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4 January 2010

男人老狗

三個女人一個墟. 五個男人呢? 只能吃飯吹水.

光頭發覺這四個男人也真他媽的乖, 從早上11點半一直吹到下午5點, 竟然沒有談女人, 只好自己也假正經. 更令人傷心的, 光頭發覺原來自己是五福星裡年紀最大的. 連頭頂半禿的路見要鳴, 也小我兩歲. 真吊.

每個人都似乎變了安華或林吉祥的貼身顧問, 從君主立憲到走向共和, 從民行黨到回教黨, 感覺好像戰國時期, 群雄煮酒論天下, (其實是喝熱茶), 宏圖大志, 豪氣沖天.

然後五點下班, 收兵回家乖乖做住家男人.

(左起: 奶茶, 耀棉 <路見要鳴>, 德霖<魚米之鄉>, 光頭, 鄭屹強)

49 comments:

波波 said...

是啦是啦就是這張照片啦我就是說你的頭大!

tamiya said...

haha,光头开始出来了,不然以前在英伦一个人,多寂寞啊。

大米 said...

5個多小時竟然完全沒有談女人,你們還真不是普通的不正常。。。嘻嘻,你們怎麼不邀請波波妹妹去增興?(閃人。。。。)

Frank C said...

饭店虧大了~

Botak said...

波波: 嗚嗚....一點都不大...妳說了要來又不來. 要不妳就知道了...

TAMIYA: 也不算. 但是的確見了幾個人.

大米: 波波妹妹放我們飛機...以後妳也來啦.

FRANKIE: 我們有吃飯的呢.

波波 said...

大米,作麼我很像男人老狗咩?

光頭,我幾時有說要來哦?要鳴講的不算數!

波波 said...

不過你的光頭好像不比奶茶的頭大!
我看是奶茶的頭最大!

波波 said...

奶茶那粒跟要鳴那粒比起來是不折不扣的大頭見小頭~哈哈!

大王 said...

真的只有你们五个人?真的只有你们五个人?那么谁帮你们拍照?快从实招来!(本王帮嫂夫人设计的对白)

二楼后座-unknown pleasures said...

你们为什么不是坐在那里的二楼后座,我在那边啊,哈哈哈!
波波妹妹不是放你们飞机,是跟我约会去了,
截你们的糊。
不过话说回来,果然没有叫错你们为“兄”,每一位都比我大,如果我到场,只能倒茶递水,呜呜呜。

二楼后座-unknown pleasures said...

五福星吊a计划(a钱计划),第一次听。
煮酒论英雄没问题,不要煮啊煮啊煮到滴血为盟,头绑黄巾,搞到好像洪门或海山派和义兴派复活,bukit aman发神经来抓人就好了嘿嘿嘿。

Botak said...

"不過你的光頭好像不比奶茶的頭大!我看是奶茶的頭最大......"
波波: 奶茶的頭, 是否應該被稱為奶頭?
唉, 女孩子打中文字要小心, 各位, 看波波的這行: "奶茶那粒跟要鳴那粒比起來是不折不扣的大頭見小頭...."
(嘿嘿嘿)

大王: 是女服務員, 不漂亮的那種

二樓: 算了, 別整天認小, 屹強好像是八字輩的. 說過了, 你已經到了山腰.

eddieliow said...

5位大侠一定是讲到口沫横飞,佳肴上尽是你们的口水,哇唠。。。。

波波 said...

首先我慎重聲明,我不懂我幾時跟二樓去約會,大概不是我有老人痴呆就是二樓多少有點妄想症,還是很嚴重的那種。

第二,光頭,我說過了,不色的人是不知道我色在那裡的,所以,你……
(倒是奶頭那句很讚,我想了很久該不該這樣打呢,差點要憋死掉,好彩你打了出來,給我感覺有點像谷了很久放不出來的屁終於噗的一聲出來了,舒服哂~)

二楼后座-unknown pleasures said...

botak兄,不要整天拉我上山好不好,我真的还是在山脚呢,哈哈哈。

哇,有人生气哦。
波波,让我幻想一下也不行?
现实那么残酷,就让我有时候离开一下现实,喘一下气也行吧。

波波 said...

幻想?二楼幻想?!
可以可以哇哈哈哈哈哈不知道作么活到这个年纪竟然还可以给人幻想好象很鬼爽酱~!

anakmalaysia said...

Hey Guys, a new political party ?

Botak said...

Eddie: 沒有啦(發覺食量最大的好像是我)

波波: 有人拿妳作幻想對象, 笑得出啦

二樓: 服了你. 還沒見過面的人我不可能幻想....

Anakmalaysia: Ya, 光頭愛國黨.

northborneo said...

5个小时不谈女人,只能怪全能国土的政治搞到你们一个两个X冷感了。

Frank C said...

5个小时不谈女人,就好像上了华山上不论剑。

不切磋,武功怎样可以大进?

二楼后座-unknown pleasures said...

(有人拿妳作幻想對象, 笑得出啦)
(二樓: 服了你. 還沒見過面的人我不可能幻想....)
av看多了,什么都会变成幻想对象,不管好的烂的。

(活到这个年纪竟然还可以给人幻想好象很鬼爽酱~!)
爽就来吧,嘿嘿嘿。

路見要鳴 said...

光头,
还是有点意犹未尽,
期待下回见。

波波,
如果有第二轮车大炮的机会,
你会来放炮吗?

