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7 March 2009

誰的馬來西亞?

我們尊貴的首相開聲: 大馬人的大馬的觀念威脅馬來人, 并將破壞獨立五十年來合作的精神. 當然, 這不是新鮮事, 以前老嘛嘛的反應更為激烈, 林吉祥在提出大馬人的大馬後馬上被警告將被用煽動法令對付.

不要以為你聽錯了. 對, 一國的首相在一部分國民提倡一視同仁, 三大民族不分你我的時候, 表明了反對的立場. 這事發生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 一個所謂的民主國家. 這應該是晴天霹靂的. 因為這句話出自首相的口, 即說明了這國家和族群的倒退和無知.

其實, 老鴨說出了許多馬來人的中心思想: 這是他們的土地, 華人是寄居的, 我們的公民權是他們恩賜的, 我們可以在這兒落地生根工作吃飯沖涼就應該懂得感恩, 他們有特權是理所當然的事, 因為這是他們的地方. 無論過了多少代人, 我們都是寄居的. 我們根本沒有資格爭取平等待遇.

馬來人投反對黨不是要和你分享特權. 馬來人是對於自己在貪污的國陣政府統治下, 不能取得他們實際上應得的利益而失望. 問問馬來人, 他們投反對黨主要是‘厭惡貪污’, 還是‘不喜歡特權’?

這幾天的巫統黨選我們聽到了許多代表旁若無人的說出種種偏激的妙論. 我們可以自我安慰說他們只是在撈取資本, 但在國家獨立了五十年, 三大民族和平共處了這麼久, 他們還是可以如此公開的, 囂張的, 說些極端民粹的話, 就因為上述思想作祟.

然而最糟的是, 國陣的結構鞏固了這種思想, 拖慢了民主化進程, 並把本來已經是井底蛙的馬來人變得更加故步自封. 巫統黨選中, 他們的代表那麼囂張, 是因為他們知道只是代表單一民族的政黨的改選就可產生下一屆的首相和主要內閣成員, 不需要問馬華民政國大黨同不同意. 他們唱的戲是有政治實力的, 其他國陣成員黨唱的戲是自己唱了爽的.

這就是民族性政黨和種族政治的弊病, 也是國陣的死胡同. 所以只要你成立一個‘代表華人的政黨’, 你就等于打從開始就把自己放在不平等地位, 等於接受了華人弱勢的事實, 等於承認自己是寄居的, 等于貫徹朝裡有人好辦事的愚笨思想, 這些我在'種族性政黨還能走多久'已經談過了. 只有多元種族政黨才能沖淡弱勢和強勢族群的矛盾對比.

在大馬人的大馬, 無論誰的權益都是大馬人的權益. 而把華人放在少數民族的位置岀發, 就是以弱勢向強勢祈求以取得權益, 求的結果, 當然有折扣, 而且各大民族界線, 陣營, 都很分明. 再多三代人都融合不了.

無可否認, 一部分馬來人已開始改變. 但大多數都還認為他們是這塊土地的主人. 我們繳的稅把他們寵得更加封閉. 到國家破產資源用光時我想他們將只剩下三樣可以炫燿的東西: 回教, 蘇丹, 馬來劍.

怪不得每年都要拔劍.

9 comments:

· 康华 · said...

昨晚看首相讲话讲得有气无力,讲得不知所云,看他真的是老了,难怪平时都一直打瞌睡。

老颜 said...

闭塞者河流的特征之一,就是只凭感觉行事,只认同自己体系的内容,其它支流的异见一概不管。

所以,它们将愈流就愈浅,流啊流,流到干涸掉也流不到大海去。

呜呼哀哉。

lkf said...

巫统有今天的“成就”,国阵的附庸党功不可没。

eric foo said...

认同,巫统有今天的嚣张气焰,都拜马华`国大等犬儒政党‘争取’得来的。当大家在骂巫统种族主义的时候,请记得也把这些杂碎帮凶骂个狗血淋头!

薰衣草夫人 said...

每一届大会都有偏激的论调出现,我们都麻木了,最多在咖啡店发发牢骚,还能怎样?我们的族群代表默默忍受,没有強烈抗议,我们这些小人物又能说些什么?

Botak said...

各位: 其實總結一句, 我所要講的是: 一個只代表單一種族的政黨, 所開的代表大會就有如國家大會, 換句話說, 巫統大會等如國陣大會, 而這其中放肆囂張的精神中髓所在, 就是 ‘這國家是他們的’.其他國陣成員黨應該明白, 這整個結構是把問題加劇的根源, 誰還看不出來就是聾啞人士.

lkf said...

誰還看不出來就是聾啞人士

这样说歧视了聋哑朋友。

希维雅 said...

这次没有举剑,
拔剑,
然后举手。
以手代剑的兔崽子~

Botak said...

國華: 不錯, 你不提醒我倒沒注意那用詞有問題. 得向聾啞人士道歉.

Sylvia: 他們的自信心不是從他們的社會傳統或為人而來, 而是從拔劍來. 不拔劍就沒有自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