創作性, 不只是在於玩band. 我們當然做不出披頭四的音樂, 因為我們不是利物浦長大的.

kinkyskiny said...

唉!華人真完蛋呀!不過,崔建的音樂很funk,不知原自中國哪一個縣?

音樂有沒有靈魂在于你瀾不瀾情,好聽不好聽的確看個人,但也有一個衡量點。

如果你說的roti canai是我聽的那一首,那它使用的結構傆自西洋音樂結構,但不好聽。

我老總填詞的《用馬來西亞的天氣來說愛你》就是佳作。

婆懶扒。

愚公移山 said...

最后兩張的造型和風格很像當年的姜育恒。

Alice C said...

还是你botak的后脑那张比较好看。。。:)

Botak said...

Kinky: 看來這點我們站在同一條線上: 我也認為ROTI CANAI 不好聽. 它只是一首搞笑搞氣氛的歌. (現在聽起來也臉紅, 哈)
其實激盪最好的歌不在仙人掌. 但我針對的是你所認為的那一點: 認為華語歌比不上西洋樂. 所以我討論的是原創性和風格.

哪, 拋開激盪吧. 崔建的歌曲很Funk 不妥嗎? 因為他是中國人? 所以他不能Funk, 必須用二胡? 這是那門子思想? 為何我覺得一首中文歌好, 就必須追溯它來自那一縣, 然而說Eric Clapton好就不用研究它歌曲的文化根源在那兒? 崔建的歌好, 是因為它們對我來說好, 原創性好, 就這麼簡單. 我很少去想到底我聽的是中國人或是西洋人的作品. 搖滾我喜歡Gun & Roses, 也喜歡大陸的唐朝, 因為他們都有自己的特色. 有難道要用華樂伴奏才能算是中國人的歌? 開玩笑!

可能對某些人來說中華兩個字不可以是現代的. 而必須和某些傳統連貫, 有地域性, 走不出一個圈子. 所以聽到有人稱讚中文歌時, 第一個反應是: “唓, 用西洋樂器彈的. 抄人的. 甚麼搖滾, 甚麼藍調, 那是西洋的東西啦, 抄人又抄的不像….” 你們可看到問題的偏頻性? 當我說一個中國人歌手好, 是因為‘他’的音樂好, 請不要曲解為 ‘我為這個歌手感到驕傲, 因為他是中國人’

唉, 這樣說吧, 火藥是中國人發明, 西洋人用的比我們好太多了 (我們只會放煙花), 難道他們就因為如此而不用火藥? 吉他對我來說只是樂器. 中洋西洋我不去想. 我們現在就用西洋人發明的電腦打字溝通. 可是我就感覺很 “中文”, 要不你告訴我這中文軟件算是中或西啦?

看東西用鳥瞰圖的角度看, 就寬了許多. 音樂, 不可有國界之分.

老涂: 不要婆爛爬啦, 婆的我爽的要死…

Alice: 知道啦, 不用這麼坦白的....

wye said...

Those years.. I remember meeting you once and criticised your music and got, like, tons of shit from you. LOL. Was with some band then and very much into Boston, Jimi Hendrix (the guitar, not the drugs lah) and stuff like that, so probably a bit difficult to digest softer stuff lah... Looking back now I have to say whatever my comment was then - it has to be stupid cause it's the passion and dedication that counts.

qojop said...

你的眼镜正是目前时下最流行的那一款,真的!
"鳥瞰圖的角度"通常只有不再偏执,不在圈中才算做到。

Botak said...

Hon Wye: those were the days. We were pretty immature and yet with a lot of passion. I thought our music were so good, until I left the circle then I realised how naive I had been. I am sorry if I was so arrogant by then, 20 years had past, now though I dont mind people laugh at our music, there are still some principles to hold on to. One of them is that Music has no boundaries, to classify the music by East and West is not really correct, at least I think so.

詩婷: 那眼鏡像傻佬. 看這張照片忽然想起人可以變很多. 胖多幾磅肉再把頭髮剃光就不太像了.

qojop said...

naive是一个很敏感的词,哈哈

Botak said...

敏感? 為何?

wye said...

Agree. Like many good things in life, music has no boundaries. The problem is that people always has agenda, and out of fear or pride, we label things to make ourselves comfortable. John Lennon said it all years back in Imagine.

kinkyskiny said...

我的意思是說,好聽的崔建,還不是要用西洋funk。在音樂上,西方的往往好料過東方,吉他往往好料過二胡。

周傑論還不是要R&B,很多華人還不是要扮黑人hip hop。

kinkyskiny said...

算了,我的人太極端了。而且這些東西不能三言兩語講得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