Botak said...

少榮: 怎麼有時間談女人? 你試想想: 五個人, 五種政治思維, 還沒說政黨背景, 有的是NGO...所以, 可以有那麼多共識也是奇蹟.

FRANKIE: 年輕人, 整天想着切磋. 到我這年紀就沒有什麼好炫燿的了...

死二樓...唉...

Botak said...

要鳴: 波波的是大炮, 每個人都給轟掉.

波波 said...

妈的,真的是死二楼。。。。

要鸣,你知道的,我我我畏羞咧~!

Botak said...

妳會害羞? 我們五人穿超人裝都嚇不到妳啦....

二楼后座-i remember nothing said...

哇......新年溜溜好多箭啊。
我闪闪闪闪闪.....

chongsiew said...

哇。。 很热闹。。

Anonymous said...

初见面不谈女人有何出奇?
混熟后也不谈女人,那才叫。。。。。。

不过,谈不谈女人很重要咩?

黛丝 said...

不谈女人,却很会撩女人!
哈!

Botak said...

二樓: 你把口賤下場就是萬箭穿心...

CHONGSIEW: 我這裡向來都是巴剎.

無名: 不重要. 不過爽.

黛思: 我這麼正經的人那裡會撩女人...

波波 said...

你们如果不穿我当然会害羞,问题是如果你们穿超人装为什么我要害羞?你们真的敢穿出来笑瓜死我才对!

Susuteh 奶茶 said...

别拿我开玩笑,我会生气的!

西西留 said...

其实女人必须和政治分开谈,谈政治不谈女人,谈女人不谈政治,这是上头教落的,不信去问安华我说的对不?

他们五人只是循着这套规矩罢了。

其实不是头大,是身体小了,就像小孩的眼睛比较大,其实眼睛是身体中唯一不会长大的器官,是身体长大了,所以眼睛看来变小了。

结论是:头的大小和其他器官无关。谢谢各位....

mkfoo said...

光頭愛國黨领袖们,你们有没有谈到~具体的救国办法??哈哈!

anakmalaysia said...

Botak, sorry , this is for CC.

CC, are you sure the size of the head got nothing to do with other organs ?

thunderkajang said...

光头佬,
5个男人老狗?你说狗,肯定不是狗。。。我们可是听过‘狗不是狗’的高论,哎呀,不幸的狗,新的一年有扯到您了。

Botak said...

波波: 我也想不穿, 但是警察抓.

奶茶: 不關我事, 都是波波....

西西留: 人到中年, 我們的身子比例實在不小, 我身高只有168, 體重已經74公斤. 如果見到真人你就會覺得我的頭很小...不過, 聽說鼻子大小與其他器官有關.

MKFOO: 當然有. 我們都是諸葛亮. 等着人家三顧茅廬來請我們出山.

ANAKMALAYSIA: watchout for the nose. Also, people say the taller you are, the .....

THUNDERKAJANG: 太深奧了. 不明白?

thunderkajang said...

没有,只是您用到‘狗’这个字,令我想起了某人骂人是‘狗’,过后解释出‘狗不是狗’的伟论。。无他

波波 said...

真的是choi gao你们,我讲事实都中招

二楼后座-i remember nothing said...

口贱不代表心贱。
有些人刚好相反。(我说的是某某人,如果要对号入座,请尊便)
二楼错了吗,二楼有错吗?
(不好意思,引用了宝岛之耻的名言)
嘿嘿嘿..........

Botak said...

Thunderkajang: 現在你一說, 我倒想起. 可是我們五個英名神武, 你竟然把我們比着那傢伙?

波波: sometimes, size doesn't matter....

二樓: 小心這裡的女士射箭.

四月 said...

呵呵,你们就别怪波波啦,其实是四月不肯陪她去,所以她的飞机才大大辆放过去的。不好意思,要鸣兄,我以为你说的新年是农历新年。

四月是个不太按牌理出牌的人,要我正经八百的坐在那里谈论国家大事会要了我的狗命的。。。(除非说话的人是我的偶像,那又另当别论)。

改次我和波波出来喝茶吹水的时候叫埋你们啦,我们女生的笑话也很精彩。

鱼米之乡 said...

我最懒,现在才来update.
死二楼,明知道我们在前座也不显真身;下次见吧?(你会回来吗?回来吗?)

Botak said...

四月: 好啊. 波波有我的手機號碼.

魚米佬: 和你打賭, 二樓就算回來也不敢露面, 他在我的地盤得罪太多女人了.

二楼后座-i remember nothing said...

(魚米佬: 和你打賭, 二樓就算回來也不敢露面, 他在我的地盤得罪太多女人了.)

果然是botak兄,知道我心水。
想起来,真的得罪不少。
不过没关系,有摩擦才有火花,那才好玩嘛。(很多好玩的东西都是摩擦出来的,嘿嘿嘿)
botak兄,鱼米兄,再见也是朋友,不见也是朋友,吹水也是朋友。
吹箫的话,就........不知道咯,哈哈哈!

thunderkajang said...

光头兄,
对!你们5个英明神武,和那家伙相差十万八千里,最重要你们又没有内裤外穿做超人。。。哈哈。

戆居居看天下 said...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没有来到啊。。。。。
要鸣还要大电话来串我。。

Anonymous said...

女人再精彩也比不上本國的政治精彩!
繼續"彈"吧!就是別談女人!